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亞裔DNA

文 / 尤虹文    
2021-07-28
瀏覽數 10,050+
亞裔DNA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最近古典音樂界發生了大事:美國知名小提琴家祖克曼在茱莉亞音樂院舉辦的線上大師課中,評論兩位演出後的茱莉亞預備班亞裔學生說:「我知道韓國人不會唱歌,你們應該在演出中加點醬油,加入更多歌唱元素。」

其中一位小女孩鼓起勇氣告訴大師:「我們不是韓國人,我們是日本裔。」祖克曼竟然接著說:「日本人也不會唱歌。」在大師班最後,祖克曼又回到他的種族歧視議題,持續向百位在場聽眾強調他的看法:「韓國人不會唱歌,這不在他們的DNA裡。」

他的言論引起古典音樂界軒然大波和譴責,茱莉亞趕緊將大師班的錄影下架滅火,祖克曼本人則透過公關公司為他的言論致歉。不過他的言論背後,反映出長久以來古典音樂界對亞裔的偏見和歧視,認為亞裔音樂家只注重技巧,刻板,缺乏熱情和音樂性,無法融入古典音樂悠久的傳統;我和許多音樂家朋友都聽過類似祖克曼這種傷人言語。大學同學看到這則新聞後嘆了一口氣,淡淡說了一句:「所以亞裔努力奮鬥了這麼久,歧視卻總是存在,我們永遠站在白人的後面。」

僅為情境配圖。圖片來自unsplash圖/僅為情境配圖。圖片來自unsplash

自新冠肺炎和川普煽風點火之後,美國各地反亞裔情緒高漲,從紐約、亞特蘭大,到舊金山的仇視亞裔暴力犯罪,更加劇了美國亞裔對自身安危的憂慮。當一整個群體因為他的外表,因為他的膚色,因為他的口音,而不被當作「人」或當作次等人看待時,各種歧視和暴力行為就可以堂而皇之地強加他人身上。

觀念或許能轉變,仇恨與恐懼卻很難改變

記得我剛到美國的第一堂大提琴課,老師問:「妳長大想做什麼?」我開心的說,我想成為我最崇拜的當代音樂家馬友友和帕爾曼。老師回答:「妳是女性,又是亞裔,妳抬頭看看,世界上有幾個女性亞裔大提琴家?沒有!」老師平淡的語氣像支針,讓原本飽滿的氣球瞬間洩了氣。

我才剛到美國,一心一意希望取悅老師,奉他說的話為聖旨。但我的心中暗暗不服氣;我不懂為什麼女生,為什麼亞洲人,就困難重重。老師不知道,其實我不是要當馬友友,我要做的是我自己。 

現在我懂了,不被深入了解和尊重的亞裔群體,不只古典音樂界,美國各行各業長久以來都面對種種不公平待遇。好友的孩子在美國高中自願參與亞裔社團,好友問他如何幫助亞裔朋友?是不是要改變大眾對亞裔的觀感?孩子說:「媽媽,觀念或許可以改變,但是仇恨跟恐懼(fear and hatred)是很難改變的。」

本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數位專題
拜登新政全剖析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種族歧視美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