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總編輯INTERVIEW─國民黨主席 連戰:共榮互利,邁向共同市場

文 / 刁明芳、宋秉忠    
2005-06-23
瀏覽數 11,800+
總編輯INTERVIEW─國民黨主席 連戰:共榮互利,邁向共同市場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在全球鎂光燈的閃爍簇擁下,連戰的「和平之旅」,跨越了兩岸長達五十六年的分裂分治,北大的精采演說,更將個人聲望high到從政以來的最高點。但他本人總結此行最大收穫,是帶回了彼岸領導人首度對「兩岸共同市場」的正面回應。

「台灣比世界瞭解大陸,又比大陸瞭解世界,」在上海針對台商鄉親的演說中,連戰一語道出眾人的心聲和兩岸的相互依存:台商有超過百萬人居住在大陸,500億美元在大陸投資,對彼岸出超450億美元,對大陸(含香港)出口占總值37%,然而兩岸的政治定位和經貿定位,卻是背道而馳。

面對大陸已經成為世界第六大經濟體、第三大貿易國、外商投資全球第一及美國之外全球經濟成長的另一主要引擎,連戰十分憂心,在這波經濟成長的洪流下,彼岸大可輕易地從其他國家取得資金和技術等生產要素,台灣再不適時加入,終將錯失機會,逐漸喪失競爭力。

尤其五年後,中國大陸辦完奧運會、世博會,東協自由貿易區及東協加三逐漸形成後,兩岸關係仍未獲改善,台灣遲早會成為一個被「邊緣化」的孤島。

「兩岸合作,賺世界的錢,有什麼不對?」連戰在北大的呼籲言猶在耳,這兩天已經看到多位重量級的台灣企業家,魚貫出現在北京的「財富論壇」上。一位台商肯定連戰的破冰之旅,領頭跨過了兩岸關係最大的鴻溝,走出了一條新中間路線。

Q:這趟和平之旅最大的收穫是?

A:共同發表了新聞公報。我把它歸類為四個方面:

第一是和平的協議跟軍事安全互信的機制,在從前都是我們單方面講而已,但這一次是大陸正面做了回應,雙方面對面共同做了承諾,我覺得這個意義非常重大。

第二,希望兩岸能推動共同市場。

這是一個最大的帽子,有一個很大的架構,因此也有很大的一個彈性。

一般來講,雙方面的經濟架構,都是從排除貿易障礙開始,進入關稅的降低跟豁免,然後再進入生產要素的自由流動:包括人員、貨物、資金;接著再進入資訊、技術的自由流動。

然後進一步達到共同制定產品規格,但這涉及認證,乃至於貨幣的統一,甚至再進一步,可以達到財政、經濟、政策的整合。兩岸不可能一步到位,就像歐盟也是經歷了鋼鐵聯盟、單一市場、統一貨幣,前後花了五十多年,才有今天的局面。

說真的,要簽FTA(自由貿易協定),是國與國的關係,大陸有顧慮;CEPA(更緊密經貿關係安排),一國兩制,台灣內部意見也很分歧,現在弄一個共同市場,它可以「裝」所有應該要的東西在裡面,也可以不「裝」彼此不要的東西。這可以說是對方很大的一個讓步,可惜回來之後,政府沒有結論。

第三,國際空間主要是談WHO(世界衛生組織),大陸的意見也很明確,這是需要雙方面來談判、協商。我們這裡很擔心CHINA TAIWAN的名稱會有矮化的問題,我認為這件事情政府可以去談,對不對?有問題,可以去談啊,亞銀、APEC哪一個不是這樣談出來的?但前題是,你是以參與為目標,還是藉這個議題做政治操弄?

第四,在兩岸對等談判還沒有建立以前,國共兩黨先建立平台。這個平台分兩部分,一是和平論壇,一是經貿文化論壇,每半年開一次會,見一次面。我們希望黨以外,文化、教育、工商、企業相關的學者專家,都可以藉由這個平台,協商具體的問題,再透過立法院或政府加以推動。

Q:2001年,蕭萬長曾建議成立「兩岸共同市場」,對方反應冷淡,這次為何轉變?

A:我就是跟他們講得很清楚,我們需要一個經濟的機制。我講得非常坦誠,一般國家是透過經濟部長會議來談,兩岸行嗎?不行。國民黨可以弄一個平台,在沒有辦法對話的時候,先利用這個平台來推動。我跟他(指胡錦濤)很坦誠地交換意見。

第二點,我跟他說,你現在不弄一個大帽子,台灣跟人家簽FTA,都是STATE to STATE(國家對國家的關係),你能幫助嗎?你不會幫助。那CEPA台灣又不要。我去大陸之前,陳水扁知道我要提共同市場,就說他不要CEPA。所以國民黨提出「兩岸共同市場」的帽子,只要我們這邊能接受的,對方也能接受,那就拿出來變成一個「共同市場」,不能接受的,就不要納入。我跟他(指胡錦濤)講得清清楚楚,他很有魄力,後來就寫在新聞公報裡。

這就是推誠相與,假如又是小鼻子小眼睛,人家有點善意,你把它當作操弄的議題,那不就又泡湯了?

