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鴻海、錸德、華新搶攻光通訊

文 / 陳昺豪    
2001-06-15
瀏覽數 15,900+
鴻海、錸德、華新搶攻光通訊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鴻海光電布局未停 

鴻海董事長郭台銘去年6月份在股東大會上正式向外界宣告一個稱為「鳳凰計畫」的光通訊布局計畫,預計在五年內投入30億美元,接近新台幣1000億元,手筆之大令人咋舌。

一年後,同樣的股東會場景,郭台銘表示光通訊布局將向後展延,「去年本來我大概有一半的時間花在光通訊,現在頂多只有5%,」郭台銘笑著說。

郭台銘的「鳳凰計畫」在全球通訊產業不景氣的籠罩下,暫時無法振翅高飛,但郭台銘對於光通訊的未來仍充滿信心。

「光通訊的市場潛力還很大,只是會晚一點,這個部分亞洲很有機會,」郭台銘說。

從位於土城的一家小型模具工廠,到全球二十四個據點、今年即將突破新台幣1000億元的營業額,成立二十年的鴻海期待藉光通訊產業的帶領,上攻另一個企業高峰。

30億美元的「鳳凰計畫」,雖然放緩腳步,但並未喊停。首先切入而且成效立見的,便是被動元件市場。事實上,光纖連接器、耦合器(coupler)等被動元件,是以電腦連接器起家的鴻海再熟悉不過的領域,產品的跨入障礙並不高。因此當去年中同業還沒完全由鳳凰計畫的震撼中醒來之際,鴻海的光纖連接器早已量產出貨。

而國內多家廠商投入的DWDM(高密度分波多工器)薄膜濾片,由於全球需求數量相當龐大,也是鴻海初期便決意跨入的產品,目前100GHz、50GHz的薄膜濾片皆已投產。

先在被動元件站穩了腳步,對於跨入障礙較高的主動元件,鴻海自然也沒有將其列於棋譜之外。

按照原先規劃,今年陸續將有光收發模組(tranciever)、光阻絕器(isolator)、摻鉺放大器(EDFA)等主動元件加入量產。隨後鴻海也計畫將跨入需要高度整合能力的光纖次系統。

為了能夠更精準地掌握技術與市場訊息,鴻海也在光通訊的神經樞紐矽谷成立了Foxconn(Foxconn Optical Technology Inc. ),初期資本額為1億美元,開發以陣列波導(AWG)晶片為分波方式的DWDM次系統。

過去一年,鴻海已投入至少3億美元進行研發與產品線的擴增,預計今年投入的金額將不會超出此一數字。

全球電子業正籠罩於不景氣的陰霾之中,鴻海2001年第一季的營收仍逆勢創新高,去年新台幣920億元的總營業額今年將可望順利突破千億大關,其中仍以準系統與連接器占有絕大部分比重,光通訊元件對於營收的貢獻仍不明顯。

光纖通訊被形容為只有deep pocket(財力夠雄厚)的廠商才玩得起的遊戲。

對於連年高成長的鴻海而言,財力自然不是問題,去年鴻海曾在報上刊登以年薪3000萬聘請光通訊部門主管的廣告引起同業間的震撼,展現出郭台銘發展光通訊志在必得的企圖心,但此舉也招致不小的抱怨。

在光通訊產業聯盟成立會場中,便有一家國內光纖元件業者私下指出,鴻海的大舉進入,已讓產業氣氛出現微妙的變化,一些稍具資歷的工程師儼然一副待價而沽之姿,隨時準備跳槽。也有廠商打趣地說,「我現在最大的心願就是被鴻海給merge(購併)。」

鴻海被視為具有足以撼動市場的另一項優勢,便是與國際大廠的密切合作關係。郭台銘開發業務的過人能力,以及鴻海穩定的交貨品質,贏得了許多國際大廠的信任,包括英特爾、思科、康柏、惠普、戴爾都與鴻海有長期而緊密的合作關係。因此市場對於鴻海未來在光通訊領域的接單能力也有頗多的聯想,連帶造成同業不小的壓力。

