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白吃午餐」30年——台灣唯有靠「V型選擇」反敗為勝

文 / 高希均    
2007-06-01
瀏覽數 28,750+
「白吃午餐」30年——台灣唯有靠「V型選擇」反敗為勝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一)在台灣與大陸推廣

30年前(1977年5月27日),我在《聯合報》上發表了〈天下哪有白吃的午餐〉一文,在普遍的共鳴之中,也立刻引起了一些爭論。

這個觀念的原始推廣者芝加哥大學教授傅利曼(Milton Friedman)來台訪問時,語重心長地告訴我:「『白吃午餐』在美國提出時也曾遭到詰難。」

當時台灣每人國民所得只有1300美元(相當於當前的1∕12)。社會上瀰漫著克難精神與貧窮心態的延伸——市場要保護、企業要獎勵、人民要照顧、物價不能漲、稅收不能加、補貼不能減、政府要施捨。這是當時社會上一種天經地義的認知,也是在蘇聯受過共產主義洗禮的蔣經國的經濟思惟。任何人從國外回來,向這些根深柢固的觀念(或稱「傳統智慧」)挑戰,就會遭到「不知國情」的批判。

我自己深知在推廣進步觀念的過程中,先有風雨,再有藍天。

19年後(1996年12月)以《天下哪有白吃的午餐》為書名的一本文集,在北京三聯書店出版。立刻受到了大陸讀者的注意;書評與銷售,居然比當時台灣社會的反應更熱烈。

次年4月在南京大學、東南大學、上海交大等五個學府所做的演講,即以「白吃午餐」為主題。我告訴那裡的研究生與大學生:這個觀念在「鐵飯碗」的保障下,更需要推廣——

本文未完。雜誌訂戶登入可無限閱讀;加入遠見網路會員,每日可閱讀2篇會員限定文章。 登入/ 註冊
本文出自 2007 / 06 月號

吃出競爭力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