所謂善意循環、還是惡性循環,這個很重要,執政者應該要懂。

Q:請問主席這一次對於胡錦濤的近身觀察?

A:我覺得胡先生他是務實的,非常務實,同時很親切。推誠相與,可以解決問題。

Q:不過對方送給你的三項禮物,貓熊、農產品銷售大陸零關稅及開放大陸人民來台觀光,阿扁似乎不怎麼領情?

A:我不懂,能夠賺錢的事情,有什麼好排拒的?以開放觀光這件事來說,這是可以大到不得了的事情,因為台灣就這麼丁點大,如胡錦濤先生所描述,他們前年有兩千八百萬人出國,去年超過三千萬,今年將接近四千萬,這都是有龐大購買力的人。

香港開放觀光,從大陸去了一千一百萬人,香港經濟成長率就從百分之三點幾,達到百分之八點幾,跳躍成長,就是因為大陸開放觀光。澳門經濟成長也從百分之十五點幾,提升到百分之二十八,因為觀光的關聯效果太強,旅館、餐飲、交通、零售等產業都會被帶動。

台灣一年的觀光客有多少?兩百八十萬,比我們國民黨執政的時候還少。這幾年內,什麼倍增計畫,結果也沒倍也沒增,自己騙自己,很多旅館都在養蚊子。當年國民黨執政時,做了三件很重要的事:

第一就是開放國人出國,這個是孫運璿院長推動;第二個是外國人到台灣,免簽證;然後是週休二日,成立觀光發展基金。後面這兩樣事情,都是我在行政院時推動的。

一念間,決定人民幸福

像春節包機,也是我們國民黨政策會去談的。那時候只剩大概兩個禮拜,大家都已經不抱希望了。台商協會的會長特地跑到我們國民黨,說政府不管,難道你們也不管?台商年假只放幾天,來一天去一天都在轉飛機,哪還有什麼假期?

於是我們就跟對方好好談,很多問題,我們原則上同意,例如對開、不停(第三地)、多點、對飛等等。我們國民黨是政黨,也不是專門搞包機的,所以就是「談」啊。原則訂了,回來交給交通部民航局去處理,要是再泛政治化、複雜化,那就算了;民航局接著就技術層次、班次、航線、訊號等跟對方談,一天結果就出來了。

就是看政府要不要做,要不要讓老百姓得利,全在一念之間。這錢不是國民黨賺,也不是民進黨能夠賺的,都是老百姓,牛肉都是給人民。我在北大說兩岸合作,賺世界的錢,還有一句沒說,兩岸合作,賺大陸的錢,開放大陸觀光客和農產品進口,就是賺大陸的錢。

Q:此行自己最大的感觸?

A:因為個人的關係,祖母在那裡安息,這是我頭一次去祭祖,六十年來不是說我不去,而是不能去,我是很傷感。

Q:你們所到之處,很受歡迎?

A:這倒是我們沒有想到的,很多地點民眾都是上萬人圍觀。南京中山陵,大概有五萬人,南京夫子廟,人太多了沒有辦法計算。

至於此行任務的達成,雙方都認為往者已矣,過去的已經過去了,歷史也沒有辦法改變;但未來,卻是我們可以努力的。

從現在開始,為未來努力,這是我們做得到的事情,所以我一再用邱吉爾的名言:「如果永遠為過去和現在糾纏不清,就可能失掉未來。」

Q:不少人認為,這些方向還是要主席你在位置上,才能夠順利推動,你如何看待自己的去留?

A:我直接主持黨務已經六年,加上在總統府跟行政院的歷練,也有一、二十年,國民黨的政策是很清楚、一貫的。我這幾年也把每一件事,都講得清清楚楚,我相信此次大陸之行,從國際媒體也可知道,大家都很肯定、支持。

國際媒體唯一覺得奇怪的是,兩岸問題過了五、六十年,居然是國民黨去解鈴。我想不管我在不在位,都是黨的志工,我現在也是國民黨的志工。我是很有信心,國民黨一定會堅持這個路線(不獨不武、共榮互利)。

Q:你如何看待自己在兩岸、台灣的歷史地位?特別是結束國共敵對狀態?

A:假如兩岸能逐步對話和解,對國家也好,對民族也好,所以不論在什麼立場或地方,我能盡到棉薄之力,都是應該的。大家好好想一想,在這個時刻,還有什麼比兩岸雙贏、和平、互惠更重要?(陳建豪整理)

本文出自 2005 / 06 月號

台灣企業最需要的獎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