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趨勢大師與台灣對話/奈思比:政府該讓路,不是干涉

文 / 游常山    
2007-08-01
瀏覽數 22,800+
趨勢大師與台灣對話/奈思比:政府該讓路,不是干涉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許久未曾爆滿的信義路台北國際會議中心,6月28日從上午9點到下午3點,都是車水馬龍的景況,時速不到10公里,計程車司機問:今天開的是什麼國際大會?

其實這是曾經在1982年以《大趨勢》銷售900萬冊、以及2000年時以《2000年大趨勢》等書暢銷全球的趨勢大師約翰.奈思比(John Naisbitt)訪台的第一場公開演講。

當天中午演講結束後,3300多位分享過奈思比大趨勢觀點的台灣人,又留下了數百位,只為了親炙大師風采,讓他在描繪未來趨勢的新書《Mind set!奈思比11個未來定見》簽名,奈思比夫婦直簽到下午2點半,錯過了午飯。

而在前一天,奈思比才與國民黨總統候選人、前台北市長馬英九對談,馬英九提出台灣人擔憂已久的「邊緣化」議題,奈思比倒是持平地說,台灣大可不必把全部精神放在中國大陸。

除了在台北大型演講、與馬英九座談外,奈思比還到台中演講、並在工研院27周年慶的活動上,與工研院院長李鍾熙、遠東集團總裁徐旭東、鈺創科技董事長盧超群等人舉行座談。

大師建議/台灣領導人別怕錯 

蓄著灰白濃密而性格的落腮鬍,奈思比在不同的演講場合,一再強調,世界很大,只要與世界接軌,就不必擔心邊緣化。

78歲的趨勢大師,被問到11個未來定見中,哪個最切合台灣需要時,毫不猶豫地說,「第四個:不要怕出錯,盡情想像!」

6月28日晚宴,工研院院長李鍾熙當面對奈思比說,他閱讀奈思比新著後感觸甚深,其中最受震撼的,也正好是第四個定見:不要怕出錯,盡情想像!但是要如何自我解構放膽發揮創意?李鍾熙認為,卻不是那麼容易說到做到。

過去幾十年來,奈思比旅行世界各地傳播大趨勢,無論出書或是演講,人氣一直很旺。而且無論走到哪裡,人們總是要問他,你是怎麼知道未來趨勢就是如此走呢?

奈思比也大方分享經驗。祕訣也很普通,就是每天看很多份報紙,注意每天發生的大小事情,從中拼湊出意義與未來圖像,「未來就是從現在開始的,」他說,想預知未來的模樣,就不該把拼圖排成一個直線,而是必須找到互相吻合、交雜與連結的各小塊。

奈思比從1960年代初期從哈佛大學畢業後,就追隨過甘迺迪、詹森兩位美國總統,離開公職後又蒙IBM創辦人、董事長華生提拔,擔任華生的特別助理。這樣的漂亮學經履歷,他卻選擇離開IBM自行創業,他的第一任妻子當時都覺得他太奇怪了,在整個動盪不安的美國黑人爭取民權、女權大解放的1960年代創業?不久,他甚至遠離家鄉,探索亞洲,應聘在泰國皇室上過班、參與過在泰北推廣稻作三熟成功的綠色農業革命。

經歷豐富/成就獨到見解 

歷經過大風大浪,奈思比的每個觀點背後,都是歷經半世紀來的磨練與體會。因此他也常有自己一家之言,不會隨風起舞。

例如在接受台視主播訪問時,主播引用日本管理大師大前研一的M型社會理論時,他就忍不住反駁:「整個亞洲,中國、印度、台灣……製造了多少新的中產階級啊!富人固然更富有,窮人也變得富有!我認識大前很久了,他錯了,他的說法,只是希望呼籲,政府再度介入干預自由市場,而這是錯的,」語畢,哈哈大笑。

在與馬英九的對談中,他更徹底挑明他開放派的立場:「政府唯一該做的,就是讓路,不要干涉企業。」

而他與馬英九的深度對話,對眾所關注的兩岸問題,他也中肯地回應說,「兩岸經貿整合雖然沒有預期中快速,但是是遲早會發生。」這話迅速成為兩岸三地各大媒體報導的焦點。

談到他心目中偉大的領袖時,奈思比指明英國的邱吉爾、印度的甘地、南非的曼德拉。但他更重視的是古今領導人的培養過程,「最重要的,還是一個堅定的道德立場(Moral Standing)。」

