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7月號

5.新節奏〉無目地漫遊作家 舒國治 流浪是藝術,一種需要與救贖

文 / 王一芝        2007-07-01
5.新節奏〉無目地漫遊作家 舒國治    流浪是藝術,一種需要與救贖


台北人都很忙,只有作家舒國治最閒。他好像脫離城市規矩的架構,按著自己的節奏,喝茶、吃飯、睡覺和走路,一天花七、八個小時到處晃蕩。

舒國治的旅行,就如同他的生活,不只是慢,更是沒有目地的流浪閒逛。

接受採訪的前一晚,舒國治才剛從台南旅行回來,問他到南部玩些什麼?他想了一想說,看看穿巷走弄、不同於台北的山水,以及和老友喝茶、聊天。

過幾天,舒國治準備出國旅行,先去日本再去中國,回程機票訂在一個月又十天之後。

至於旅程過程要做什麼?「我不知道,但我不要那麼快回來,反正我也沒什麼事,到時候再去想要做什麼就好,」舒國治說。

無業文壇浪人,晃蕩閱歷人生

這就是舒國治。一個身形瘦高的中年作家,被稱為台灣文壇最著名的浪人。他不做朝九晚五的工作,大部分時間都靠著晃蕩閱歷人生。很多人都不禁懷疑,在舒國治年過50歲的身軀裡,應該住著一個放暑假無所事事的大男孩,只顧著一直走,一直對世界張望,累了,就隨地而睡。

陳文茜觀察,除了第一份年輕時還不得不按部就班的工作之外,舒國治真的是一生無業,做到了古代文人漂泊世間的境界。

本文未完。雜誌訂戶登入可無限閱讀;加入遠見網路會員,每日可閱讀2篇會員限定文章。登入/ 註冊

關鍵字: 評論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