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當人必須一夕間成長十歲時....

文 / 宋秉忠    
2006-02-01
瀏覽數 26,800+
當人必須一夕間成長十歲時....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做為家中最小的兒子,丁廣鋐從小不愛念書、衝動、外向,個性剛好跟內向、喜歡沈思、會念書的哥哥丁廣欽相反。

父親過世後,丁廣鋐兄弟有長達六、七個月的時間,每天只睡兩小時。環境逼著他成長,更快像父親一樣。

因此,在一年前,長輩都說,丁廣鋐加上丁廣欽等於一個丁善理;一年後,長輩卻說,丁廣鋐加上丁廣欽等於兩個丁善理。

父親過世也讓丁廣鋐在最短的時間裡,嘗遍人生百味。

小時候,在林森北路換公車時,看到警察在十字路口站哨,丁廣鋐總會跑上去,模仿警察指揮交通;當時,在他的心裡,警察就是正義的化身。

但是在父親過世後,檢察官先是大舉搜索,然後又要繼續調查丁善理所涉及的「淘空案」,這讓丁廣鋐一度對司法失去信心。

父亡,是上帝要我站起來

就在父親出事當天,有人就跑去跟中央貿開的聯貸銀行說:「丁家已經沒有大人了。」

而當丁家上下正忙於張羅丁善理喪事之際,便有銀行找上門,要求增加擔保品。不過,丁廣鋐和哥哥斷然拒絕要求,讓對方嚇了一跳。

丁廣鋐回想當時情景,既然對方放話說「丁家已經沒有大人了」,他就要讓對方見識一下「丁家的大人」。他也在這一瞬間明白到,過去三十二年的成長,似乎就是等待這一刻的來臨,「時候到了,上帝要我站起來。」

接著,替中央貿開辦理台灣商業登記、啟動新聯貸案、說服越南政府准許利潤匯出等連串棘手的工作,讓丁廣鋐感覺是在與時間賽跑,也讓他在短短一年內,彷彿多了十歲。

過去那個經常笑、也常逗身旁人笑的丁廣鋐,現在有了一個代表家族責任的職稱:中央貿易開發公司副董事長。如今,只有從「眼睛老是瞪得比眼鏡還大」的臉上,才能找到往日那個不知愁滋味的大男孩。

對於人性,丁廣鋐卻有另一番體會。雖然不斷有阻撓,但是每當遇到過不去的難關時,全家一起禱告,第二天就必定有天使出現。

父蔭,不是財富是人情

許多受過丁善理恩情、瞭解丁善理為人的朋友,在丁家最困難的時候伸出援手。有些人甚至連丁廣鋐都不認識。他們留下電話說:「有什麼需要告訴我,我要報答丁善理。」這讓原本忿忿不平的丁廣鋐,對世界有了另種體認。

在父親過世之前,丁廣鋐自覺別人對他的認知,不外乎「一個不少人都認識的人」「成功的企業家」「會賺錢」。

但在那天之後,丁廣鋐認為,人生不需要太計較、賺錢不重要;人生的目的是在幫助人,做生意賺錢只是手段、過程。

以前,父親在世的時候常講這些話,只是丁廣鋐並沒有太注意。

因此,當辦完父親喪事,丁廣鋐立刻陪同母親前往越南,繼續推動父親生前想在越南蓋一所「建中級」高中的心願。

丁廣鋐在危難時受到「父蔭」,那不是財富,而是人情。現在,丁廣鋐也為他剛來到人世的下一代,預做「父蔭」,同樣的,那也不是積財,而是積德。

人生應變術

1.人生總有風雨,家是永遠的避風港。

2.一天有白天、晚上,人有好人、壞人,永遠不要懷疑:天使一定會出現。

3.危難是成長的激素,更大的危難,更快的成長。

4.為子孫積德,更勝於為子孫積財。

本文出自 2006 / 02 月號

新塞翁學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