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我為什麼要到亞洲大學一年?

文 / 劉育東    
2008-02-01
瀏覽數 24,800+
我為什麼要到亞洲大學一年?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很多朋友問我「為什麼要到亞洲大學?」其實我也一直問自己相同的問題。在實務層次上,我在交大已作過10年行政工作,早就不喜歡再管教務、學務、總務。在建築層次上,愈多行政工作,就愈少創作時間。在情感層次上,要拋下自己「生下」的交大建築所,實在難捨。但是,我還是答應到亞洲大學一年。

安藤忠雄答應設計「亞洲大學藝術館」,雖然能有大師之作,實在可貴,但是,只當顧問不夠嗎?我為什麼必須到台中霧峰任職一年?

2003年7月,名滿天下並擁有最多粉絲的安藤忠雄,竟一口答應為交大設計建築館與美術館,他知道我們經費不寬裕,只收日本的14%設計費,就為我們設計了一棟「有方有圓」的安藤建築。他同時說,建築系學生應該多看世界名作,而且,如果能在大師名作中天天生活,不需要老師教,就能學好建築,「但世界上只有哈佛建築系和交大建築所,有這樣的企圖。」

好景不常,「第一棟安藤忠雄在台灣的建築」聽起來雖美,做起來好難。建築設計由安藤負責,創意當然無限,但執行施工要由台灣負責,我們毫無經驗。辛苦募來的經費,即使只蓋美術館都不夠。這時,在經費無法增加的困境下,只能大幅減少面積,以求品質。安藤先生二話不說,重做設計,而且完全免費。

傑作,是耐心等候下的產物

新的安藤建築模型,「有方有尖」,我天天看,愛不釋手,更向國內外朋友「炫耀」,大家也真的羨慕我們,只要遇到我,幾乎都問「進度如何?開工了嗎?何時完工?可以去看了嗎?」

好景竟又不常,估價後再次經費不足,又加上行政的困難,難上加難,即使熱鬧辦完「動工典禮」,只得停工。我募款不順、辦事不力、能力不足,只能向安藤先生深深道歉,並說「我會盡全力,用最快速度找到錢、找對人,儘快動工。」他拍拍我肩膀說,「不要急,建築就是這樣,會耽擱,甚至沒蓋起來。但是有些傑作,是在耐心等候下完成的。」

我欠他一棟建築,我欠台灣一棟建築,我欠我學生一棟建築。

亞洲大學蔡長海創辦人很有遠見,希望為台灣興建大師作品,先請我邀請安藤忠雄,並在台北小巨蛋苦等安藤五小時,只為了在他上車前擠出的十秒鐘,親自向大師拜託。安藤先生終於在大阪接待我們,同意為我們設計「亞洲大學藝術館」。

這次只許成功。為了台灣建築界,先有令人佩服的業主在經費上完全支持我的策劃,又有國際知名的姚仁喜先生委身答應我擔任合作建築師。這時,蔡創辦人邀我到亞洲大學,我一直懇辭,但他告訴我「台灣這次一定要蓋起來,不能再出差錯。」我二話不說,到亞洲大學再做行政工作。昨天,安藤先生在信告訴我,「我們十分清楚,你為我們組了最好的團隊。」

這次,我會還安藤先生、還大家、還我學生,一棟最動人的安藤忠雄建築。

(作者為亞洲大學副校長、交通大學建築研究所教授;本專欄由劉育東、劉維公、姚仁祿共同主持)

本文出自 2008 / 02 月號

品味學習潮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