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Richard Lyons:人民幣應朝一籃子貨幣發展

文 / 高聖凱    
2005-07-01
瀏覽數 9,400+
Richard Lyons:人民幣應朝一籃子貨幣發展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去年12月走馬上任的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商學院代理院長Richard Lyons,不僅蟬聯六屆年度最佳教授頭銜,更長期擔任美國聯邦理事會與世界銀行的外國貨幣政策顧問。

貌似明星李察吉爾的他,談到亞洲經濟前景的時候,神情總是眉飛色舞,他認為,亞洲經濟出頭的日子將來臨,勢不可擋。但他也指出,大陸當局長期若不調整人民幣匯率,將嚴重影響經濟體質。

Q:美國政府全面呼籲人民幣升值,你如何看待人民幣匯率未來的發展?

A:我認為人民幣在明年以前應該不會做出升值動作。理由有兩點:首先大陸的通貨膨脹現象持續,通膨成長率遠比美國快,代表經濟發展活躍,維持低匯率將有利於大陸與美國等地的貿易競爭力。

打個比方,國家整體經濟競爭力若是條橡皮筋,低匯率政策就像橡皮筋的一端不斷被往外拉,若通膨不斷升高時,橡皮筋的另一端卻是往內縮,正好抵消匯率貶值的壓力。

若問人民幣是否被低估,我的回答是肯定的,但這是大陸當局為求出口競爭力刻意壓制的結果,短時間內難以改變。

此外,根據我與許多大陸經濟學者的討論,我們都認為大陸政府對於美國政府的要求往往反其道而行。這背後可能有許多超乎經濟的考量,但是我相信當美國呼籲人民幣應升值,大陸當局會能拖則拖。

所以,如果你問我未來一年內大陸人民幣會不會升值,我會回答「不」。但若你問我未來三年內人民幣是否會調整,我的答案是肯定的。

Q:在這樣的趨勢下,我們又該如何看待美元走勢?

A:關於美元匯率的趨勢,我認為有兩股力量在左右美元匯率的走向。從負面的角度觀察,美元的動向往往與美國對外的貿易赤字比例有所關聯,赤字愈大、匯率傾向走低。

現在美國的貿易赤字逆差大約維持在GDP(國內生產毛額)的6%~7%,比例相當大。美元走強或續貶,關鍵在於美國政府未來五年能否降低高比例的債務,我認為會很辛苦,若是放長遠看二十年,我相信美國有機會改善。因此,我認為未來三到六個月、甚至一年之內美元情勢並不樂觀,仍可能走貶。

但另外一個角度的觀察正好相反,目前美國聯邦公開市場操作委員會(FOMC)已將聯邦基金利率從1%調到3%,這是引導資金回流、刺激美元升值的利多消息。我預期未來四次的委員會議中還將陸續升息,調升至4.5%應該沒問題。至於4.5%以後,調升的空間還有多少,我沒有答案,但持續升息是趨勢,這將有助於美元走高。

美元升值的動力取決於美國未來的通貨膨賬變化。如果美國維持每年2%~2.5%的通膨率,經濟活動持續成長,美元自然受到刺激而日趨攀升。

Q:亞洲其他國家的貨幣匯率又應該如何因應人民幣的變化?應該緊盯,還是交由市場機制決定?

A:這是個好問題。貨幣應由市場機制決定,還是緊盯其他國家變動,一直是現在財經學界討論的焦點。從各國政府的態度與學者分析總結而言,當人民幣升值時,各國傾向選擇一籃子貨幣策略,也就是人民幣、美金與歐元比例各占三分之一,以平攤風險。

我認為一籃子貨幣政策是大陸未來貨幣政策必須考量的重要方向。大陸不能再局限於國內觀點、生產競爭力導向來決定貨幣匯率,必須將進口成本與國際商業關係等因素都考慮進來。

長期來看,人民幣匯率若不做調整,大陸經濟體質會出現嚴重失衡問題。

Q:你也是亞洲家族基金的主席,你對於亞洲經濟的前景看法如何?

A:我目前是美國財經政策期刊的董事會成員,此外我也是Matthews家族亞洲基金的主席,金額約35億美元,但我不負責操盤,只掌管基金評鑑與成效。我的個人動產當中,有20%投資在亞洲,原因就在於我十分看好亞洲的經濟前景。

儘管近年來大家發現,大陸經濟發展受到政府有計畫降溫,但我認為長遠來看,大陸窮了這麼久,經濟一旦從封閉到開放,商業行為徹底解放,這股賺錢的成就動機能量將難以抵擋。

未來十年的全球商業創新活動與經濟成長重心,無疑將落在亞洲,我對亞洲基金的看法是長期持有,總歸一句話:buy and hold(加碼並長期持有)。

Richard Lyons小檔案

●現職: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商學院代理院長

●出生:1961年

●經歷:美國經濟研究部副研究員、美國財經政策期刊董事會董事、Matthews Asian Funds主席

本文出自 2005 / 07 月號

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傳產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