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安隆風暴的省思 當財團買下國家

文 / 宋秉忠    
2006-05-01
瀏覽數 25,350+
安隆風暴的省思 當財團買下國家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有什麼電影,可以一下吸引這麼多高級知識分子、大學教授、企業人士,一個個走進電影院?

答案是4月7日開始在台北上映的《安隆風暴》。

今年1月31日,就在《安隆風暴》一片獲得奧斯卡最佳紀錄片提名的同一天,美國法院也正式審問安隆案的兩個要角:安隆董事長肯恩雷(Ken Lay)及安隆執行長史金林(Jeff Skilling)。

獨立製片的《安隆風暴》沒有大片商支持,去年4月上映後,雖然只在美國22家戲院放映,但仍然創下400多萬美元的好票房,比一般獨立製片的100萬美元票房多了3倍。顯示2001年爆發的安隆案,目前仍然受到美國民眾的關注。

沒想到,《安隆風暴》搬到台北後,也受到一樣的歡迎。上映第一週,週末兩天票房達到近九成。信義華納威秀和長春戲院都連映三週。

許多知名人士,如工研院院長李鍾熙、資深媒體人卜大中、立委雷倩、政論家盛治仁、晶磊董事長關恆君和蔣雅淇夫婦、金石堂總經理周傳芳夫婦、政大校長候選人吳思華都看過這部電影。政大EMBA和資誠會計師事務所還發動學生和員工去觀賞。

發行商「佳映娛樂」總經理劉嘉明笑說,院線放映原來只是宣傳,沒想過要賺錢,但現在看起來,應該不會虧錢。

劉嘉明政大新聞系畢業後,到美國念電影,回台後又念政大EMBA,去年8月成立「佳映娛樂」,走電影獨立發行路線,《安隆風暴》是他創業以來最重要的投資。

劉嘉明說,前年《安隆風暴》開拍,他就開始關注這部電影的拍攝情況,覺得這部電影應該會在台灣的小眾市場受到歡迎。因為前年底,博達案爆發後一整年,台灣弊案頻傳,活脫就是台灣版的《安隆風暴》。

就像片中一再出現的質疑:政府、媒體、會計師、律師、投資銀行,都從安隆分到一杯羹,以致於他們都對安隆的舞弊視而不見。

質疑政府

總統州長,都被收買

安隆是從經營德州的天然氣起家,安隆董事長肯恩雷與時任德州州長的小布希過往甚密,小布希更暱稱雷是「Kenny Boy」。安隆一直是小布希最大的企業金主,2001年小布希當選總統,雷一度還可能出任能源部長。

安隆利用加州的能源開放政策操控電價,造成加州大停電,加州州長戴維斯要求小布希出面制止,但小布希卻遲遲不出面。

2001年的大停電,讓加州損失300億美元,有正在進行手術的病人因停電而死亡、有超負荷的電塔爆炸起火、有老太太因停電被困在電梯裡……。但安隆卻從這場人為的災難中,撈到20多億美元。

從聽證會上公布的錄音帶,可以聽到安隆交易員叫電廠以維修的名義關機,然後借機拉抬電價。兩個交易員甚至一邊看著電視上播出的「電塔起火」、「老太太被困電梯」新聞,一邊聊天表示:「如果再多一點這些鏡頭,就可以賺得更多。」言語間透露出不帶一絲人性的冷血。

後來,雷還祕密支持影星阿諾當選加州州長,打擊反對能源開放政策的前州長戴維斯。

《安隆風暴》讓人驚覺,原來在強調民主、三權分立制衡的美國,不但民選總統和州長會被財團收買,攸關人民生計的施政方針,也可能被財團操弄。

除了官商勾結,資本主義體系下的安全閥:會計師、投資銀行、媒體,不但在安隆案中失效,甚至淪為共犯。

質疑制度

抓緊營收,把關鬆手

《安隆風暴》一開始,就是負責安隆會計簽證的安達信(Arthur Anderson)會計師事務所休士頓分所忙著銷毀重達一噸的安隆帳冊。後來,這家擁有兩萬多員工的百年會計師事務所就因為「妨礙司法」而被吊銷執照。

