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張汝京上海打造8吋晶圓廠

文 / 遠見編輯部    
2002-06-01
瀏覽數 17,950+
張汝京上海打造8吋晶圓廠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4月下旬,上海張江高科區一向門禁森嚴的中芯國際集成電路難得向媒體開放。不過此次讓人們參觀的不是全國首建的8吋晶圓代工廠,而是該公司為員工子女設立的十二年制雙語學校。

久未露面的中芯國際集成電路總經理張汝京好像園丁一樣,靜靜地陪著記者逐樓參觀孩子們上課的情形,如沐春風的場景實難令人聯想過去一年來,這位中芯的大家長在海峽兩岸的半導體業界是怎樣掀起一波又一波巨浪。

2000年8月,在張江工業園區打下第一根樁柱時,中芯國際幾乎就成了張江高科的同義詞。「以往在張江最大的投資大多是3000萬美元左右,中芯一進來就是10幾億美元,這是過去從未有的情形,」張江高科技園區開發公司總經理戴海波指出,繼中芯和宏力半導體(由台塑王永慶之子王文洋和中方的江綿?主導投資)相繼在開發區破土動工後,半導體產業的群聚效應逐步浮現,一年內就吸引了超過十家的IC設計公司進駐張江。

蓋廠高手經驗豐富

隔年,中芯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完成建廠,不僅讓內地各家半導體廠商跌破眼鏡,而且使大陸官方頻頻邀約張汝京北上再建新廠址;中芯的創舉也驚動了在台灣素有「晶圓雙雄」之稱的台積電與聯電(全球第一與第二大晶圓代工廠)的負責人張忠謀和曹興誠,他們紛紛加速西進腳步尋覓廠址,聯電已決定在蘇州園區落腳,台積電極有可能在上海松江區發展;這些動作更進一步激起台灣輿論界熱烈討論,是否應該開放8吋晶圓廠進入大陸?

張汝京究竟有何本事,能在中國大陸建起第一座8吋晶圓代工廠,像磁鐵般吸引全球華人工程師紛紛效命,並且引領風騷掀起台灣晶圓業前仆後繼轉進內地?

今年五十四歲的張汝京出生南京,不到一歲就隨父母到了台灣,在高雄長大,是全世界能蓋晶圓廠的好手。台大機械系畢業後,赴美深造獲德克薩斯州南美以美大學電機系博士。1977年進入德州儀器,從基層的工程師做起,而在當時,張忠謀已是德儀的第三號人物,也是張汝京進入德儀後的頂頭大老闆,張汝京對他一直非常尊敬。張汝京也曾跟過人稱「積體電路之父」的Jack Kilby (前年諾貝爾物理獎得主)做研究,曾參與Jack Kilby在德儀主導的研發團隊,工作了四年直到Kilby退休為止。

1989年他的頂頭上司邵子凡博士(曾任德儀儲存器部門副總裁)一直很希望將美國的高科技帶回台灣,終於如願宿償:德儀願意移轉技術和台灣的宏?合作,於是,邵子凡組成上百人的團隊回台灣蓋廠,張汝京也是成員之一。前後兩年間,他們將國外最先進的0.8微米做DRAM(動態隨機存取記憶體)的技術引進台灣。(微米指晶圓上晶體管之間的距離,排列間距越短,代表技術越高)

1992年,張汝京又跟隨邵子凡到新加坡蓋8吋晶圓廠,做0.5微米的技術;1994年,再把0.5微米和0.35微米的技術帶回台灣。1995到1997年間,他到義大利蓋廠,成功移轉0.35微米的技術後,德儀把所有DRAM的技術賣給了美光。

那時的張汝京在德儀工作已滿二十年,他開始猶豫到底是去美光還是退休。結果在朋友的引薦下,他認識了當時中華開發工業銀行的總經理胡定吾,在胡定吾的邀約下回台灣創辦了世大半導體公司,擔任總經理一職,直到2000年世大被台積電合併。

