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為所當為

文 / 黃達夫    
2008-05-01
瀏覽數 20,500+
為所當為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上篇專欄〈負責任的醫院文化〉出刊後,當責顧問公司總經理暨《當責》一書的作者張文隆先生,就親自送來《當責》(Accountability)這本書,並告訴我專欄的標題用「當責」會比用「負責任」(responsible)來得恰當,我同意我所謂的負責任,的確,應該以accountable來詮釋。

只是在華語的詞彙裏找不到與accountable相當的語詞,所以張先生才會發明「當責」一詞,並寫一本書,又設立一家顧問公司來傳授「當責」的道理。書中引用一個郵寄物品的例子來解釋「當責」與「負責」不同之處。張先生說,「準時、依規、把物品寄出,就是負責;如能再追蹤收件人,確認是否收到,是為當責。為確實達成任務,甚至還思考何種投遞方式,何家公司更可靠,這就是當責中的為所當為了。」

建立當責的醫療體系

就如,在我的行醫觀念裡,一旦我接受了病人,並開始照顧他,就要處處站在他的立場設想,為他爭取最好的醫療效果。這不但是責任感,也是種專業的成就感。

所以,我不是只在門診看到他,或在他住院時才想到他的存在。對於門診病人,我要知道他住那兒?家庭支持系統如何?然後,用心做好衛教,讓他瞭解按時服藥的重要性,也要教他自己量體溫、血壓、血糖,並把它記錄下來,進而,教他如何調整用藥,如何保持傷口乾淨等,也就是要想辦法確定病人在我下次門診看他以前,在家能夠自我照顧。當住院病人出院後,病情有變化時更要有機制讓病人隨時找得到我,而且,經常都要做好交接,讓病人不至於因我休假而照護被打折扣。

當病人的病情比較複雜,不確定性較高時,我更應主動打電話去問候病人,這麼做,不但自己放心,病人更有安全感。當我的病人緊急回醫院時,我希望當值醫師能和我聯絡,跟我討論後,再提供適當的處置。這樣的作為其實和郵寄物品的例子的道理是一樣的。

然而,因為國人普遍缺乏「當責」的觀念,在整個醫療體系裏也缺乏「當責」的作業習慣。所以,19年前,我們醫院剛設立時,幾乎所有醫師都沒有主動打電話關心病人的習慣,大多數醫師都認為病人急診時,是值班醫師的責任,他沒有參與的必要。事實上,到今天,在國內的醫院,會診醫師多半只是在病歷上記載他的意見,並不會親自追蹤病人治療的結果。

因為,人是習慣的動物,要改變傳統的遺毒,並不容易。在19年後的今天,就是在我們醫院,新觀念的接受與實踐,還沒有達到我想達到的境界。

我常想,我的年歲已不小了,如果「當責」的觀念還沒有在所有醫師日常的工作中表現出來,就表示這所醫院的根基沒有打穩。那麼,我就更不能鬆懈,因為把良好的制度穩固地建立起來,才是為所當為啊!

本文出自 2008 / 05 月號

金色俄羅斯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