事實上這不是奈思比第一次來台灣。正好40年前,1967年時他就曾到過台中,出差考察台灣農業經濟。「當時一切都顯得那麼原始!」話一頓,他說他真的難忘亞洲的經濟奇蹟,「1967年台灣的人均所得只有130美元,現在多了100倍,達到超過1萬3000美元的人均所得!」

1967年,奈思比來台拿的名片是泰皇蒲美蓬的有給職顧問,「而他現在還在位!」奈思比在接受媒體專訪時,難掩得意地說。 

關注亞洲/一國兩制是香港制 

奈思比的著作其實不算多,但在有限的專業趨勢分析著作中,其中一本就獻給亞洲《亞洲大趨勢》。對於亞洲的發展,他跟世界重量級的學者專家一樣關注。

在上一個世紀末,趕在中國大陸開放改革的熱潮,奈思比還特別選在南京大學擔任客座外籍教授,每年定期拜訪大陸四次,連續教了七年書後,他得到了「中國大陸的大學生是我教過最聰明的大學生!」的結論。

而在回答台中市長胡志強如何援引香港經驗以解決台灣政治亂象的題目時,奈思比認為,「其實一國兩制是大陸走香港制,而不是香港走大陸制,中國目前通行的制度,正是香港的制度。」

定居維也納多年,趨勢大師仍不減其觀察世局的敏銳度。

最敏銳的一個角度,他認為當前世局是人們作繭自縛,「不是所有的事情都在改變。」在所有管理書籍高呼「唯一的定數就是改變」時,奈思比卻直接反駁:「這是不實的說法。」

不辨真偽/誤判趨勢/大忌! 

他分析人類的歷史中,多數事情是不變的,一個腦筋清楚的現代人,要注意分析:這事情涉及的是基本要素,還是無謂粉飾?是大勢所趨,還是一時流行?

例如天天喊變的媒體世界,常常不待新聞事件塵埃落定,就假造統計數字,擾亂時局人心:

2005年8月,卡崔娜颶風摧毀美國南部大城紐奧良,媒體報導10萬人死亡,實際上死亡1000人。相差百倍。

20年前的蘇聯車諾比核電廠爆發輻射外洩,舉世震驚,咸認將有80萬人死於放射傷害的癌症。實際上,迄今因車諾比事件死亡的僅僅56人,其中47人是廠方人員;倒是車諾比附近的兒童有4000人罹患甲狀腺癌症,但是幾乎都治癒,只有9人死亡。

如果時空再往前一個世紀推前,在1870年19世紀的英國首都倫敦,人們依賴馬車為主要交通工具,而每匹馬平均排泄20磅馬糞,當時有統計學家預估,一旦倫敦人口增加到400萬人時,所排出的馬糞將會淹沒倫敦。而實際上,汽車適時誕生,馬車被淘汰,上述預言變得可笑。

太多社會觀察家喜歡重複誇大一些惡果,但是最後並未發生。奈思比時常提醒自己不要犯這種危言聳聽的謬誤。

因為奈思比深知,此刻人類活在一個誇大的年代。在這個世界即將整合為單一市場的全球化時代,也正是商品、資訊、白領受雇人員過剩的年代;供過於求的結果,為求曝光達到行銷目的,人都有語不驚人死不休的傾向,大眾傳播媒體尤其嚴重。

回顧趨勢大師的學思旅程,發現他自幼就有批判質疑的精神,遇到人生大惑,就毅然拋棄現狀,重起爐灶,棄已有的名利如敝屣(辭掉白宮和IBM的第一號人物的特別助理職位)。這種願意翻盤重來,以自己生命去證道的闖蕩生涯、一步一腳印的務實過程,確實不多見。

70年前、還是學齡兒童的趨勢大師奈思比就對人生起疑。在那個生育他的美國南猶他州摩門教小鎮格蘭伍的甜菜農場,200個村民都是他的親人,但是沒有醫師,當時奈思比耳朵發炎,整天痛得難受時,只有違背教規偷抽菸的阿諾叔叔把煙吹進他的耳朵,減緩他的中耳炎疼痛。

當時認定科學勝過宗教,17歲他就篤定要遠離家園,逮著機會加入海軍陸戰隊,慢慢打造出自己一生全球趨勢大師的地位。

下一次,不知道奈思比又要告訴讀者什麼大趨勢?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