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不相干,其實很相干

文 / 洪蘭    
2009-04-01
瀏覽數 18,800+
不相干,其實很相干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中國人說「合」字難寫,跟別人合作時,總是覺得自己做的多,人家做的少。一旦有了這種感覺,在分紅時,就覺得我做的比他多,怎麼分到的錢跟他一樣?這個不滿會像暗室中的草菇,生長得奇快,一旦充滿了胸腔,不久就會拆夥了。

最近科學家發現這是因為我們仰賴記憶來做判斷的緣故,而我們的記憶是偏頗的,它是以自我為中心做出發點,來組織周邊發生的事情,所以它只記得對自己有利的訊息,把對自己不利的就以「不相干」「不是這樣解釋」拋到九霄雲外,於是人就愈來愈自以為是,別人都是錯的了。

看似無關之舉 其實都影響行為

最近的研究更發現我們對事情的判斷不但受到記憶的影響,還受到當時情境中,不相干因素的影響。諾貝爾經濟獎的得主康納曼(Daniel Kahnman)曾經做過一個實驗:他請受試者隨機抽出一個從1到100之間的數字,然後問他一個跟這數字完全無關的問題,如「聯合國有多少非洲國家的席位?」,大部分的受試者都不知道正確答案,因此用猜的。想不到他們的猜測居然受到這個隨機數字的影響,假如這個數字是「10」,他們就猜大約占聯合國國家總數的25%;如果這個數字是「65」,他們就猜45%,非常令人不解。

康納曼說:人在猜測時會不由自主地從那個數字開始尋找,直到他們覺得差不多的時候就停止,然後報告出來。所以看見「10」這個數字,他們覺得有點太少,就往上加,加到25%,覺得差不多了就停下來;如果看到的是「65」,覺得這個數字太大了,就往下減,減到45,覺得差不多了就報告出來。因此起始點低的人會停在可能範圍的最低點,而起始點高的人,會停在可能範圍的最高點。

照說,如果我們認為這個可能範圍是在25到45之間,我們應該選35,因為這是上下兩點的平均數,最有可能正確,但是顯然人並不是這樣做的。

研究更發現,我們的判斷甚至受到不相干情緒的左右。有一個實驗叫慣用右手的人用左手儘快地聽寫下一些名人的名字,同時要他的右手掌心朝下用力壓在桌面上,另一組則是右手掌心朝上托著桌子的底部,做同樣的聽寫。

聽寫完後,實驗者問他們喜不喜歡剛剛所寫下的名人,結果發現右手向下壓的人「不喜歡」的次數多,而右手向上托的人「喜歡」的次數多,因為前者是個負向的手勢,而後者是個正向的手勢。

我們的喜好居然會受到完全不相干情緒的干擾,令人訝異。

古人在做重大決策時都要先沐浴淨身、齋戒三日,原來「正心誠意」會使自己比較不受周邊環境無形因素的干擾,進而影響自己的決策。

古人有很多經驗上的智慧,我們到現在才慢慢瞭解它背後的原因。有人認為腦科學終究可以將人性剝繭抽絲分離出來,透過這些有趣的實驗,或許有一天我們能瞭解人之異於禽獸的那個「幾希」了。

(作者為陽明大學神經科學研究所教授、中央大學認知與神經科學研究所所長;本專欄由洪蘭、黃達夫共同主持)

本文出自 2009 / 04 月號

50萬白領大轉型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