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兩岸經貿——胖了大陸,救了台灣

文 / 林祖嘉    
2003-05-01
瀏覽數 14,700+
兩岸經貿——胖了大陸,救了台灣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自2000年中共新政府上台以來,台灣經濟就呈現一路下滑的趨勢,雖然陳總統口口聲聲以「拚經濟」為目標,但台灣總體經濟表現卻一直令人擔心。相反的,雖然台灣有些人不看好大陸經濟,但大陸經濟卻一直以快速的腳步成長。此種對比強烈的情況,讓一向以經濟表現自豪的台灣覺得十分汗顏。

現在讓我們把過去三年,兩岸的總體經濟表現仔細的比較一下,從而可以看出兩岸經濟表現的差異,以及兩岸間經貿關係的密切。我們分別從總體經濟、產業結構、對外部門及兩岸經貿四個部分,來檢視兩岸之間的表現差異。

一、總體經濟

首先,在國內生產毛額(GDP)總產值方面,一方面由於2001年台灣首度出現經濟負成長的情況,一方面則由於新台幣對美元貶值的關係,使得台灣以美元表示的GDP總值由2000年的2895.7億美元下降到2002年的2772.77億美元;相反的,大陸GDP總值則穩定的逐年增加,由2000年的10797.58億美元增加到2002年的12513.04億美元。台灣的人平均所得是大陸的十二.○九倍,但大陸GDP總產值則是台灣的四.五倍。

在經濟成長率方面,過去三年台灣如同洗三溫暖一般,由5.86%驟降至-2.18%,再回升到3.08%,而大陸則始終保持在7%以上。在經濟成長縮水的情況下,台灣的失業率也由2000年的2.98%持續上升到2002年的5.2%,大陸的失業率估計雖然偏低,但也顯示出緩慢上升的趨勢。

在物價方面,台灣在2001與2002年出現少見連續兩年的物價下跌情況,這也符合國際慣例下所定義的通貨緊縮狀態。至於大陸方面則維持過去數年以來一直呈現的通貨緊縮現象。

造成大陸物價下跌的原因有二:第一,大陸過去幾年以來,由於工廠產能大幅提升,使得產出大幅提升。第二,另一方面,自1997年以來大陸國內同時進行大幅度的制度改革,把住房、醫療、教育等部門都改成市場化,在預期未來這些方面可能會大幅增加支出的情況下,大陸人們開始增加儲蓄,減少消費。在供給快速成長,消費卻停滯不前的情況下,造成物價不斷的下跌。

另一方面,由於大陸廉價商品不斷外溢,於是造成其「通貨緊縮」也外銷到鄰近國家的現象。台灣一方面受到大陸廉價商品進口的衝擊,一方面則由於房地產市場與股市不振的結果也抑制民間消費的成長;最後,由於失業率上升也造成民眾對未來所得缺乏信心。在這些諸多因素的影響之下,也使得台灣出現少見的通貨緊縮現象。

在利率方面,我們看到台灣的一年期利率由2000年的5.0%下跌到2.45%,再下跌到1.85%,這也是歷史新低。定存利率長期下跌一方面與國際利率走低有關以外,也反映出台灣資金過多,以及台灣資金生產力下跌的情形。

令人驚訝的是,大陸的利率同樣維持在2.25%的低水準。以大陸每年7%以上的實質經濟成長來看,此一利率水準顯然偏低,因為借錢的人可以有7%的報酬,但只要支付2%左右的利息,這對有錢的借錢人很有利,但對大多數的存款戶並不公平。造成大陸利率偏低的原因,一方面與國際利率偏低有關以外,另一因素則可能與大陸政府刻意壓低利率有關,因為大陸借錢人大都是國營企業,如此可以使得國營企業的資金成本降低很多。

二、產業結構

在產業結構方面,台灣農業產值占GDP的比例很低,不到2%,而且仍然維持下降的走勢。工業產值占GDP的比例由1987年的最高峰47.9%逐年下降,到2002年只剩31.03%。不過,即使如此,台灣工業產值的比例仍比美國與日本要高,因此工業產值萎縮反映的只是產業結構調整的結果,與產業空洞化無關。

在此同時,服務業則呈一枝獨秀的景象,其占GDP的比例由1987年45%的水準逐年上升,到2002年時已達到67.11%水準。若依美日等國72%左右的服務業產值來看,台灣服務業似乎還有再繼續發展的空間,我們預期金融產業與醫療產業未來仍將持續擴大。

至於大陸的產業結構方面,雖然農業比例仍然持續下降,但在2002年時依然占有GDP中14.53%的高比例,顯示農業在大陸仍然是很重要的產業。不過,若與大陸人口中有近八成屬於農業人口來看,農業部門的人平均生產效率顯然較其他產業偏低許多。

另一方面,大陸工業部門則保持不斷成長的趨勢,到2002年時已經達到51.74%的水準。工業部門的擴大固然可以使全國的生產效率增加,但高達GDP一半的工業產值比例,反映的是服務業部門的不足,並不能代表大陸已是工業化國家。

