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7月號

玄天大帝也救不了的教改罩門 科舉幽靈陰影下的一元價值

文 / 周成功        2007-07-01
玄天大帝也救不了的教改罩門     科舉幽靈陰影下的一元價值


最近終於看到教育部杜部長說出了台灣教育改革的徵結:如果社會對名校的迷思不打破,就是玄天大帝來也沒用!

記得幾年前在一次澄社舉辦與中研院前院長李遠哲談教改的會上,我也提出過類似的看法:只要社會和家長的價值觀念不改變,教改不論怎麼作都是注定要失敗的!當時李院長的回應是:他和教改委員每個週末都很努力地到各處與家長老師座談。

如果仔細比較過去40年台灣從小學到大學的教育制度,我們不難發現所有教育制度的改變其實都相當表面,不論多元的呼聲有多高,其背後還是「作之君,作之師」的一元思惟。從幼稚園到博士班的教育體制在精神上和過去科舉取士之間的差異是非常有限的,「考取功名」的陰影籠罩在社會每一個階層中。任何不符合這種僵化一元思惟的開放政策都會被批判封殺!

舉例來說,我們對高中生必修哪些課,課本該有哪些內容無不規定的鉅細靡遺,任何人都不得逾越雷池一步。有沒有人想過,為什麼高中生一定要念過化學、物理、生物、數學等缺一不可?當然任何人都可以提出「無數」強而有力的論證來支持修習這些課目的必要性。

本文未完。雜誌訂戶登入可無限閱讀;加入遠見網路會員,每日可閱讀2篇會員限定文章。登入/ 註冊

關鍵字: 評論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