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領銜東莞20多家台商集體返台上市

回台上市推手 智嘉實業董事長 張錫帆
文 / 林奇伯    
2009-10-01
瀏覽數 30,000+
領銜東莞20多家台商集體返台上市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東莞台商一向奉行「筷子理論」,企業各自運作靈活,但綁在一起時又跟棍棒一樣強韌有力,因此一向被譽為大陸100多個台商協會中最團結的。這波回台上市潮中,東莞台商也打團體戰,由台商協會成立「上市櫃委員會」,集體向政府、證券公司以及會計師事務所談判,爭取最優惠的福利。

擔任「上市櫃委員會」召集人的智嘉實業董事長張錫帆是最大推手,他不只請台灣會計師每個月遠赴東莞幫委員會成員上課,還積極促成8月初回台晉見總統馬英九。

張錫帆說,根據證交所統計,東莞符合上市櫃規模的台商超過300家,首波由20多家打頭陣,做上市輔導準備;東莞台協希望能建立一套適用於珠三角台商返台上市的know-how,把經驗傳承下去,跟進者就可以少走點冤枉路。

打拚20年,成功轉型四次

張錫帆是珠三角台商異地致富的典型,衣錦還鄉的渴望比任何人都強烈。

他擁有一長串的「魔幻數字」,幾乎是每個青年創業者都懷抱過這樣的夢想:1990年代,20幾歲的他以20幾萬台幣在珠三角創業,歷經20多年,吃過苦、流過淚,創造過幾次世界第1,打出台幣1.5億元資本額的通訊產業江山、12億的年營業額。

一開始並非一路順遂,張錫帆先是與朋友在深圳投資,才經營出一點成效,就和香港合夥人發生糾紛,不得不連夜出走到東莞常平。

「當時東莞馬路都還是崎嶇不平,現在只有兩小時車程的距離,以前一大早出門,傍晚才能到達深圳,」張錫帆說,初來乍到,他在郊區租了一塊廠房,開始組裝電話線生產線。晚上睡在寂寥的辦公室,夜深人靜,想到自己為什麼要到東莞吃苦,幾度抱頭痛哭,流下男兒淚,但心裡也默默下定決心,絕不能就此放棄,有朝一日一定要衣錦還鄉。

在張錫帆的堅持下,正好碰上網路快速崛起,智嘉實業以靈活的生產線抓緊機遇,並在快速變化的產業中經歷四次轉型,還曾一度獨占歐洲多國電信零件市場。

智嘉實業的第一次轉型是網路剛興起,各國網路插座規格不同,當時大家都在搶食美國市場大餅,張錫帆趕快放下傳統電話線生產,轉身攻占歐洲市場,跨出第一步。

第二次轉型是網路系統走向國際通用規格,張錫帆研發歐、美轉換插頭,再下一城。第三次轉型是插座體積縮小,他開發適合業務員全球帶著跑的旅行用套裝組合,12個不同國家規格都在一個小盒子裡,大企業訂單蜂湧而入。

接著,當藍芽上市了,張錫帆進入最難的第四次轉型,從有線插頭生產升級為無線上網設備新領域。

拿著親自研發、畫設計圖的歐美網路轉換插頭,他像看著自己藝術品一樣,愛惜地說:「現在這已經成為經典款了,還有收藏家在蒐集呢!」

海嘯過後,企業體質升級孔急

但是時勢變遷,加上一場金融海嘯,讓珠三角工廠引發倒閉潮。擔任東莞台協返台上市諮詢的海基會台商張老師蔡松棋分析,企業升級需求孔急,中小企業主也開始面臨接班問題,東莞台商希望透過回台上市,健全公司體質,有效募集資金,讓產業走向品牌之路。

「我不諱言,以前大家賺的都是全球化浪潮下的機會財,因為擁有獨特的技術,從小型工廠做到大企業,老闆把焦點放在快速累積財富,會計制度、公司體制則一切從簡,以靈活為先,根本不會想到上市的問題,」張錫帆說,但是20幾年過去了,多數企業仍每天為珠三角稅務不夠透明的體質擔心受怕,再大的企業一但誤觸稅務地雷,隨時都可能一夕之間垮掉。

所以這20幾家東莞台商的共識是,企業體不如趁此機會「化暗為明」,讓財務透明化,如此一來,若是企業第二代不想接班,也可以藉由上市讓公司體質健全,由董事會決策,專業經理人運作。

張錫帆說,部分東莞台商已經60幾歲,當初是「黑手」出身,加上「安樂侯」當慣了,上市要經過會計重整、稅務清查兩、三年漫長過程,即使有心,也不一定有力。

面對批評聲浪,張錫帆上火線

雖然張錫帆還不到要企業交棒的年紀,但他把回台上市當作是公司的第五次轉型,而且這次轉型的難度不亞於以前。

台灣政壇反對黨有部分反對珠三角台商返台上市的聲浪,認為外銷型傳統產業已經走到夕陽,尤其是東莞台協這次集團體的力量,希望證交所能夠給予通融,讓返台上市條件更為簡化,更有「夕陽產業返台淘金」的批評出現。

提到這些相反意見,張錫帆拉高聲調說,當年傳產台商委曲求全,獨立西進,受過多少委屈,為台灣製造業留下一條命脈。東莞台商返台上市絕對不是只有募集資金這麼簡單,「我們等的就是衣錦還鄉的這一刻,」否則香港、大陸也都可以是企業的選項。

團結一向是東莞台協的好傳統,即使只有國中畢業學歷的企業家也會一起組成EMBA班,斥資請台灣教授從美洲到東莞上課。這次回台上市潮中,台協不只開課,還要邊學邊做,把上市當作是企管課的畢業學分。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兩岸要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