業界都知道,張汝京是蓋晶圓廠的高手,殊不知,他還是一位非常虔誠的基督徒。與他初次相識的人都會對他嘴邊經常說的「感謝上帝祝福」和咧著大嘴憨厚知足的笑容,留下深刻的印象。

台積電併購世大時,世大股價大漲,原股東們都大賺了一筆,幾乎有五至十倍的獲利;因為擔任總經理,張汝京有很大配額的認股權,據說他離開世大後把股票全都賣掉,價值超過上億台幣,但毫不吝惜地全都捐給了慈善機構。因此當台灣有人批評他賣掉世大股票、帶著錢「偷跑」到大陸蓋廠時,張汝京並不願意對來訪的媒體多說什麼。「基督徒是做給上帝看的,不是做給人看的,」他強調自己和家人「一分錢也沒有從台灣帶走」,並且獲得家人同意把從台灣股票上賺的錢,全用在慈善事業上。

事實上,在節儉成性的張汝京身上,絲毫嗅不到「科技新貴」的氣息或是「半導體大亨」的派頭。除了開業典禮或是簽約儀式,一年到頭他都是一身樸素的便服打扮;手上戴的那支卡西歐電子錶,已經伴隨了他二十多年;公司的高級主管都陸續配有新車,他卻依然開著建廠之初的那部二手車;張汝京身上濃厚的創業氣息,是不少高科技人才願意放棄高薪跟隨他打天下的主要原因之一。

張汝京的節儉還有一則小故事。去年7月加入中芯經營團隊的技術研發副總經理李若加,廣東汕頭人,原先任職美光長達十五年,是美光領導研發部門的的資深院士;他記得有一年他從美國愛達荷達州大老遠飛到加州去探望張汝京,兩人當時並不熟識,但彼此仰慕各自在業界的實力,公事談畢後,張汝京盡地主之誼熱情地帶他去中國餐館用餐,李若加以為他們要去大快朵頤一番,沒想到坐下來後,張汝京問他是點蛋炒飯還是點牛肉麵?

下一個機會在這裡

目前在中芯技術研發部門位階最高的副總裁楊士寧,出身上海,也是張汝京極為倚重的左右手,先前在美國英特爾總部是負責「微處理器製程開發」最核心技術的工程總監。他形容自己在英特爾做了十四年,不是隨便跳來跳去的那種人,初次遇見Richard(張汝京規定員工一律喊他英文名字,總經理的頭銜是給外人喊的),就知道「他是一個可以跟隨的人」。

楊士寧永遠忘不了兩人初次見面的情景,那是2001年的大年初三,他正好回中國大陸,順道去中芯工地看一看,他把開門出來應答的人當作是看門的工友,對他說自己要拜訪張總經理,孰料這位衣著樸實、大年初三獨自一人留守工地的竟是張汝京本人!楊士寧驚訝之餘,深刻感受到張汝京是一個真正做事的人。在面談的過程中,張汝京想為大陸建造第一座高科技晶圓代工廠的使命感,更是深深打動了他,「現在正是中國歷史轉折的關頭,應該回來貢獻所長。」張汝京一席話改變楊士寧的生涯規劃。

在中芯,還有七十多位像他們這樣的海歸派工程師,紛紛放棄了原先在美國的高薪要職,拿的是過去三分之一的薪水,攜家帶眷住進中芯不到一百五十平方米的宿舍(李若加原先在美國的農莊占地三公畝)。他們年輕時大都是國內理工學院的佼佼者,能夠申請到獎學金出國深造,畢業後被網羅到國際知名大公司做事,例如英特爾、美光、德儀、HP、AT&T等,一做就是十多年,在美國安家立業生活優渥,但是事業發展到一階段,就普遍面臨華人在美工作會遇上的玻璃窗問題。「所謂Glass Ceiling 就是你看得到升遷的機會,但就是很難輪到你升遷,」中芯副總裁謝志峰道出了許多人的心聲,「若只看在待遇的份上,我們不會來中芯,大夥想做的是一番事業。You want to make something different.」

