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一樣家暴,不同結局

文 / 林美姿、林宜諄    
2004-09-01
瀏覽數 12,300+
一樣家暴,不同結局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浴火

「我不知道,法官為什麼給我一張無用的保護令,它只是讓警察消遣我,卻保護不了我和孩子。我真想申請國家賠償!」許雪卿望著女兒被燒傷的容顏,紅著眼眶泣訴。

相識十年,許雪卿婚後才發現丈夫酗酒。先生蘇俸諆高職畢業當守衛,工作不穩定,酒醉盛怒,就在家肆虐,從摔電話、電扇,到用大榔頭砸毀電視。他把自己的不如意,用拳頭發洩,揮向妻子,更常威脅要帶孩子一起去死。女兒秋香從小學一年級就學會,當父親帶兄妹兩人去看電影時,得偷偷留紙條給媽媽,免得她擔心。

忍受家暴十多年,連兒子也被父親打傷。許雪卿決定報警,警察告訴她可聲請保護令。2003年2月,國小畢業的她第一次上法庭。她告訴法官,丈夫是不定時炸彈,希望他戒酒。法官說,戒酒要自己出錢,他若不去也沒辦法。她提出丈夫遷出的要求,法官又以蘇俸諆出去會製造社會問題為由,只給她一張限制先生騷擾及毆打的保護令。

4月2日,保護令到手。薄薄的一張紙,很快被丈夫燒了,她只好申請補發。有天丈夫報復,把晚餐全倒進水槽,她找來警察,出示保護令。警察不耐煩地說,倒個菜也要報警?保護令又沒要丈夫離家,我們怎麼處理?警察的奚落,讓她想跳樓輕生。

本文未完。雜誌訂戶登入可無限閱讀;加入遠見網路會員,每日可閱讀2篇會員限定文章。 登入/ 註冊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