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劉教授,你要不要也死在這裡?

文 / 劉育東    
2008-12-01
瀏覽數 14,550+
劉教授,你要不要也死在這裡?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靈感、創意來自哪裡?這個玄而迷人的問題,是我在許多大眾演講中經常被問到的。

靈感的素材取之不竭、無所不在,有「實體層面」的、也有「抽象層面」的。

除了滿足基本功能需求與美學品味之外,節能省碳的觀念、永續環境的思惟、下代生活的想像、科技新品的融入、音樂符號的對位、繪畫元素的轉換,有太多太多「實體的靈感」可以擷取,創意可以執行。

另外,不悔的愛情、人生的無常、虛擬的空間、難過的情關、野百合草莓、企業家之死,大時代的兒女、小人物的悲情、一枝草一點露,又有太多太多「抽象的靈感」可以發揮,創意當然可以執行。

我們相信,建築在乎「人」,深刻的設計者最能在建築中體現「自己與別人」,從個人、兩人(愛情)、家人(家庭)、人們(社會)、自家人外族人(文化)、到古人今人(歷史),而且主宰實體的是「肉體」,抽象是「精神」。古今中外有多少建築師,就在這「肉體」與「精神」兩個關乎人的想像極限中,處處搜尋,希望從中獲得完美的設計。

安藤將在台設計漂浮墓園

去年安藤忠雄先生私下告訴我,他正在考慮是否接受台北縣一個大型墓園的設計案,請我幫他想想。

我先從人的「肉體」開始想,往生者殯葬儀禮的空間、往生者與紀念者的交會、人與山海的永遠共存。再從人的「精神」開始想,慎終追遠的省思、回歸天家的榮耀、人人成佛的寂靜,世代輪迴的因果。這些都是面對墓園的創意發想時,我們擺盪在「肉體」與「精神」的靈感,取之不竭、無所不在,但也無法超越。

安藤的一生何等際遇,他對墓園想的不是「肉體」也不是「精神」,是「靈魂」。

幾個月前的一場演講,我轉述安藤先生對墓園的想法。古羅馬最偉大的萬神廟,其實就一個埋葬死者的圓形神殿,天光由屋頂照射下來,安頓著古代的「靈魂」。文藝復興大師米開朗基羅,為教宗設計了由摩西守護的死後居所,世世代代領著教宗的「靈魂」。水都威尼斯也有浮在海面的一座島,讓家族世代靈魂得安息的「死亡之島」。

我說,繼安藤先生以「肉體」與「精神」為極致,設計亞洲大學藝術館後,特別將「靈魂」做為極限,為台灣設計一座太平洋上的「漂浮墓園」,

演講最後我說,我已經聽到各行各業的許多人,一聽到安藤要蓋一座「漂浮墓園」時,應聲出口的話有三類:

我的碩士生:「我們考慮全家族都遷移來這裡!」年歲已高的知名企業家:「安藤先生設計快好了嗎?快點,來得及讓我住進去吧!」知名節目主持人:「我要死在這裡!」終場回答最後一個問題,一位女性聽者舉手問:「劉教授,你要不要也死在這裡?」

建築在乎人,人必有生老病死,而且,終結在死。「劉教授、你要不要也死在這裡?」你說呢?

(作者為亞洲大學副校長、交通大學建築研究所教授;本專欄由劉育東、劉維公、姚仁祿共同主持)

本文出自 2008 / 12 月號

A+俱樂部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