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

走出台灣的路─杜拜的成功 不靠石油,靠開放

文 / 宋秉忠    
2005-12-15
瀏覽數 30,050+
走出台灣的路─杜拜的成功 不靠石油,靠開放
Line分享 articlefont

杜拜面積三百八十平方公里,只比台北市大三分之一,但九成是沙漠。人口只有一百零二萬,大約是台北市的三分之一。

但是近十年,杜拜經濟每年平均成長12%,與中國大陸不相上下,而且平均國民所得超過2萬5000美元。雖然身處中東的回教重地,但第一次到杜拜的旅客很少會感覺進入一個回教世界。

回教禁止賭博,但就在杜拜機場裡,花個新台幣1萬元,就能買到彩券,最高獎金100萬美元;如果財力不夠,可以花個新台幣5000元,抽勞斯萊斯轎車;再不行,花個新台幣1000元,可以抽哈雷機車。

進了五星級飯店,非回教的旅客甚至可以享用回教所禁止的豬肉及酒。

兩岸無法三通是因為「一個中國」的爭論,但對於杜拜這樣一個回教國家來說,為了爭取外資,開放彩券、喝酒、吃豬肉所造成的衝擊,可能不下於「一個中國」。

石油原先是杜拜最主要收入,但隨著油源的逐漸枯竭,杜拜必須另謀生路。而在改造的過程中,1971年獨立後的兩代杜拜領導人展現了非凡的遠見和擔當。其中又以杜拜王儲兼阿拉伯聯合大公國國防部長穆罕默德‧瑪可通(General Sheikh Mohammed bin Rashid Al Maktoum)最具改革魄力。

用遠見「冒險」的王子

1949年出生的瑪可通,只比陳水扁總統大一歲。從小,身邊的人就覺得他「老是在動,在玩,在冒險」。1995年,他被長兄任命為王儲。做為一個接班人,瑪可通當時表示,「我有遠見,要看到未來的二、三十年。我要和過世的父親一樣:我看,我觀察,我決定,我快速前進,全力投入。」

「全力投入」正是瑪可通一貫的作風。

1971年,瑪可通出任大公國國防部長,當時他只有二十二歲,是全球最年輕的國防部長,在隨後不到十二個月的時間內,他卻成功地處理以巴戰爭和杜拜機場劫機案,建立他在大公國和中東的聲望。

1977年,他受命管理杜拜機場,即主張發展航空及旅遊業,對所有外國航空公司開放杜拜的天空。現在,杜拜機場有一百零六個航線飛往世界一百六十個機場。全球第十八大貨運機場的杜拜機場,去年成長速度居全球第三。

1985年,負責規劃傑貝阿里(Jebel Ali) 自由貿易港區時,瑪可通更是大膽投入,興建世界上最大的人工港。自由貿易港區負責人回憶說,對於興建計畫,瑪可通只有一句話,就是事情要簡單化,也就是讓港區的基礎建設是最好的,如此才能提供好的服務。

1987年前後,接連發生以色列入侵黎巴嫩和兩伊戰爭,當周邊國家的皇室都把資產移往歐美避險時,瑪可通家族卻不斷增加在杜拜的投資,強化基礎建設,此舉不但穩定杜拜的經濟,同時也奠定杜拜今天成功的基礎。

國營企業交給外國人管

人才是一個國家發展的關鍵,杜拜只有一百多萬人,但七成是外國人。瑪可通打破國籍的迷思,大膽引入外國管理人才。像杜拜最重要的國營企業杜拜鋁業和阿拉伯聯合航空都交給英國人管。

去年阿拉伯聯合航空營收達到49億美元,獲利達到6億4000萬美元,成為僅次於新加坡航空,全球第二賺錢的航空公司。

遠東集團董事長徐旭東,也曾經在阿拉伯塔酒店(Burj Al Arab,船型旅館)遇到以前在遠東飯店工作過的英國公關經理。

杜拜每年5到10月平均氣溫超過攝氏37度,9到10月氣溫有時甚至達到攝氏50度,國際旅客是望而卻步。

但留學英國的瑪可通深知國際行銷策略。像阿拉伯塔酒店剛開幕時,他找來球王阿格西在旅館屋頂的直升機停機坪打網球,然後對媒體宣布:這是全球最高的網球場。

為了炒熱1995年開始的購物節,瑪可通辦了全球獎金最高的世界盃賽馬會,總獎金400萬美元,冠軍可以獨得240萬美元。

至於1到3月的購物節期間,國外旅客只要在杜拜訂旅館,旅館方面就可以代辦落地簽;相形之下,沙烏地阿拉伯只允許商務簽證,單身女子除非有父兄陪伴,否則根本無法入境。

為了確保觀光客在購物節期間能買到真正便宜的商品,杜拜還成立了專門委員會,接受顧客的投訴。一位台灣外交部官員就在購物節期間,以新台幣5萬元買到原價7萬元的外國名錶;一條在台北要價2000元的絲質領帶,在杜拜只要500元。

當先驅者或追隨者?

杜拜曾於1999年宣布一年內建立「杜拜互聯網城市」,結果一年內果然吸引一百多家外商註冊,其中包括微軟、甲骨文、康柏等知名業者,吸收7億美元外資。

1999年3月,杜拜政府又宣布十八個月內完成E化政府,結果也如期完成,杜拜因此成為全球第一個網上政府,所有公務接洽全部可以透過網路完成。

回顧過去的改革歷史,瑪可通曾表示,「一個人可以有兩種選擇,當追隨者或是採取主動,我最希望的是當先驅者。」

台灣政府也看到杜拜發展自由貿易港區的成就,行政院在「自由貿易港區設置管理條例」立法說明就提到,像杜拜這樣的自由貿易港,全球有六百多個;隨著兩岸加入世界貿易組織,彼此往來必定日趨頻繁。如固守隔離立場,將使外商望之卻步,故兩岸間貿易流通之自由,應是設置自由貿易港成效之關鍵因素。

但由於三通遲遲未定案,即將在年底運作的中正機場自由貿易區,原先規劃兩百家進駐廠商,現在只有十二家表示願意進駐。

在全球化的大浪潮中,台灣究竟要當追隨者,還是當先驅者,考驗著執政者的智慧。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