事實上,大陸的服務業產值由1980年大陸改革開放之初的21%水準,上升到1990年代初期的30%以後,就保持相當穩定的水準。其原因一方面是由於工業產值增加太快,一方面則表示其服務業水準相對太低。由於隨著工業生產增加所增加的運輸、倉儲、零售及相對應的金融服務等,都是使經濟體系順暢運作的必要條件,因此服務業應該要有相當的比例,而大陸服務業比例偏低,顯示其國內商品與金融市場的運作效率仍偏低,這是未來仍有待大幅加強的地方。

三、對外部門

台灣屬於小型開放經濟體系,對外貿易一向都是帶動台灣經濟發展的主要引擎。2001年台灣對外貿易總額驟降到2301.6億美元,是造成台灣經濟負成長的重要因素;另外一個重要因素是當年的國內資本形成比去年減少29%。

2002年,台灣對外貿易總額成長5.68%,對台灣經濟成長回到正的數字有很大幫助。同時,台灣對外貿易依存度則持續維持在100%左右,顯示出對外貿易對台灣的重要性。另一方面,雖然對外貿易總額表現不理想,但由於進出口同時減少,使得台灣即使面對對外貿易負成長,但出口順差依舊存在,也讓台灣外匯存底迅速累積,由2000年的1067.42億美元增加到2002年的1591.28億美元。

雖然大陸是一個大型的國家,但對外貿易部門同樣扮演重要的角色。大陸對外貿易總額由2000年的3927.42億美元快速增加到2002年的4932.43億美元,三年的平均年成長率高達18.57%。對外貿易快速成長一方面帶來有效需求,刺激經濟;一方面可以藉國際市場的競爭,帶動國內生產技術的進步,長期而言,對於提升大陸國內產品素質有很大的助益。

在大量外貿順差與外資流入的情況下,大陸的外匯存底數字也快速累積,由2000年的1655.74億美元增加到2586.3億美元。此一數據僅次於日本,全球排名第二。不過,依大陸目前的累積速度,超過日本只是遲早的事。

由於對外貿易成長速度遠超過經濟成長速度,使得大陸對外貿易依存度也逐年攀升,到2002年時已達到47.61%。依世界幾個大型國家的標準來看,此種對外貿易依存度似乎偏高。

四、兩岸經貿關係

在超過五萬家大陸台商的帶動下,大陸不但擴大了對全球的出口,同時也帶動兩岸貿易的成長。依中華經濟研究院的估計,大陸全國出口當中,有10%~15%係由台商工廠所貢獻。當台商在大陸生產產品並且加以出口的同時,他們也向台灣購買許多原料,從而造成台灣對大陸出口的增加,使得台灣在兩岸經貿得以享有巨額貿易順差。以2000年為例,當年台灣對大陸出口為355.58億美元,台灣自大陸進口84.11億美元,台灣享有的順差為271.47億美元。到2002年時,台灣的享有順差更高達311.52億美元。

由於兩岸貿易快速成長,使得兩岸貿易總額占台灣對外貿易總額比例也快速上升,到2002年時台灣的兩岸貿易依存度已高達20.78%。若只看出口依存度,更高達31.24%。換言之,大陸不但是台灣最大的順差來源,也是最大出口地區。

另一方面,雖然大陸本身的經濟體系較大,但兩岸貿易關係仍然在大陸對外貿易中扮演重要的角色。以2002年為例,兩岸貿易總額占大陸對外貿易總額的10.24%。若只看進口部分,同年大陸自台灣進口408.37億美元,占大陸進口總額的17.35%,台灣是大陸第二大進口地區。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2002年時台灣對大陸出口成長28.83%,才使得當年台灣對全球貿易成長5.68%,進而帶動台灣經濟成長率達到3.08%的水準。

如果沒有對大陸出口的快速成長,去年台灣經濟成長率能否回到正的成長率,可能還是一個未知數。

五、結論

過去幾年,兩岸經濟彼長我消的態勢十分明顯,雖然新政府口口聲聲「拚經濟」,但結果仍然無法使台灣經濟有很好的起色。

相反的,大陸在外資源源流入與對外貿易快速成長的帶動之下,每年都維持7%以上的成長率。另一方面,在大陸經濟成長與大陸台商進口需求帶動下,造成台灣對大陸出口的迅速成長以及外匯的快速累積。換句話說,這幾年以來,海峽兩岸經貿已經成為帶動台灣經濟復甦最重要的力量之一。

因此,新政府實在不應再忽略兩岸經貿的重要,應確實放棄意識型態治國的方式,應以積極而正面的態度來面對兩岸經貿關係。對於兩岸經貿的幾個重要議題,如三通、開放資金、人員與商品在兩岸間自由移動等等,採取較開放的政策。

台灣唯有充分的利用大陸資源,來不斷提升台灣產業的競爭力,才能讓台灣在大陸龐大的經濟競爭壓力下,免去被邊緣化的危機。

(作者為政大經濟系教授;專欄言論不代表本刊立場)

本文出自 2003 / 05 月號

第203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兩岸要聞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