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陳一誠光之舞藝團團長-看不到世界,看得到創意

文 / 宋秉忠    
2006-02-16
瀏覽數 20,650+
陳一誠光之舞藝團團長-看不到世界,看得到創意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在一般人的觀念裡,盲人連走路都需要人攙扶,沒聽說盲人還可以跳舞、走秀。

但是2001年,一群視障者出現在服裝秀的舞台上,接著,國內第一個完全由視障者組成的「光之舞藝團」誕生。2002年,舞團獲得文建會頒發的舞蹈「藝術創作組」優選獎。

從此,舞團的邀約不斷,大眾也發現,盲人除了按摩之外,也可以靠肢體表演維生。

乍見團長陳一誠,會覺得他不太像盲人。上臂壯碩的二頭肌、黝黑的臉龐,與多數盲人的癡肥蒼白形成強烈對比。一般盲人跟你講話,眼睛卻看向另一邊,但陳一誠卻是會「盯」著你看。

失了雙目,失去生命樂趣

十九歲,正要開始享受青春人生的陳一誠,一下子掉到黑暗的深淵,想到未來還有漫長的路要走,陳一誠對於生命的樂趣就一點一滴地流失。

有段時間,陳一誠已經用錄音機把遺言錄好,打算從住處的三樓頂跳下去,唯一的牽掛是捨不得父母。

哪裡都不去,就這樣,陳一誠在家裡的頂樓關了幾個月。直到有一天,他想到頂樓前的陽台,門一打開,陽光就射進來,憑著僅存的光覺,陳一誠感覺到整個房間頓時亮了起來。

一個念頭在這一瞬間鑽進陳一誠的腦筋:如果不打開門,不跨出門檻,怎麼能見到光明。

目盲,卻讓身體更靈敏

在盲人職訓所裡,陳一誠學會電腦打字、按摩,但是他發現,隨著電腦愈來愈圖像化,盲人能發揮的空間就愈來愈小,因為要與正常人溝通,視覺表現是最重要的。

終於在2001年,在參與規劃第一屆「視障模範母親表揚音樂會」時,陳一誠有了第一次實現理想的機會,在歌唱、樂器彈奏之外,他找了一群視障朋友,排演了一場名為「勁爆一族」的動感服裝秀,造成轟動。

知名的視障女聲樂家朱萬花適時伸出援手,找經費、找舞蹈老師,幫助陳一誠等人組成第一支全部是視障者的舞團,並在她的演唱會中伴舞。

舞蹈為陳一誠帶來生命之光,但盲人習舞要比正常人花上更多的時間,老師擺一個姿勢,陳一誠要靠手一個一個關節地摸;特別是身體跳動時,常一不小心就撞到東西,身上青一塊紫一塊,已是家常便飯。

但是練久以後,陳一誠對於未知的空間有更多的掌握,碰撞少了,身體反應比以前靈敏多了。這些感覺是其他盲人所陌生的,而陳一誠卻有,而且從中得到樂趣。

人生應變術

1.不推開門、不走出去,怎麼見得到光明。

2.有人吃片餅乾就雀躍不已,有人整天鮑魚、魚翅還不快樂。

這就印證「知足常樂」的道理。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