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

媒體在為烏俄間作戰?

文 / 王力行    
2022-04-28
瀏覽數 6,500+
媒體在為烏俄間作戰?
Line分享 articlefont

從來沒有一個年代像今天,媒體有如此龐大的力量。它們影響國家、全球,甚至人的生命。

2月24日爆發的烏俄戰爭,不再是天邊的區域戰,而是眼前的殊死戰。全世界閱聽人也像看一場戰爭片。不論透過手機、電腦還是電視。編劇是俄國,是烏克蘭,也是歐洲鄰國和背後美國。澤倫斯基和普丁是主角;好人和壞人很明顯,但最終結局會是什麼,沒人能判定。

全世界像在看一場戰爭片,澤倫斯基和普丁是主角,好人和壞人很明顯。圖片來自unsplash圖/全世界像在看一場戰爭片,澤倫斯基和普丁是主角,好人和壞人很明顯。圖片來自unsplash

這也是一場紀錄片。紀錄片的編劇和導演則是傳統媒體和社群媒體;都是媒體,一在表,一在裡。烏克蘭《基輔獨立報》記者柯科索夫接受《報導者》的訪問中說:「他們(俄國)善於使用傳統媒體和社群媒體相互交參的手法;這是一個非常龐大而複雜的系統網路。」

烏俄雙方尚未交戰,社群媒體已然掀起烽火。開戰前一週,俄羅斯五大官媒,透過Facebook、Twitter,推播烏克蘭軍方侵犯俄方,據說有400萬人按讚。

開戰當天,俄羅斯再發文烏國空軍受到壓制,機場被封。烏克蘭國防部也立即回嗆,五架俄機、兩台直升機和兩輛坦克被烏摧毀。雙方你來我往,透過影片在網路傳開,真假莫辨。

一般認為,烏克蘭成功掌握媒體。澤倫斯基每天視頻發表談話,陳述烏克蘭力挺民主深受欺負,呼籲軍事人道支援。

他接受國際媒體訪問,發揮長才;對歐洲議會演說:「烏克蘭正為價值觀、自由和生存而戰,這是和歐洲人一樣的願望。」接著陸續對英國、美、加國會發表,之後德、日、韓和澳洲,澤倫斯基選擇對世界政治領袖發聲,具強大說服力。

法國假訊息公司Predicta Lab創辦人羅伯特觀察:「國際輿論來看,戰爭第一階段,烏克蘭領先。」

世界輿論報導俄方的訊息則少許多。一方面普丁獨裁者的形象深入人心,另一方面不開放的俄羅斯,媒體就是國家宣傳機器,新聞早已失去信任度。

普丁紀錄片談話,可看出烏俄終將一戰 

唯一深入訪問到普丁的是奧斯卡金像獎導演奧利佛・史東。他自2015到2017年陸續訪問普丁多次,後來輯成四集紀錄片。

史東提出許多尖銳問題,包括俄國駭客介入美國大選,普丁個人財富,及北約、烏克蘭等。這些普丁的談話,對照2022年,可以看出來,烏俄之間終必一戰。

談到烏克蘭數萬人「橙色革命」民主示威,普丁說:「是美國幕後主導的,要破壞烏俄關係。美國把俄烏交好視為一種威脅,因為會強化俄國勢力及影響力。」

「我在2007年說蘇聯已解體,美國和西方沒有敵人;那他們想對抗誰呢?若他們感受到威脅,也沒必要擴張北約,可以簽署雙邊軍事協定;沒必要創造假想敵。」

「北約進行了兩輪擴張了吧?」2001年美蘇簽了「反彈道飛彈條約」,後來美國片面退出,華府說這不是針對俄羅斯,是針對伊朗;現在伊朗問題也不存在了。美國又要在歐洲部署「反導系統」,「到底要針對誰呢?」

如果看了這段五年前的影片,再看看後來的克里米亞、喬治亞戰爭,就不難推斷今天的結局。

新聞陳述與判斷總要站在正義這一邊;媒體的困境是如何避免掉進那個複雜的系統裡,成為一隻大怪獸。

本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普丁烏克蘭俄羅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