早在1995年,謝志峰就很想回國服務,別人羡慕他在英特爾的工作,他卻是經常做夢夢見自己在上海南京東路上騎自行車,一心想回到自己的故鄉上海定居。當時謝志峰已經在鑽研0.8微米的製程技術,但國內半導體業界的製程水準卻仍停留在2.0微米,他只好轉往新加坡發揮專長。2000年年中他聽到有人要在上海蓋8吋晶圓廠,興奮不已,專程回國面見張汝京。「他想做的事,正是我五、六年來一直想要做的事,」只是謝志峰沒想到與他志同道合的是一位台灣人。有著大中國情結的張汝京對他說,「做為一個華人,不管在哪兒受的教育,都該為華人社會貢獻,我是一個在台灣長大的人,都可以在這兒捲了袖子幹,何況是你們呢?」

當年從德儀把張汝京找回台灣創辦世大晶圓廠的胡定吾,也是看上張汝京在號召人才方面特有一種領導魅力,「他沒有什麼私慾,不像有的領導人自己很貪;他做事業也不是只為了賺錢,好的人才自然願意跟他。」

外界盛傳中芯用高薪和股票從台積電大舉挖走了一百多名工程師,對此,張汝京日前在接受新聞媒體採訪時予以鄭重否認。他指出,中芯工程師的薪水並不比台灣來得高,許多年輕的工程師投靠他,是因為台積電人才濟濟,升遷機會受限,來中芯找尋opportunity for advancement(升遷機會)和opportunity for adventure(冒險機會),「他們認為自己下一個十年的機會在這?。」

憑實力贏得信賴

據瞭解,這些來自台灣的工程師,三十多歲就已經在台積電、聯電賺到了一些錢,但是半導體的下一個春天在哪裡?許多人看好的是大陸未來的發展,而中芯正好為他們提供了這樣的機會。

做為中國大陸的第一座8吋晶圓廠,打頭陣的中芯公司占盡了天時之利,專做上游IC設計的威盛電子大中國區總經理徐濤形容說,張汝京為大家勾勒出了一個遠景,許多想圓夢的人自然深深地被他吸引,包括資金也從四面八方匯集而來。

翻開中芯的股東名冊,包括上海實業、高盛集團、漢鼎亞太、華登國際創投、北大青鳥集團和以祥峰投資管理集團為首的新加坡財團和美國IC設計公司等,共同集資了10億美元為股本,另外還獲得批准可從內地銀行融資4.8億美元。據悉,中芯在破土動工後,一度傳出有兩個台灣股東臨陣退出,張汝京如坐針氈地渡過了六個星期,但很快就有一家美國公司接手,出資金額還超過原先的台商股東。「有一位股東原先投資只有5000萬美元,後來看到我們蓋廠很順利,持股漸漸增加為17%,這都是靠實力贏來的信賴!」中芯公關部管理師黃貴美透露說。

每當有人好奇地問,中芯2000年8月打樁,到2001年9月晶圓上線生產,前後只花一年時間,幾乎創下世界紀錄,是如何做到?張汝京總是微笑地回答說,「God bless!(感謝上帝祝福)」。

事實上,在笑容的背後,是無數個日以繼夜的加班、趕工和打拚。「我們最多時用到四千個工人不分日夜、三班制地趕工,」中芯公關部的黃貴美指出,張汝京幾乎是以廠為家,建廠期間,他有時一天巡廠三次(整個廠巡視一圈要兩個小時),「他比誰都賣命,我們當然服他。」

每天早上七點多,張汝京總是第一個到公司的主管,建廠期間每天都忙到午夜才離開辦公室;每個星期天上完了教堂,通常他又會再回到辦公室工作。由於晶圓廠是二十四小時不停機地運作,夜?往往最容易出意外,張汝京因此規定一級主管都必須值夜班巡廠(晚上十點到淩晨兩點),他自己也在輪班表內。

