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

時尚男 2005春夏男性時裝 極簡退燒 裝飾正紅

文 / 王怡棻    
2005-04-21
瀏覽數 17,400+
時尚男 2005春夏男性時裝 極簡退燒 裝飾正紅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揮灑春光

春天是色彩的季節;春江水暖,時尚界總是第一個以新設計致上歡迎禮。揮別了冬季的沈黯,2005年春裝紛紛向高彩度投誠,除了休閒的Polo衫、T-shirt外,襯衫、領帶也像打翻調色盤般多彩競豔,鮮活熱力如雨後朝陽讓人難以抗拒。

其中,Burberry Prorsum可以稱為鮮色調的代表,海藍色外套搭配豔黃圍巾,洋紅白橫紋衫下接蔥綠長褲,酒紅風衣內繫蘋果綠白條紋領帶,乍見強烈的純色對比是種視覺震撼,然而謹慎搭配卻能產生絕佳的驚豔效果。

以條紋造型起家的Paul Smith新推出一系列剪裁輕薄、色彩恣意奔放的花襯衫,充分展現一年之際的時髦摩登。連一向保守的Giorgio Armani,也不再局限低調的黑白灰,對丁香紫、粉嫩綠、天空藍、亮銀灰等女裝用色的嘗試雖然含蓄,卻已為初春帶來新鮮的選擇。

優雅復辟

極簡主義占據男性時尚舞台數十年後,個人享樂主義的潮流,已悄悄捲土重來。這股追隨1950、1960年代的復古風,在資深時尚記者袁青眼中,代表人們對「回到美好年代」的嚮往。

迥異於精簡線條、連鈕釦也刻意遮蓋的簡潔冷調,2005年春夏男裝展現出對細節的極度講究,強調腰線剪裁、大領片與釦眼的設計,彰顯出英式的古典風格。

由奧斯卡頒獎典禮明星的衣著也可以發現,盛極一時的運動風逐漸退燒,滾邊、領帶及上衣口袋巾等成了新流行代表。

比如經典品牌Louis Vuitton就在雪白西裝加上黑色滾邊,搶眼卻不失紳士的優雅。向來簡約的Jil Sander則於素面深藍襯衫的袖口、衣擺配上白細滾條,呈現出清新、活潑的視覺感。山本耀司(Yohji Yamamoto)則是以條紋西裝外套,搭配飄逸百折變化的白襯衫,彰顯不落俗套的風采。

若想在正式服裝上展現個性,則可效法本屆奧斯卡最佳男配角摩根費里曼,在黑色西裝上,用正黃條紋、垂著排穗的長絲巾取代領帶,即能展現瀟灑自信的魅力。

裝飾主義

講究細節走到極致,裝飾主義就應運而生。除了印花、刺繡、亮片等花俏加工成為服裝主軸,造型奇巧的胸針、項鍊、戒指也一窩蜂湧上時尚男模周身。別出心裁的時髦行頭,展現出個性化的裝飾趣味,也呼應了從冬裝解放的愉悅輕鬆。

其中,Helmut Lang在腰際繫上抽繩造型的綁飾,Jil Sander用粗獷鉚釘裝飾皮帶輪廓,Dolce & Gabbana則在牛仔褲上大剌剌繡上鮮豔的杜鵑花與椰子樹,讓下半身也成為目光焦點。

想要強化整體造型,則可用小配件達到畫龍點睛的效果,如充滿部落風的D Squared印地安羽飾項鍊,就與用色野性的服裝造型連成一氣;Emporio Armani在西裝襟前別上一朵花,立時凸顯出優雅細緻的質感。

此外,老牌的Prada與Louis Vuitton在裝飾上不約而同走可愛路線,前者獻上充滿童趣的小帆船胸章,後者則開發酷似巧克力餅乾的泰迪熊別針,誘引全球的「粉絲」們刷卡買單。

異國情調

本季米蘭春裝秀中,最受眾人矚目的莫過於Gucci在明星創意總監福特(Tom Ford)離開後,新任的雷(John Ray)是否能挑起大樑。由Gucci推出的新品來看,並未悖離福特打造的性感華麗路線。雷採用印染蝴蝶圖樣的絲質開襟襯衫、流蘇長巾腰帶演繹波西米亞風,並以綴滿仿古錢幣的土耳其長衫、阿拉伯紗綢罩袍等單品,營造出異域神祕的浪漫氛圍。

這股魔魅的民俗風並非Gucci獨厚,本季的時尚舞台上,隨處可見中東、南美與非洲等地的概念元素,裝飾風格強烈,精緻的手工刺繡也翻身成主流。

像是抽空至墨西哥遊覽的穆西亞(Miuccia Prada),就將當地顏色濃豔、幾何造型的圖騰,應用在Prada的背心、襯衫與配件上。熱愛北非、印度的設計怪才麥昆(Alexander McQueen)則將摩洛哥上衣綴上銅質亮片,為中東罩袍羅織貴氣的刺繡圖紋,並搭配海軍帽、迷彩褲,巧妙融合軍裝與沙漠風情,在異國民俗調中堅持獨特性。

張愛玲在談及當年的男裝時,曾尖刻地形容「長年在灰色、咖啡色、深青裡打滾,質地與圖案也極單調。」「男子的生活比女子自由的多,然而單憑這一件不自由,我就不願意做一個男子。」假使張愛玲飽覽今年的春夏男裝,想必會大為改觀。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