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

烏克蘭戰爭可能的四個贏家

文 / 蘇宏達    
2022-03-29
瀏覽數 16,800+
烏克蘭戰爭可能的四個贏家
Line分享 articlefont

俄羅斯侵略烏克蘭,不論結果如何,烏克蘭都是最大的受害者。俄羅斯則是最大的輸家,其被孤立程度將更甚於前蘇聯。

因為普丁專制下的俄羅斯,沒有任何能訴諸全世界的價值體系,也沒有殖民地獨立運動和第三世界可配合支撐,只能靠原物料出口和武力對內壓制異己,對外持續強硬,勉強維持。因此,聯合國大會於3月4日以141票贊成的懸殊比例通過決議譴責俄羅斯侵略時,只有五個國家表示反對。

而烏克蘭戰爭最大的贏家可能是美國。雖然戰爭初期拜登政府的反應備受批評,但事態發展卻再次證明美國強大的情蒐和研判能力。

美元也趁勢甩開歐元、英鎊和人民幣的追趕,再度成為全球的最強勢貨幣。美國更重新鞏固了跨大西洋關係和北約,並且獲得非西方世界大多數國家的支持,同時藉由幾乎全面性的對俄制裁震懾了北京。

美元在俄烏戰事期間,再度成為全球最強貨幣。圖片來自unsplash圖/美元在俄烏戰事期間,再度成為全球最強貨幣。圖片來自unsplash

烏克蘭戰爭第二個受益者可能是歐盟和德法領袖。2010年歐債危機爆發以來,歐盟內外危機不斷,但是烏克蘭戰爭扭轉了歐洲統合情勢。

現在,歐洲領袖和人民都清楚意識到,歐洲必須更緊密地團結在一起,才能捍衛民主、自由甚至主權,而建立全歐共同防衛,正是歐元誕生後鼓吹歐洲進一步統合人士的主張,現在則成為推動歐洲新一波統合的強大力量。

而向來打著反歐盟、反北約,並與莫斯科眉來眼去的各國極右派領袖則聲望重挫。法國總統馬克宏因此受益,因為他4月大選最大的競爭對手就是極右派的雷朋女士。

烏克蘭戰爭也讓德國新總理蕭茲一舉擺脫梅克爾的陰影,同時重擊了黨內主張對俄緩和的勢力,順勢在外交路線、國防政策、歐洲統合和能源戰略上,建立新路線。

烏克蘭戰爭終結美國「聯俄制中」可能

第三個可能受益者是中國大陸。從2月4日俄中領袖高峰會議的共同聲明以及中國大陸對旅烏克蘭僑民安置和撤離的混亂看來,習近平顯然誤判了普丁的意圖,中國大陸的情蒐判斷能力也不足。

不過,這些都不妨礙中國大陸成為這次戰爭的獲益者。一方面,烏克蘭戰爭徹底終結了美國企圖聯俄制中的可能。另方面,為了牽制俄羅斯在歐洲的擴張,美國和歐洲愈來愈需要中國大陸的合作或是不作為,因此不得不對中國大陸做出若干讓步。

歐盟是否會因此重新啟動歐中全面投資協議的批准程序?美國是否會因此放鬆在西太平洋地區壓制中國大陸的策略?都值得密切觀察。

而烏克蘭戰爭的第四個受益者,可能是國際關係研究學門。因為地緣政治、各國關係頓時成為所有投資者和企業家在做任何布局時必須考慮的面向,因此國際關係研究水漲船高變得熱門。台積電稍早公告徵求國際政治博士,正好宣告一個新時代的到來。

本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數位專題
中國一紙石斑禁令,恐掀起台灣養殖業浩劫
烏克蘭普丁俄羅斯美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