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55歲退休/婦運戰將苗栗南庄做保育 施寄青:陶淵明的夢 是很昂貴的!

文 / 林孟儀    
2006-05-01
瀏覽數 28,350+
55歲退休/婦運戰將苗栗南庄做保育 施寄青:陶淵明的夢 是很昂貴的!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大前年,以58歲年華,穿著泳裝展現傲人減肥成果的婦運戰將施寄青,引起媒體一片驚呼喧嚷;前陣子,再度現身幫兒子段奕倫的得獎動畫片站台後,便又從台北銷聲匿跡了。

很難想像,向來語不驚人死不休的施寄青,2002年從建國中學退休、同時卸下婦運戰袍後,選擇隱居在苗栗南庄鄉的密林深處。

清晨,施寄青依約到鄰居家中共進早餐,喝著七種蔬菜打成的精力湯、吃著豌豆苗手捲,看著窗外煙雨濛濛中的碧樹青山說,「我中了中文系的毒太深了,在我內心深處,陶淵明的生活,是我要的浪漫,也是我終極希望過的生活!」

現在的施寄青,言詞依然犀利直接,但卻多了幾分自在喜樂。

「我的人生很獨特,」施寄青幽幽地說。出生於青島豪門,八歲時遭逢國共內戰,家道中落,施寄青來台灣待過孤兒院,被收養後住過大龍峒、臨江街等地貧民窟。

婚後,施寄青面臨丈夫外遇、還陪妹妹打了三年家暴官司,因而創辦晚晴協會,扛著女權大旗,投身婦女運動。

「想尋找桃花源,是因為心理上的疲累吧!」施寄青遺憾的是,因為家庭與個人際遇,始終沒辦法實現陶淵明之夢。

藉演講走全台,找桃花源

直到退休前10年,當時才45歲的施寄青就藉著一年高達200場演講的機會,開始全台灣走透透,踏遍每一寸台灣土地,尋覓退休後的落點。

不改毒舌本色,施寄青一一評點台灣各縣市缺點:「台中以南不考慮,天氣太熱;台東、花蓮地震颱風太多;宜蘭雨水太多、台北縣有三座核能電廠;新竹、桃園太擁擠;南投的好山好水,都種了檳榔樹,921之後,又是台灣最早掛掉的地方,所以請你告訴我還剩下哪一縣呢?」

近年來苗栗南庄,已成為不少人布局退休的理想夢土,而在施寄青心目中,這也是台灣最後的一方淨土。

就在退休那一年,施寄青便看中南庄早年採礦、還堆放著廢棄礦渣的貧瘠荒地,前有竹林、油桐花綠蔭夾道,後依傍著溪流,近4000坪土地當時每坪只要1000元。

喜歡挑戰的施寄青,不顧別人笑話自己頭殼壞去,決定化腐朽為神奇。

如今,這片荒煙漫草經過施寄青巧手改造,蓋起了淺灰色的日式住宅,庭院裡種菜、還花了上百萬積蓄,種了國寶級的檜木、肖楠;但礙於名人身分,住宅外則築起鐵絲高牆,隱沒於樹林中。

「這塊地相當於六個永康公園,目前我還沒走遍每一寸土地,因為很多地方是密林,不想打草驚蛇,」她語帶得意地表示。

鄉居大不易,沒有星巴克、大賣場,幾次颱風,更曾經阻斷南庄對外聯絡道路;但是施寄青自認,精神愉悅度是「滿分」。

生活清閒規律,百病全消

現在她過著沒電視、不看報紙、雜誌、不上網,甚至只裝答錄機,不主動接電話的日子。

每天清早,施寄青練完氣功「自發功」後,就和鄰居一起用早餐,白天看書、寫作,下午在院子裡蒔花種菜,勞動個4、5小時;晚上經常不吃晚餐,9點多就上床睡覺。

清閒規律的生活,讓退休前全身浮腫、高血脂、高膽固醇、高血醣,長年伏案寫作的脊椎毛病,以及更年期後因精神官能症容易驚慌,幾乎宣告「報銷」的身體,都獲得緩解,連心靈上都找到了安寧。

「我這一代很辛苦,上須奉養遭逢戰亂、教育程度不好、謀生能力差、很早就被急速變動的社會所淘汰的父母,下有背負著更大社會壓力的子女;做了半生職場戰士,很少觀照自己內心世界,到老了應該重視的是心靈,」施寄青有感而發。

早年搞婦運,退休做環保

但其實,自認「恰北北」(很兇悍)的施寄青,就算住在荒山野嶺中,想要修養身體、頤養天年,卻也還是很「活躍」。

早年搞婦運的施寄青,現在退休了,還是在搞「運動」,帶領一群同樣做著陶淵明大夢的新移民們,進行社區營造、生態保育運動。

施寄青發起的侏儸紀故鄉營造協會,除了推廣山林生態保育、舉辦賞螢火蟲活動;5月份她還要聯合鄰居出書,聲討欺負退休新移民的地方政府、惡質謊騙土地合法的房仲業者,與破壞山林生態的惡鄰居們。

「我還是那個個性,自己受害,不希望別人受害!」沒想到下鄉還要搞運動,可見鍥而不捨、周旋到底的那個施寄青還在。而且對於身為南庄新移民的精神領袖,根本就是舍我其誰、甘之如飴。

致力於幫助新移民與舊社區融合的施寄青,之所以不願輕易棄守桃花源,她直率地大笑說:「我已經花太多錢在這裡啦!」

早年,上有父母時,還自掏腰包養了一個社會運動,晚年,投資兒子動畫公司500萬元;很會賺錢的施寄青,現在存款不超過10萬元。

準時55歲退休的她,每個月領到的月退俸,不到4萬元;退休後寫書的暢銷版稅,還每年捐出30萬元給希望工程。

靠文學、藝術,老來不寂寞

「我的人生經驗是,理財是沒有用的,一旦有戰爭,一切都會歸為泡影,所以我在乎的是當下,」幾經人生起伏的施寄青坦言,「我沒有什麼退休的理財布局,我是身無分文!」

想了想,施寄青又很俏皮地補了一句:「我投資小白臉!」

過去,對建中許多貧困學生們伸出援手的施寄青,現在很成材的「兒子們」回頭反哺,三不五時孝敬她。所以,施寄青領的「老人津貼」,比退休俸還要多!

觀察到嬰兒潮下鄉當新移民的風氣,施寄青掐指算算,鄉居生活要有品質,土地、建屋加上日後生活費,好歹也得準備個600萬、1000萬。

「陶淵明的夢,是很昂貴的呀!」施寄青高聲地強調,鄉居門檻不低。

除了財務門檻,施寄青認為,文學、音樂、藝術素養,是老天的眷顧,也是老來不寂寞很大的原因。「畢竟生命應該浪費在美好的事物上,但,不包括男人!」她不意外地補充。

眺著南庄春雨過後的遠山,「我人生最美好的時光,終於出現了!」終於當成現代陶淵明的施寄青,心滿意足地笑著說。

本文出自 2006 / 05 月號

35歲的退休進行式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