鴻海過去十年的營收成長每年超過50%,公司市值更以65%的驚人幅度快速增加。

鴻海由一座小型工廠躍身為世界級的專業電子製造廠(CEM),郭台銘顯然仍不自滿於這樣的成果。現在,只待光通訊產業的回春,郭台銘要讓鳳凰計畫繼續帶領鴻海以光速前進。

錸德全力衝刺光電 

距離關西收費站不遠的高速公路旁,兩棟興建中的廠房懸著「錸德集團錸寶科技」幾個大字,錸德旗下的錸寶即將於年底在這裡量產新世代顯示器OLED(有機電激發光顯示器)。而錸德也正一步步清楚而聚焦地構築起自己的光電王國。

全球最大的CD-R(可寫錄一次式光碟片)廠商錸德,短短的三年內在湖口工業區的光復北路上蓋起了六棟大樓,區內的廠商更是索性將該條路稱作錸德路。

頂著「世界第一」桂冠的錸德,在歷經去年CD-R由每片3美元跌到只剩十分之一的慘烈價格戰後,更深刻地意識到「不能將雞蛋擺在同一個籃子裡」的經營策略。

不同於競爭對手中環選擇多方發展,錸德則是清楚鎖定光電產業全力衝刺,其中又以光通訊與光電顯示器為CD-R本業外的兩大主軸。

1999年CD-R市場的榮景,加上市場投資人的青睞,讓當時不少業者手上都握有充裕的資金。錸德也在當時積極展開公司的策略布局,轉投資家數總計超過五十家。

錸德在商場上向來給人積極卻又不失謹慎的印象,這種風格同樣延續到錸德對於明星產業的布局。

首先是產品選擇上的謹慎。「光通訊是複雜度很高的產業,沒有一家廠商可以通吃,」錸德光電暨光通訊事業群總經理黃惠屏說。為了敲開光通訊的市場大門,錸德選擇以自己最熟悉,選擇由與光碟片同樣運用鍍膜技術的DWDM(高密度分波多工器)薄膜濾片切入。

OLED雖然目前全球僅有先鋒(Pioneer)、柯達等少數廠商順利量產,不過看好OLED未來應用在中小尺寸面板如手機和PDA市場的發展潛力,加上不需要像TFT-LCD(薄膜電晶體液晶顯示器)動輒一、兩百億的投資,錸德決定搶進顯示器這項未來人機界面中最重要的產品。

「速度」則可看出錸德積極的另一面,同時也是讓其得以在CD-R產業脫穎而出的關鍵。

錸德為國內第一家宣布投入OLED生產的廠商,同時也可望成為台灣首家量產該產品的廠商,時程領先其他業者約半年。而5月順利量產的100GHzDWDM薄膜濾片以及光收發器(transciever),距離去年7月正式跨足光通訊產業也僅花了不到一年的時間。「time to market(把握最佳市場先機)是科技產業的特色,在光通訊也不例外,」黃惠屏強調。

各家有意投入光通訊領域的廠商,都強調技術的自主性將是公司最重要的核心競爭力。黃惠屏相當認同技術的重要性,不過他也補充,光通訊是高度人才、資本與技術密集的產業,因此保持與國內外業界良好的網絡關係,以求在各項資源上能夠合作進而取得綜效。

「除了技術強、資金足之外,更要有國際性的合作伙伴,一起開發市場,」錸寶科技總裁王鼎章抱持相同看法。

網絡關係確實讓錸德在CD-R的戰役中脫穎而出。相較於其他廠商的單打獨鬥,錸德策略性入股精碟、國碩以及鈺德等同業,不但取得了靈敏的市場嗅覺,也能夠在彼此的價格上取得一定程度的默契。

去年下半年開始,全球便籠罩在不景氣的迷霧之中,企業減少對於資本的支出,使得Nortel、Lucent和JDS Uniphase等光纖大廠因獲利傳出警訊而相繼裁員,生產訂單也有逐漸轉向亞洲的趨勢。

