alexa
置頂

台灣教授變身大陸教育界公共財

龔鵬程、傅崑成全中國講學
文 / 林奇伯    
2010-03-15
瀏覽數 26,000+
台灣教授變身大陸教育界公共財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有人說台灣現在是大師凋零的年代,在這幾年間,一些學術地位頗受推崇的教授悄悄淡出杏壇,歸於寂靜。這些大師級的教授到底都到哪裡去了?

其實有一些已轉往大陸發展,游走於全中國講學,儼然已成社會公共財,備受禮遇。

復旦大學校長楊玉良就特別推崇台灣的文史哲學者。他認為在中國方興未艾文化復興的浪潮中,根基雄厚的台灣文史哲大師將扮演重要的角色。

目前在大陸受到大師級禮遇的教授首推國學權威龔鵬程、海洋法專家傅崑成等人。

龔鵬程 五年講座逾30大學

龔鵬程赴大陸發展已經五年多了,一直馬不停蹄,前後到過30~40個學校講學。《遠見》在寒冬時節造訪北京大學,前一天他才剛從廣東珠海的香港浸會大學分校辦完「儒學大會」,客途奔波反而使他看來更精神奕奕。

這天他在北大講的課程是「文學與國家」。他進了教室,在台前拉張椅子坐下,就開始侃侃而談,教課如演講,台下學生孺慕的神情用「如癡如醉」來形容,一點也不為過。

龔鵬程才52歲,正值盛年,在台灣曾創下多項紀錄,26歲就拿到文學博士,是1980年代以前台灣最年輕的保持者。創辦過南華、佛光兩所大學,專攻文學典籍,著作已達70餘冊。評論家黃錦樹盛贊他是台灣中文學界的一個傳奇,40歲以前寫下的著述總量,大概超過許多老學者一生之總和。

2006年正式卸下佛光大學校長後,轉往大陸發展後反而聲譽日隆。今天大陸各地的書法研討會、儒學講座、佛學講座等,無不以能請到他出席為最大號召。問起龔鵬程這件事,他充滿自信地說,「畢竟大陸要找到像我這樣的教授也不容易。」現在北京大學、南京大學、北京師範大學等頂尖學校都給他相當的彈性,「課隨自己想開就開,不然就以純學術研究為主,」龔鵬程說。

龔鵬程分析,台灣的人文學科確實在大中華地區是首屈一指,其實還有許多有份量的教授不願意變動,寧願待在台灣;比較積極在大陸巡迴的,例如劇場導演賴聲川、台大哲學系教授傅佩榮等人,也都是由表演藝術界或出版社擔任推手,帶有商業活動性質;其他的人則多是短期交流而已。

至於他自己會下定決心到大陸發展,主要是當初陪女兒到北大歷史系攻讀博士,自己就抱持遊歷講學的心態,一直到前兩年發現北京房價狂漲,再不買房子以後就買不起了,才選定北師大附近購屋,有了落地生根的心情。

他說,台灣高教環境太過封閉,國際化優勢已經遠遠落後於大陸,今天北大、清華的學生都被鼓勵出國發表論文,每次學校至少提供1萬人民幣的支助,積極的態度連他的美國教授朋友們都非常震撼。

另外,大陸幅員廣大,對於頂尖教授四處講學非常禮遇,「沒有門戶限制」,這是台灣無法提供給退休教授的好條件。

傅崑成 擔任兩岸海事仲裁員

另一個台灣人熟悉的名字傅崑成,曾經是台大法律系海洋法權威、新黨籍立委,目前也優游於大陸校園,受到官方與學界的禮遇。

《遠見》走訪他位在廈門大學的研究室,迷人海風吹拂,書香斗室。傅崑成走到窗邊熱心地說,「你看,海的對面就是小金門,天氣好時,連大膽、二膽都能看得見。」

有別於大部分的教授因為生涯規劃才赴大陸發展,傅崑成不諱言他八年前就是和民進黨的執政理念不合才出走。身為新黨的創黨元老,他曾在立法院積極催生海洋法,外界甚至對他有「台灣海洋法之父」的稱呼,但新黨泡沫化後,傅崑成不願意為民進黨「海洋立國」理念背書,便到大陸的台灣研究重鎮廈門大學任教。廈大也十分尊重他,例如這學年他完全沒有開課,只收了一位博士生。指著牆壁上貼得滿滿的各式海洋法法案,他笑說,現在他是虔心學術,擔任兩岸三地的海洋法搭橋工作,華人社會的第一本《海洋法學評論》國際期刊就是由他負責編輯。

另外,他也同時身兼兩岸「海事仲裁員」,為兩岸海事糾紛擔任仲裁工作,等同法院,等於是兩岸政府都認同他的學術與實務權威地位。

「我八年前就把戶籍遷到金門,在金門、廈門都買了房子,每週利用小三通往返兩地,完全沒有兩岸隔閡之感,」傅崑成說,為了遠離台灣政壇紛擾,他剛到廈大時還硬是把手機關了一年,外界認為他一夜之間消失,但他是在煙波江上得到自由,沒事就在金門種種菜,回歸學術與田園之樂。

望著廈門海灣,傅崑成眼中有一種悠然的神情。他感歎,金門曾是反共的最前線,現在反而是最積極和大陸合作的縣市,「台灣和大陸紛擾這麼多年,但實際是我們就在世界的一隅緊緊相偎著,能不合作嗎?」

他也同樣憂心忡忡地指出,北京和日本正積極協商東海資源的開發,「台灣的角色呢?再不排除政治障礙,台灣對近海的權益將失去主動權。」

兩位台灣知名教授都在大陸得到自由發展的機會,他們的語重心長,台灣怎能不靜下思考呢?

本文出自 2010 / 03 月號

第285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