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謝長廷 給城市希望,做地方伙伴

文 / 刁明芳    
2005-07-01
瀏覽數 10,750+
謝長廷 給城市希望,做地方伙伴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Q:你在高雄市的施政,獲得最高等級五顆星的施政滿意度,高雄市民也自認是過去近三年來進步最大的城市,你認為主要原因何在?

A:我想主要是因為我們解決了市民長年的沈痾,同時帶給市民未來的希望。

從沈痾來說,一是高雄自來水的問題,二是污染問題,如河川污染,這些過去市民最為詬病的,我們一一加以解決。

我也給城市帶來希望,爭取到國內外的大型活動,如2009年的世界運動會、高雄燈會等,這都是高雄的驕傲。而捷運、巨蛋的開工,以及體育園區的規劃,也都帶給市民對未來生活的憧憬,我想這是很重要的。

Q:你如何領導市府團隊,讓市政有明顯績效?

A:一個目標明確,有效率且熱情的團隊,以及可行的策略,缺一不可。

首長的個人風格可能很不同,但我覺得「承擔」很重要。領導人要替下屬承擔責任,下屬做事才能無後顧之憂,所以我當政務官,很多公文、責任我都承擔下來,自己還被法院移送好幾個案件。我做裁決也很明快,不能讓下面的人無所適從。

用人我主要的考量是「互補」。因為我長得比較難看,所以都用比較帥、比較有能力的人。我希望給同仁成就感,這樣他們就會有熱情。

就政府的運作來說,府會不和諧,很難做事,而且耽擱了人民的權利。府會的和諧相處,需要時間,也需要誠懇。我在當市長時,常告訴議會,當府會互相攻擊時,市府的形象與滿意度降到25%,議員也只有18%,讓他們體會和諧的好處。

現在行政院與立法院也是要解決和諧的問題。我認為大概一年內會解決,而且也一定要解決,不可能長期這樣。現在兩院的滿意度都很低,立法院大概20%,行政院也好不了多少,其實兩方和諧,對彼此都有利。

Q:從高雄市長升到行政院長後,你在心情以及作法上如何調適?

A:因為我來自基層,比較瞭解基層的需要,所以我知道,中央是扮演協助的角色,與地方發展伙伴關係。

中央掌握資源,當我們知道地方有些什麼事情不能做,我們就要去協助。如果中央只顧做自己的事情,地方只能配合,這麼東做一點、西做一點,對地方發展也不好。例如我現在推出「新社區六星計畫」,要把中央很多計畫落實到社區去做,就是兼顧到地方的發展。

Q:有高達十七位縣市長都表達,財政困難是他們施政的最大阻礙,你認為中央應該如何協助?

A:最近幾年來國內公共投資急速降低,而民間投資卻沒有等比例增加,造成我們的GDP沒有辦法成長,所以我們準備更加鼓勵BOT。不只發給獎金,同時還提供1%的金額給地方政府自由運用,這是一個很大的誘因與改變。我們打算今年做到新台幣1000億元的BOT案。

中央政府現在也設法幫忙地方做許多事情,例如行政院現在提出八年800億元「水患治理特別條例」, 也是要協助地方,解決淹水的問題。

Q:本刊的民調顯示,民眾普遍認為中央政府的資源多放在民進黨執政的縣市,你如何看待民意的反映?

A:民進黨執政的這幾年,大部分的資源還是放在北部。例如中部科學園區位在台中縣市,非民進黨執政的地方;竹科也不是。

現在中央對地方大部分的補助都是競爭型的計畫,也就是地方政府自己要提撥部分的經費或者有效率的執行,中央才會同意撥款。

例如「城鄉新建設」的計畫補助,第一回合是各個地方都有獎,但有些縣市無法在期限內執行完成,時間一到,中央政府就把經費收回去了。在我任內,高雄市準時完成了,就有機會接下第二梯次的計畫。這除了執行力之外,地方政府要取得公共建設,也要有一定的配合,像配合款,以及解決人民的抗爭等,要不然中央政府也不敢給錢。

Q:調查也顯示,民眾最希望地方政府加強治安,中央和地方政府要如何攜手打擊犯罪?

A:治安是全國統一性的問題。治安不好的原因很多,但是我想中央政府要負一部分的責任。

過去有些政策是錯誤的,例如過去五年,警專只收了一百多位的新生,近乎停擺的招生情況,是因為政府低估了每年會有一千名警力退休,再加上週休二日,造成警察每個月減少的班次多達數百班。

所以到今天,警力的預算名額缺了差不多七千八百個,尤其刑事警察嚴重不足,這只是預算內的缺額,還不包含增加編制的名額。

警力的不足是造成治安急速惡化極大的一個原因。我們現在也不可能一次補足所需警力,只好慢慢調整。大概這批調整的人力要到今年10月才能夠上路。

但有些事情是地方政府必須努力的,例如地方警力勤務的落實,另外警察的指揮系統也有些問題。今年以來,發生的所有綁架、勒索等大案子,都破案了。這一點對於治安是有些幫助的。至少,破案就是最好的預防了。

我認為,未來逐步把警力補齊,提高士氣,對於治安是有正面效果的。

(刁明芳採訪,林美姿、萬敏婉整理)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