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

台灣工業銀行董事長 駱錦明 聽音樂跟看棒球一樣,非到現場不可

文 / 尤筱瑩    
2008-01-01
瀏覽數 26,500+
台灣工業銀行董事長 駱錦明 聽音樂跟看棒球一樣,非到現場不可
Line分享 articlefont

為了買到心儀已久的古典樂黑膠唱片,你願意花多少力氣跟時間,等待三折出清?

30多年前還在紐約金融界當實習生的台灣工業銀行董事長駱錦明,手頭沒什麼錢,卻願意花上一、兩個月午休時間,不吃午餐,天天巡邏唱片行等機會。

寧可挨餓,也要買張好唱片,眼前這位中信金董事長辜濂松的超級戰友、在金融界資歷超過半甲子的銀行家,一聊起音樂,反倒像個藝術家,或說,更像個音樂教育家。

「現在社會太多壓力,政治、經濟……,好像大家都快得憂鬱症。我建議大家要聽音樂,有療效的,」駱錦明推薦心情煩躁時,不妨聽聽最近捷克愛樂來台演出的曲目中拉赫瑪尼諾夫的《第2號鋼琴協奏曲》,因為心情好了,思路也就清晰。

古典樂章是駱錦明負笈異鄉打拚的心靈伙伴,更是他從初中以來就結交的好友,一路陪伴他的人生。

他回憶自己當年念書時,「一天到晚都在考試,很苦悶啊,那時候中廣會播放一些古典樂,而我需要舒服的background music(背景音樂)伴讀。」

熱愛音樂的駱錦明,為了可以買到任何想看場次的票,加入紐約大都會歌劇院(Metropolitan Opera House)的會員,每年兩次飛回紐約,重溫濃郁的表演藝術氣息。「如果是6、7月去,就有芭蕾舞可看;歌劇則大概分布在10月到隔年5月,」他不再是當年沒錢買票聽歌劇的窮小子,但當年得來不易的33轉、78轉黑膠唱片,現在仍擺飾在家裡,捨不得丟。

感佩引進國際表演團體的人

每個月都會到兩廳院報到的駱錦明觀察,台灣這幾年不管在展演平台、節目水準、或欣賞藝術的風氣,都有顯著進步。

節目製作方面,駱錦明最敬佩的是,兩年前由國家交響樂團客座指揮簡文彬,指揮全長17個小時《指環》系列歌劇,「這齣公認最難的歌劇,演唱者要表演出華格納對聲樂的要求。」

也因為聲樂表現難度高,這齣歌劇部分演員,還是從德國找來,「但全球要表演這套歌劇的國家寥寥可數,所以我對簡文彬奉獻的精神很感動,」駱錦明對願意竭力引進國際表演團體、經典劇作的人,特別敬佩,「像20年前在台灣推出中文劇本《魔笛》的曾道雄,以及賣田賣屋搞新象的許博允,我們做朋友的,都要給予支持。」

駱錦明說,過去台灣觀眾只能在DVD或電視上欣賞紐約愛樂、柏林愛樂這種世界級演出;如今在台灣也能聽現場,是台灣藝術環境很大的進步,「如果我出差,錯過好樂團來台灣表演,就會超懊悔!」他強調,聽音樂會就像看棒球,不到現場,很難感受到揮棒打擊的力量。

而談到印象最深刻的一場表演,駱錦明毫不考慮地說,是20年前在青年總裁協會的年會上,林懷民演出《薪傳》中〈渡海〉的一幕,「我還記得是殷琪負責引言,在場的有徐旭東、黃茂雄、蔡明忠等人。表演一完,全場都哭了,真的挑起了大家的情緒。」

對藝術堅持成為挑剔的監工

駱錦明也一直是個「獨樂樂,不如眾樂樂」的奉行者。

1990年代,當時還在中國信託服務的駱錦明,找來企業界幾位音樂同好,組成樂音雅集,每月固定聚會,一起欣賞歌劇、音樂、芭蕾舞等。直到現在,樂音雅集仍在工銀位於內湖的新大樓舉辦聚會,張忠謀、黃茂雄、苗豐強、吳東進夫婦等人都曾是座上賓。

而中信金集團十年前開幕的多功能展演廳新舞台,也是由駱錦明率隊,親征名古屋、京都等地觀摩,甚至走進巴黎歌劇院後台取經。

預計在2008年1月底完工的工銀新大樓音樂廳,只有250個座位,卻是駱錦明長年的心願,心血的結晶。

以「最挑剔的工頭」來形容駱錦明,一點也不為過。三天兩頭去監工的他,考量音效環繞問題,堅持天花板要有4米高度。為此,已經鋪設好的冷氣管線,全部打掉重做;原本一盞1000元的長燈,全部改成1萬3000元的進口短燈,這一換就是90多盞,成本一添就是百萬台幣。

有別於許多企業出資贊助表演藝術團體,駱錦明的工銀教育基金會,都是員工自己規劃與行政,「不是砸錢請人辦到好,」駱錦明說,音樂廳將對社會提供免費音樂教育,推動台灣的藝文風氣。

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