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外交休兵後,更需擴大國際參與

遠見人物論壇∕外交部長 歐鴻鍊
文 / 遠見編輯部    
2009-06-01
瀏覽數 15,250+
外交休兵後,更需擴大國際參與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活路外交」是馬政府上任後,對於外交事務所主張的重要策略。這項有別於以往的外交政策,自外交部長歐鴻鍊於去年5月20日上任後,在衛生、經貿各方面,已逐漸突破以往的成績,《遠見》繼5月號報導外交部長歐鴻鍊後,也首開先例邀請歐鴻鍊參加《遠見》主辦的第67場「遠見人物論壇」,並以「我國活路外交的成果與展望」為講題。

歐鴻鍊在演講中詳述了大陸對台戰略思惟,以及台灣政府的外交政策演變過程。現場聽眾爆滿,包括律師陳長文、中央社董事長黃肇松、中廣董事長高惠宇等來賓都熱烈提出相關外交問題。以下為現場問答精采實錄。

問:未來兩岸經濟合作架構協議(ECFA)簽定後,外交部如何扮演好在國際市場上把關、協助的角色?

歐鴻鍊答(以下簡稱答):事實上在經貿領域為我國廠商找活路也是活路外交的任務之一。許多國家都表示,希望兩岸關係能繼續良性發展,因為非友邦與台灣的實質關係,很難走在兩岸關係之前。

尤其是東南亞國家雖跟台灣的經貿關係非常密切,東南亞國家曾明確告知我方無法洽談簽署FTA或經濟合作機制的原因,在於東南亞國家與台灣的關係無法走在兩岸關係之前。

因此,兩岸經濟合作架構協議不只有利於兩岸良性互動、經貿關係正常化,更可帶動台灣與東協或其他非友邦簽署「自由貿易協定」(FTA)。

問:兩岸休兵當然是非常好,但不知有無方法可讓中國大陸外交人員提到台灣時,更禮貌點?

答:外交休兵是由駐外人員自己去解讀。有時中國大陸的人員要去訪問我國友邦,我們的大使也是非常強硬,阻止他們不准進入我友邦訪問,這是屬於我國鷹派駐外人員的做法。但也有駐外人員對中國大陸的官員非常客氣。

同樣對岸的駐外人員,也有向我方表示友善,邀請我駐外人員一起吃飯等情形。

由此可看出,中國大陸當局也沒有指示其駐外人員如何處理外交休兵的問題。

所以中國大陸的人員態度可能非常強硬,讓台灣方面出席的人員遭遇很多困難;但有些中國大陸官員相當友善,讓台灣代表可以順利參與。所以目前還是雙方磨合期,我想調整是需要時間。

外交休兵後,更有尊嚴與價值

問:如果樂觀預測,兩岸之間外交休兵、和平共存、追求共榮,大概會有什麼樣的狀況?

答:我想應該審慎樂觀看待兩岸發展。中國大陸有些人提到「被動原則」,也就是假如有些國家主動找中國大陸建交,在被動的情況下與我邦交國建交,認為此不違反外交休兵。但我方的認定是,被動與我友邦建交還是違反外交休兵的誠意。凡涉及國家利益的問題,並沒有被動或主動之分。可能有人認為,外交休兵後我們的邦交國就不能像從前那樣對我國予取予求,因為在外交休兵以後,國際合作與援贈一切都要透明化、制式化,所以友邦可能覺得不開心。

有人擔心,萬一哪個台灣的友邦覺得外交休兵後沒有像以前那樣受到尊敬,覺得很羞辱,所以跑到對岸去與中國大陸建交,即使零價碼也願意,那中國大陸會不會拿?我認為中國大陸不會拿,因為不符合他們的國家利益。雖然是零價碼,但是中國大陸要付出極大的代價,什麼代價?兩岸關係。

因為現在兩岸關係的良性發展是中國大陸最高的國家利益。雖然可以得到台灣的邦交國,但是要用兩岸關係做為代價,因為與台灣的友邦建交會嚴重衝擊到兩岸互信。所以是不是休兵,沒有主動、被動問題,也沒有價碼問題,即使零價碼、邊際利益,都是價碼,還不是又回到競價、惡性競爭的舊況?所以也不應該存在,唯一實在的是兩岸外交休兵均符合自身的利益。所以如果兩岸都認為,和緩的兩岸發展均符合國家利益,那推動活路外交應該是正確的道路,可以為兩岸關係帶來正面、良性的發展。

問:部長剛有提到軟實力(soft power),究竟從外交部的角度去看,如何界定軟實力,有什麼樣的策略、組織、方法可以去落實軟實力?

答:事實上,外交部非常清楚政府的資源永遠不如民間資源,所以政府一定要結合、善用民間資源,才能辦好外交。文化外交,軟性實力,是我們新政府,無論是馬總統與劉院長都非常強調的。此次馬總統出訪,我們有不一樣的做法。我們已經請一個文化表演團體跟總統一起出訪,而且會請NGO團體同行,如世界展望會、紅十字會等。做法上與以往不同,就可以讓大家感覺到我們確實是以實際行動落實軟實力與文化外交。

問:目前我國外交人員是否知道為誰而戰?為何而戰?

答:我們的駐外人員非常清楚為誰而戰及為何而戰。現在雖然推動外交休兵政策,但還是要維持和邦交國的友好合作關係,還有很多的事情要繼續推動。

另外,我們要提升和無邦交國的關係及擴大國際參與等,所以現在外交部的工作不比休兵前輕鬆,反而更忙碌,面向更廣泛。以前邦交國常在兩岸間遊走,恣意敲詐,外交人員在兩岸惡鬥及惡性競爭的大環境下幾乎沒有什麼尊嚴可言。

現在與邦交國合作時,我們大使可以說「不」,我國政府會依據客觀條件來篩選合作及可行的雙邊合作項目,並可請友邦重新擬定較符合透明及效率原則的合作計畫。以前我們大使不敢拒絕要求,現在外交士氣更高昂,更有尊嚴、非常開心。

在與無邦交國關係上,現在因為兩岸關係突破,很多無邦交國家表示也願意與台灣談談,所以我們無邦交國地區的外交人員可以感覺到,駐在國政府對台灣比較尊敬及重視我們,很多事情可以慢慢談,有提升實質關係的空間。

現在無論在無邦交國或邦交國地區,雖然推動外交休兵,但是我們還是盡全力鞏固並深化各項合作關係,將外交資源用作最有效的配置。(編輯部整理)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