成敗還是未定之數

除了特別重視工廠安全,張汝京還倡導一個觀念:無塵室既然是晶圓廠的心臟命脈,清理工作人人有責。因此除了清潔工人之外,公司同仁每個月也要輪班兩小時,用酒精沾抹布跪在地上擦拭。「像我們公關部每次五、六個同事,要一起擦完五十至六十平方米的責任區,」黃貴美告訴記者。工廠開工的第一天,張汝京就脫去西裝,帶領一級主管親自到無塵室擦地板。

儘管中芯名號已在業界打響,但是在晶圓廠「高利潤、高風險」投資的背後,尤其每隔三到五年就會面臨景氣循環帶來業界大洗牌,中芯的成敗還是未定之數。

「沒錯,他是個蓋晶圓廠的高手,但不保證他能成功地run(運作)一個晶圓廠,」與中芯廠址相鄰不遠幾乎是同時動工、但預計今年底才會完成機台設置的宏力半導體一位高階主管批評指出,「建一座晶圓廠動輒10幾億美金,總要拿出財務報表,看看它的現金流量與獲利回報,再論英雄吧!」

面對外界的質疑,張汝京不諱言晶圓廠必須每月量產到兩萬五千片時,才有利潤可言;目前中芯一廠的月產量是五千片,二廠7月進機台,三廠8月開始量產,預估年底時月產量才會達到三萬片;不過目前已有來自股東和廠商的訂單,「多得接不下來」。

中芯在不景氣的時候蓋廠,成本降低不少,向全球購置生產設備也較容易,而且張汝京是技術出身,加上他長久在業界深植的人脈,「我們通過策略聯盟和保證產能的方式來轉移技術,並不需花太多的資金(是同業的二十分之一)就可以取得技術和IP使用權,」中芯一位高階主管很自豪他們不會亂花冤枉錢。

貼近中國市場是中芯的優勢

看好中國大陸的半導體市場,中芯對自身前景抱持樂觀態度。

據估計,2001年大陸半導體市場規模高達130億美元,但中國自給量不到10%;根據霸菱和中國信息產業部旗下的研發院預估,到2005年前,市場規模將達400億美元,2010年時,中國大陸更將躍升為全球第二大半導體市場。「我們如此貼近這個市場,是很大的競爭優勢!」中芯的經營團隊對外口徑一致。

半導體產業的發展,就是靠科技人才的多寡。中芯目前員工兩千多人,來自海外的技術團隊有六百多人,包括台灣四百多人,美加一百二十多位,以及八十多位來自新加坡、韓國、日本和義大利的半導體人才。張汝京希望以「一個帶兩個的方式」快速培養從內地招募來的員工。根據他過去在台灣的經驗,訓練一個熟悉晶圓製程的工程師需要三到五年的時間,訓練一個瞭解整體產業流程的工程師,則需要五到七年時間,而培養出一個既懂技術又懂管理的專業人才,則需要十到十五年。然而,激烈的市場競爭是不會等人的,因此他對員工的要求,也是相當嚴格的。

中芯最高技術總監楊士寧帶領手下近一百人的研發團隊(博士占了四十位),在今年第一季同時開展十八個研發項目,效率相當驚人;可是張汝京給他們訂下了一個更高的目標,希望在2004年中芯的研發技術能與世界最先進的大廠差距縮短為一年。

除了賺錢,在專業與技術上要讓世人刮目相看的強烈企圖心,正是張汝京帶領中芯員工們埋頭打拚的主要動力。

台灣業者對

中芯看法

●中芯一定能成氣候,中芯等於有大陸第一流的支持,變成明星重點產業。中國大陸可能為他的關係會形成一些IC設計公司出來,大陸政府對他可能還是很照顧,但是關鍵還是在技術。說穿了技術還是都靠台灣人。

●中芯對台積電、聯電還不至於有威脅,聽說中芯良率很低,如何有成本競爭力?張汝京有建廠能力,但還未證明他有經營一個公司成功的能力。因為規模還是差很遠,良率也低。威脅就在於中芯對大陸內銷型零組件還是擁有絕對的吸引力。(莊淳雅、江逸之整理)

本文出自 2002 / 06 月號

第192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