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音樂劇更老少咸宜

文 / 劉家渝    
2005-07-01
瀏覽數 16,900+
音樂劇更老少咸宜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過去只能前往國外朝聖音樂劇的台灣觀眾,今年卻大豐收,從上半年創下票房佳績的《鐘樓怪人》到明年1月未演先轟動的《歌劇魅影》,短短十個月,四齣音樂劇,把今年稱為台灣音樂劇年,一點也不誇張。

兩年前,韋伯(Andrew Lloyd Webber)筆下的《貓》劇在SARS強大威脅下神勇闖關,在國家戲劇院刷下連演二十一場,票房百分百的超級紀錄。此一創舉,正式拉開台灣表演藝術市場音樂劇的新戰線。

《貓》劇第二年在城市舞台捲土重來,成績依舊亮眼;韋伯最受矚目的重頭戲《歌劇魅影》,也在同時召開了盛大的簽約記者會,確定即將來台;緊接著,《真善美》也正式開唱,台灣音樂劇市場瞬間邁入戰國時代。

音樂劇的誕生,可追溯到十九世紀西方舞台,當時除了傳統的古典歌劇如日中天之外,喜歌劇、輕歌劇亦開始逐漸盛行,輕鬆詼諧的表演型態與通俗易懂的旋律曲調,迅速虜獲了都會男女的心。跨入二十世紀,更大膽混搭了各類型舞蹈、馬戲、雜耍、詼諧短劇、爵士樂……等等,多重混血的結果,終於誕生出二十世紀表演舞台上最耀眼的漂亮寶貝——「音樂劇」。

創造20世紀的精采神話

二十世紀中期後,在多重藝術創作與舞台科技盡情結合下,音樂劇閃耀出前所未有的光芒,紐約百老匯與英國倫敦西區分別成為歐陸與美洲兩大分庭抗禮的音樂劇重鎮,製造出無數令人回味無窮的華麗作品。1980年代起,韋伯與旬伯格(Schonberg)更以《貓》《歌劇魅影》《西貢小姐》《悲慘世界》開創出巨型音樂劇的新時代。

這一波集流行性、綜合性、經典性與商業性的洶湧波濤,不僅讓觀眾如癡如醉,更獲得商業上巨大的成功。它們足跡遍及世界各大城市,連演十多年不足為奇,除了可觀的票房收入之外,衍生出的影音產品、紀念品、logo專利授權等商機更是驚人無比,為文化產業領域創造出了二十世紀最精采迷人的神話。

大銀幕讓音樂劇如虎添翼

然而真正讓音樂劇躍升為世界運動的最主要關鍵,首推它與好萊塢電影工業的結合。《真善美》《國王與我》《屋上提琴手》……,都是透過大銀幕,成為大家耳熟能詳的作品,台灣的情況更是如此。今年1月推出的韋伯《歌劇魅影》電影版,男女主角既非明星卡司,更沒有好萊塢電影一向引以為傲的明快節奏或驚險動作場面,但光在大台北地區就創下了5000萬元票房,成績遠遠超越當年妮可基嫚的《紅磨坊》,甚至直逼全球人氣電影《星際大戰Ⅲ》。

迎接7月,請來百老匯版的《芝加哥》。《芝加哥》早在1975年即轟動紐約及倫敦,當年並曾獲得十一項東尼獎提名,可惜後來全部摃龜。二十年後重出江湖,1997年於百老匯推出重演版,一雪前恥奪下包括最佳男女主角、導演、編舞、燈光與重演音樂劇等六項東尼獎,更抱走1998年葛萊美獎最佳音樂劇專輯。而於倫敦推出的舞台版,也奪下奧立佛獎最佳音樂劇製作獎。

《芝加哥》走社會寫實路線

不同於其他音樂劇的夢幻浪漫,《芝加哥》走的是社會檔案式的寫實路線與極簡強烈的舞台風格,主題一路從謀殺、貪婪、墮落、暴力、剝削、通姦到背叛;舞台則以強烈的黑白對比色彩為主,連一向隱身於舞台下的樂隊,都被拉到黑背景前的白色舞台上。開場歌曲《爵士天堂》,更被翻譯成九種不同的語言在全世界演唱,連1997年美國柯林頓總統的就職大典上都演奏了這首歌。芝加哥女子監獄中兩位殺夫女犯現實火辣的故事情節,似乎讓全世界都著了迷。(作者為國立中正文化中心行銷部經理)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