早在安隆破產前兩年的1999年,負責監控安隆簽證的安達信品管人員貝斯(Carl Bass),只是主張安隆應該提列一筆3000萬到5000萬美元的費用,四個月後就被調職。當時,安達信要求簽證及非簽證營收都要兩倍成長,在營收壓倒一切的情況下,高層主管放鬆對簽證品質的要求。

整了一個敢說真話的員工,毀了一家百年老店,這就是安達信帶給企管界的啟發。

有鑑於會計師在安隆案中裁判兼球員,美國在安隆案後進行的會計制度改革,要求會計師除審計(簽證)業務外,不得從事九種非審計業務,其中包括了:

◎提供客戶簿記或其他與會計紀錄、財務報表相關之業務。

◎設計並執行財務資訊系統。

◎提供鑑價或評價的服務、表示允當意見,或正確決策回饋的報告。

◎提供精算服務。

◎提供客戶內部稽核委外之服務。

◎提供管理功能或人力資源的服務。

◎提供經紀商或自營商、投資顧問或投資銀行的服務。

◎提供非屬會計師查核業務範圍內的法律顧問與專業服務。

◎其他由會計監督委員會依法認定不合規定的服務。

日本更在去年4月1日立法,要求所有會計師事務所必須把審計、稅務、諮詢部門,分割為三家獨立法人。

質疑銀行

私人基金,美化假帳

在台灣政府和民眾心目中,國際知名投資銀行似乎更專業、更有操守。但是,這些國際知名投資銀行在安隆案中的惡形惡狀,卻值得台灣警惕。

安隆高層曾經成立一個私人權益基金LJM,操控安隆的營收數字,進行左手買、右手賣的關係人交易。

負責運作這個基金的財務長法斯陶(Andy Fastow),曾向美林、花旗、德意志等投資銀行代表說明LJM的運作,在法斯陶保證,當LJM利益與安隆股東利益衝突時,會支持LJM後,有96家投資銀行入股LJM,等於與安隆高層一起加入掏空股東權益的行列。

雖然,這些投資銀行事後都否認知情,但今年2月,美國聯邦法院仍然初步裁決花旗、JP摩根等銀行,必須支付66億美元民事和解金給安隆債權人。

然而,與債權人高達470億美元的損失相較之下,66億只是杯水車薪。

投資銀行在安隆案中,不但坐地分贓,甚至還加入騙局。像美林證券就曾經先在奈及利亞買下安隆擁有的三艘油輪,五個月後,再由安隆買回,藉此美化安隆的海外營收。

質疑媒體

同流合污,棄守監督

被視為第四權的媒體,不知道是「無知」,還是同流合污,在整個安隆案中,也淪為編織「國王新衣」的假裁縫。

《財星》雜誌(FORTUNE)從1996到2001年連續六年把安隆評為美國最有創意公司;《金融時報》也於2000年頒給安隆「最大膽的投資成功決策獎」。

安隆高層還特地在媒體前,安排一位把退休金存入安隆帳戶的女員工,借她的嘴,表現員工對公司前途的信心。

2001年,在安隆宣布破產當天早上,這些安隆員工只有不到30分鐘時間,到辦公室搬走自己的個人物品。許多工作20∼30年的員工,因為把退休金存入公司開立的優惠存款帳戶,最後卻連一毛錢都拿不回來。

最早戳破安隆那件國王新衣的人,反而是《財星》的一名小記者麥克連(McLean)。她只問一件原本大家都要問的問題:安隆是如何獲利的?簡單一句話撼動了安隆高層,法斯陶當面警告她:「不要讓我下不了台。」

美國有200年的三權分立制衡政體,有100多年的會計師事務所、律師事務所、銀行和媒體,仍然發生了安隆案。如此一來,台灣能逃過「安隆風暴」嗎?

本文出自 2006 / 05 月號

35歲的退休進行式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