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江丙坤:談財經,不可只談經濟議題

文 / 楊麗君    
2004-03-01
瀏覽數 10,450+
江丙坤:談財經,不可只談經濟議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近四年來,不論走到哪裡,面對的都是「台灣經濟為何會出這麼大的問題?」以及「如何突破當前經濟困境」的課題。

經濟問題不只是財經問題。政治不安定,經濟不可能好起來;同樣的,兩岸不和平,經濟好不起來,政府行政效率差,社會缺乏公義,經濟也不可能好起來。

經濟和政治與社會環環相扣,談到「財經白皮書」,不可能只談經濟的議題。台灣的失業率從國民黨執政時不到3%,到民進黨接任後爆增到5%。很多人都說失業問題嚴重,但失業率只是一個表徵,台灣現階段的問題,是未來究竟要何去何從。

分析近三年經濟倒退的原因,占經濟成長率貢獻度約六成和一成的民間消費和民間投資,都呈負成長或成長率大幅衰退是關鍵。

然而,台灣經濟為什麼會變壞?民間消費和民間投資為什麼會低迷?答案大部分不是經濟因素。

國內政經情勢的擾攘難安,政府政策的錯誤,打擊企業投資信心,導致民間及外人投資意願低落,僑外來台投資每年減少三分之一,又因大陸政策錯誤,對大陸投資每年大幅度成長,造成國內投資全面萎縮不振。

政府政策搖擺不定,又以和大陸三通、核四興建與金融改革中的農漁會管理為其中犖犖大者。

經濟要好,靠的不只是投資環境,更依賴人民對政府團隊的信賴。如果政策沒有一致性,沒有可預測性,人民和廠商如何能有信心?

台灣面臨的變局是空前的,一個是強大中國的磁吸,一個是激盪的全球化現象,台灣在兩者間被拉扯,未來台灣是好是壞,絕對跟領導人有關。

以前國民黨執政期間,我就堅持務實經貿,強調台灣應先求「實」再求「名」,只要能加入APEC,名稱是其次。但是民進黨執政後,卻因與大陸交惡以及正名問題,一直自我設限,誤了經濟發展。台灣將因無法享受稅賦的優惠被國際加速邊緣化,未來的競爭空間會受到嚴重威脅。

現在大陸的經濟愈來愈強,美國雖仍是全球經濟的牽引車,但大陸扮演的是引擎角色,大陸在國際間封殺台灣的力量,也愈來愈大。台灣必須在政治上和大陸和解,才能發揮優勢的條件。改善兩岸關係,已成為振興台灣經濟的主要關鍵。

當前台灣經濟發展的定位,仍以製造為基礎,但在製造和裝配優勢逐漸被大陸取代後,台灣應發展高附加價值的製造中心,往微笑曲線兩端發展。以前是Made in Taiwan,現在是Value Added by Taiwan。把台灣發展成製造的研發中心、全球運籌中心。

要解決經濟衰退的問題,短期內要先創造穩定的政局,讓國人恢復信心。「國人無信心,經濟難起色」。唯有內政先鞏固,才能讓全球不景氣對台灣的影響減到最低。

中程目標是改善投資環境。經濟的心臟是企業,留住企業的心,才能改善資金外流。

改善投資環境,促進民間投資的具體目標是從「立法從嚴、執法從寬」,改為「立法從寬、執法從嚴」的法治環境;從「非法容易、合法難」改為「合法容易、非法難」的經營環境。

此外,國親將與各黨合作推動攸關國家競爭力的改革:如推動財稅改革,追求預算平衡;貫徹金融改革,提升金融產業競爭力;精簡中央政府組織,落實政府再造;推動國會改革,提高議事效能;加速司法改革,建立值得信賴的司法制度等,都將是提升台灣競爭力的根基。

維持人民安居樂業之需,讓失業率降至4%以下,經濟成長率提升至5%以上,六年內達成財政收支平衡,是我們的財經政策主張。縮短貧富差距,照顧弱勢族群,建設公義社會,提升生活品質,更是泛藍陣營對選民的許諾。(楊麗君整理)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