「台灣站在很好的位置上,台灣廠商共襄盛舉,自然會水到渠成,」黃惠屏表示。

跨入光通訊這個全新領域的第二年,錸德便訂下占新台幣250億元營業額中15%的高標,由此可以看出公司對於這個明星產業的期待。

隨著關鍵零組件的量產與日後產品線的延伸,黃惠屏預估2005年錸德新台幣1000億元的營收將有三分之一來自光通訊。

「現在先從DWDM的關鍵零組件做起,再往module(模組)、次系統,一步一步往下走,」黃惠屏自信地說。

華新麗華轉型光通訊公司 

以製造電線電纜起家的華新麗華,三十多年來憑藉著靈敏的市場嗅覺,一路適時切入高科技產業的各個板塊。由最早的華新科技負責被動元件生產,到半導體製造的華邦電子、瀚宇博德生產印刷電路板、半導體封裝的華新先進,以及投入TFT-LCD(薄膜電晶體液晶顯示器)產業的瀚宇彩晶等,擴展為今日年營業額新台幣1500億元的華新集團。

去年,華新麗華將改造的目光望向成立了三十五年的母公司。2000年10月24日,華新麗華董事長焦佑倫、副董事長許祿寶、總經理程一麟共同宣示,公司日後將朝光通訊、微機電、磊晶、生技以及精密模具等五大領域布局。

當電線電纜早已成為高度成熟的產業,即使是成長快速的光纜業務對於營收的挹注,也不足以維持公司繼續成長所需。

「怎麼樣把bandwidth(頻寬)變成commodity(商品), 」焦佑倫丟出的一個簡單問題,演繹出華新麗華由傳統產業轉進光電明星產業的脈絡。事實上,華新麗華在過去本業上由於有光纖光纜的材料科學與客層基礎,跨足光纖通訊領域的抉擇並不突然。

為了儲存轉型所需的充足後勤支援,自去年開始,華新麗華陸續處分華邦、華新科以及聯電、台灣大哥大等轉投資持股,估計由資本市場取得約新台幣100億元的資金。

在人才方面,為了跨入微機電和光通訊的領域,華新麗華廣納來自台灣、美國以及大陸的研發生產人員。

投資新台幣15億元,今年9月在楊梅完工投產的微機電廠,將為華新麗華的轉型初試啼聲。

由於有來自台大、清大以及成大微機電中心的現有人才,華新麗華選擇首先切入此一領域,為日後生產光通訊零組件「練兵」,「未來三、五年光通訊會結合微機電的技術,必須先把這個(微機電)platform(平台)建立起來,」程一麟表示。

不同於鴻海風馳電掣的大動作,華新麗華選擇與麻省理工學院(MIT)、加州大學聖塔巴巴拉(UCSB)分校合組技術團隊,目標仍鎖定微機電,在未來五年將投入2500萬美元進行研發並共享研究專利,「直接轉移技術一定無法完整,人家不會和你分享最新的技術,」程一麟分析。

有鑒於台灣光通訊人才嚴重不足,華新麗華已決定初期在聖塔巴巴拉成立先導光電晶圓廠,未來也計畫在台灣設立第二座晶圓廠。

除了台灣與美國西岸的布局,在大陸已有十三個生產基地的華新麗華,自然也不會忘記光通訊在這個程一麟口中「關起門就是個很大市場」的發展潛力。

大陸的基礎科學以及留學矽谷從事光通訊研究的人員都遠較台灣為多,因此程一麟認為台灣應善用美國與大陸的腦力,加上自身的管理、量產優勢,將廠商推上國際舞台。

一早九點半,程一麟桌上的電腦螢幕還停在剛瀏覽完、國外網站對於最新光通訊技術的報導。事實上,轉型對於員工的挑戰並不亞於公司自身。然而程一麟對於華新麗華兩千名的員工顯得相當有信心,「有些同仁真的轉得很不錯、很快,比我還深入,這是很令人高興的」,程一麟說。

華新麗華預計今、明兩年陸續有微機電、雷射二極體(Laser Diode)、光放大器(Amplifier)等新產品誕生。這樣的計畫屆時能否順利實現,不但考驗了華新麗華自身的實力,也將被視為企業能否開闢另一片天空的指標。

帶著老董事長焦廷標「先算輸,後算贏」的六字箴言,由傳統轉型高科技,華新麗華走得戒慎恐懼,卻有著志在必得的決心。

「轉型本身就是個challenge(挑戰),要是成功會是台灣產業的model(典範),」程一麟強調。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