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畢爾包 藉古根漢重獲新生

文 / 王怡棻    
2004-07-01
瀏覽數 18,150+
畢爾包 藉古根漢重獲新生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閃閃發亮的鈦合金,俐落的包捲出一重重的圓弧造型,流動又銳利的牆面線條,猶如天上層雲瞬間凍結,這是位於西班牙畢爾包的古根漢美術館,一座引人驚歎的前衛建築。自1997年開幕以來,這座美術館不但收益超過9億美元,更讓畢爾包重獲新生。

面對比斯開灣的畢爾包,原本是個靠捕魚、打鐵維生的小村落。1870年代後,畢爾包開始大舉開發鐵礦資源,隨著工業起飛,畢爾包也一躍成為熙攘繁華的城鎮。

可惜好景不長,在污染工業日薄西山下,造船廠與鋼鐵廠相繼倒閉,爭取獨立的激進分子,更是三不五時製造恐怖活動,動盪的環境迫使企業紛紛出走,造成每五人就有一人失業的蕭條境況,畢爾包已成為巴斯克地區奄奄一息的垂死城市。

幸而,畢爾包市長與巴斯克省長意識到事態的嚴重性,決定推展都市更新。正好紐約的古根漢美術館有意往國外拓點,在兩個首長的多方籌資下,終於談成這筆高達1億美元的合作案,將古根漢納入都市計畫的一環。由於畢爾包當時的財政與環境水準低落,首長大手筆的投資是一步險棋,「但也因為世人對畢爾包執行能力存疑,這座古根漢分館的興建就特別受矚目,」兩年前親臨並深入研究畢爾包的花蓮縣政府諮詢委員翁基峰表示。

由於經營模式相當商業化,七年前竣工開幕曾引起歐美博物館界一片撻伐。但由於美術館造型的魔幻魅力,建築大師蓋瑞(Frank Gehry)的高知名度,以及爭議性炒熱話題,開館第一年參觀人數就超過一百三十萬人次,周邊觀光效益高達6億美元,不但創造近五千個工作機會,還讓美術館經營第一年就「回本」,跌破許多批評家的眼鏡。

「古根漢成功」並非畢爾包都市計畫的唯一目標。開幕後,當地政府即委託「Metropoli-30」與「BILBAO2000」兩個半官方單位,結合民間資源,邀集福斯特(Norman Foster)、卡洛特拉(Santiago Calatrava)等全球知名建築設計師,重新設計地下鐵、機場、橋墩與交通要道,同時修整連結新舊畢爾包的沿河步道,讓都市在建設中恢復活力,也讓城市面貌煥然一新。畢爾包因此成為文化、藝術與服務業重鎮,更成為觀光客至西班牙必遊的景點,此成功結果甚至被《金融時報》稱為「古根漢效應」。

在設置古根漢美術館分館後,民調顯示96%的市民以身為畢爾包市民為榮,現任畢爾包古根漢美術館館長維塔爾(Juan Ignacio Vidarte)更以「我們重獲自尊」形容古根漢對於當地的影響。

可見,成功的都市規劃不僅能促進經濟效益,更能讓市民的歸屬感重獲新生。(王怡棻)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