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歐美民宿體驗情

文 / 陳文敏    
2002-09-01
瀏覽數 13,150+
歐美民宿體驗情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如果你曾在世界各地住過最好的飯店,那真正還可以讓你驚艷的飯店便是歐美這些獨具風味的民宿了。

歐美的民宿稱為B&B (Bed & Breakfast),因為它一開始便是以提供簡單的住宿與早餐為主。近年來發展成為「另類飯店」,其中更不乏一夜要價300、400美元的頂級民宿。

民宿之所以迷人是因為她可以完全不按「飯店牌理」來做。她的規模都不大,所以主人可依其品味、喜好來裝飾旅館及改變服務的內容。

民宿比較像一個自由快樂的「單身女郎」,可以胡思亂想、胡作非為;因此她可以千變萬化,萬種風情。而若要經營一個規模較大的旅館(如房間在一百間以上),則她需要變成個嫁入豪門的「貴夫人」。不但事事都要千思萬慮之外,其舉止言行更是需要遵照S.O.P.(標準作業流程)。

也因為民宿她的不按牌理,旅客可以如探險般地處處去發現驚喜。

我們當然需要生活在「牌理」中,才不會天下大亂。但偶而也會「出軌」,難怪單身女郎會成為婚姻公害。同理,民宿也成為正統飯店的「另類公害」,尤其在「旅遊客」(Tourist)中搶走了不少市場。

四大特殊魅力

民宿具有特殊的魅力:

1.規模:小而親切。大多都只有五十個以下的房間,常常更少,最多加上一個小餐廳。

我有次與同事去法國香檳區出差時,我們幾個就將整間民宿全包了下來。早餐則與他們一家三代一起吃。有特別喜歡什麼,女主人還可以帶你去廚房一起做。他家那個老奶奶還一路盯著其中一個較胖的同事,不准他吃太多鮮奶油,十分有趣。

2.地點特殊:它大約都是坐落在風景名勝,或特殊名產之處。如法國風景絕美的普羅旺斯與世界名酒莊林立的波爾多(Boudreaux )。對遊客來說,絕對是物美價廉的聰明選擇。

3.具有特殊創意:加州納帕區因為是美國最大的產酒區,因此附近的民宿林立。這些民宿也無不想盡辦法,挖空心思讓遊客乘興而來,盡興而歸。他們的創意與為顧客服務的精神令我這老飯店人也十分佩服。

加州著名的大酒廠裡自己常有附屬的小旅館,更見其風情萬種。

我有次應加州納帕的大酒莊老闆之請,前去評鑑其新酒。他安排我住在接近葡萄園的小別墅裡面(cottage),裝潢充滿了加州鄉村的風情。屋內插著紅牡丹,與窗外的葡萄樹相輝映著。還有一大籃自己種的桃梨,紅的綠的,煞是好看。床上放著美麗的home-made巧克力和老闆親筆寫的歡迎函。當然還有些好酒,那是一定要的啦!

老闆請我在酒莊的餐廳用晚餐時,每道菜都巧妙地搭配著不同的美酒。而酒莊旅館的美麗涼亭與花園裡種滿了五花十色的鮮花,更是遊客爭相留影的熱門地點。

4.貴族的美夢:法國B&B的最大賣點便是古老的城堡。好些古堡都是十八世紀,很迷人。

無論如何,對我這個學酒、品酒的飯店人而言,在全世界最興奮的住宿經驗莫過於住在世界五大酒廠的古堡那一夜。

那次受法國政府邀請前去參觀酒展。酒商特別安排了我們幾位紐約大飯店餐飲總監去世界五大酒廠之一的C.L,酒堡做客。這家酒堡據說一年才招待兩百位來自全世界的大客戶吃晚餐。若想在古堡過夜的,則需極特別的安排。所以我們幾個總監無不將此視為極珍貴之大事。

那天,在看完酒展後,坐了兩個小時的車後終於看到我們夢想已久的酒堡。車子一進門,業務經理已經笑容可掬地站在大門歡迎,馬上帶我們到古堡的頂樓喝香檳去。

等到晚上九點了,但完全看不出有要吃飯的跡象。服務生還不斷地拿出不同的香檳要我們品嚐,但卻沒有我們期待的點心出來,除了一點點的花生,便是小魚乾,聽說是香檳的絕配。

到九點半,酒莊的老闆說今天他要邀請大家參觀酒莊的「珍藏圖書館」;話才說完便引起一陣熱烈的掌聲,因為圖書館裡珍藏著這最負盛名的酒莊好幾個世紀的名酒。而有機會進去參觀的人寥寥可數(因為人的走動會干擾這些稀有名酒的儲存)。

廠長帶著我們從葡萄園開始看起,到酒廠、橡木桶區、成品區,一路上高談闊論、如數家珍。古堡處處掛著有歷史價值的名畫,我們宛如走進一個酒的博物院,興奮不已。

走到地窖的第三層時,廠長突然壓低聲音,要求我們不要交談而且盡量輕聲走路,原來我們已經到了珍藏圖書館。在極昏暗的燈光中,我們終於看見什麼是法國人的驕傲。 架上的每一瓶酒都有百年以上的歷史,酒旁邊都標示著其歷史資料。如某一瓶是獻給亨利國王登基時,另一瓶是獻給拿破崙的婚禮使用的。似乎每一瓶酒都在歐洲的歷史上扮演過重要的角色。 走在那條時光隧道上,我突然對於自己可以身為一個飯店人,心中湧起莫大的光榮與感動。

十一點我們終於被帶領到餐廳。每個人前面都有六個杯子,菜卻出乎意料的簡單。 那夜,我差點醉了。不只是因為我喝了這輩子最多種的「美酒」,從開胃酒、白酒、紅酒、香檳到甜酒,一共喝了十二種酒;同時因為我是極少數的女生,被安排在主人的身邊,席間備受寵愛、讚美。我第一次領略到法國情人的偉大魅力,想不醉也很難!

至於我住的房間有多美麗?在午夜兩點微醺之際,我只記得床很大,天花板的吊燈很華麗,裝飾很貴族。

那夜,我是獨居閨房的王妃。只是不久夢就醒了,因為我們一大早又要去拜訪另一個酒莊。

事過多年,再沒有任何一個旅館會如那晚貴族民宿使我終生難忘!(本文作者陳文敏為紐約國際顧問公司總經理)

本文出自 2002 / 09 月號

第195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