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向海致敬,要直指核心

文 / 劉育東    
2020-10-27
瀏覽數 8,850+
向海致敬,要直指核心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政府施政在這10年來最大的變化,就是廣告化、文青化、小編化,優點是貼近民眾生活用語,容易打動人心,但缺點是這些詞彙作為施政重點很容易流於口號。

以2016年總統大選提出的「浪漫台三線」來講,當時以歐洲著名的葡萄酒莊公路為藍本,述說種種歐美才享受到的新設施、新建築、新觀光型態,我深受打動,寄以厚望。但直到上週的台三線,除了增加一些容易達成的戶外活動外,需要費心的硬體軟體則幾乎沒做。

台三線沒變浪漫, 2020大選改提其他政策,行政院改列其他方案。

今年一項重要政策「向海致敬」我又深受打動,但有「浪漫台三線」教訓,我雖不敢期望過高,但蘇揆直接登上國小同學的光腳號帆船遊艇,在純真的下一代面前「向海致敬」,政府大幅報導,也就引起我更大的關注。

行政院的執行計畫共有六項方案,購買三艘研究船、提升氣象預報能力、開發新能源、找尋黑盒子等任務、強化國際合作、海洋研究升級等,希望達成「淨海」(潔淨海洋)、「知海」(知道海洋)、「近海」(親近海洋)及「進海」(進入海洋)的目標。

恕我直言,這六項方案都是各部會最容易提報成果的項目,甚至編預算就結案的輕鬆課題,這些完成後,絕對無法「進入海洋」。

政策須「直指問題點」且「解決困難點」

這六項行動方案都不是現今不能全面「進入海洋」的問題點。台灣至少在清朝初年就已開闢許多漁港,原來只有漁民「進入海洋」,日本時代和威權時代根本封閉海洋,解嚴後局部開放,為旅遊的觀光船、為釣客的海釣船、為休閒的遊艇才漸漸出現。

要能讓人民「進入海洋」的核心議題,就是「如何重整」百年歷史的漁船、27年的觀光漁船和海釣船、近10年新興的遊艇。這四種「進入海洋」各有各的狀況,百年來隨著台灣經濟的變遷,漁民漁船銳減而漁港凋零,觀光漁船、海釣漁船、遊艇卻持續增加,重整的核心就在「新舊調度」,舊思惟、舊制度、舊漁港、舊海面,如何調度為更多人能「進入海洋」的新思惟、新制度、新港口、新海面。

在港口方面,台灣本島共有224座漁港,但半數以上幾乎停擺,觀光、海釣、遊艇的專用港不須新建只需重新分配,漁會舊勢力當然反對,向海致敬的政府當然要盡責。

在海面方面,違法流刺網底刺網等捕魚方式、垃圾廢油廢魚網仍充斥海面,漁民雖辛苦,但「進入海洋」列為國家政策,政府就必須先全面補助漁民、教育漁民、再規範漁民、最後嚴格執法取締,直到恢復「潔淨海洋」。

在觀光賞鯨船方面,既然要全面「進入海洋」,執照必須鬆綁,讓所有想轉型為娛樂漁船的業主都能合法,業者數量能依市場擴大而增加,面對不設限的營業遊艇才不致恐慌,各自服務不同需求的消費者進入海洋。

在海釣漁船方面,業者因申請不到被凍結的執照,只好將漁船登記為遊艇來營業,但就須由免費的漁船停泊,變成高收費的遊艇停泊,每年十多萬停泊費又年年可能調漲,潛在的恐慌不小,該做也是執照開放、回歸娛樂漁船。

由傳統「大陸思惟」轉型「海洋思惟」

在遊艇方面,如果政府真要讓台灣像歐美日等海洋國家一樣的風貌,一是執照考題必須參考歐美降低難度,二是遊艇港必須像歐美日一樣設施,三是停泊費必須像歐美日一樣平價,這些分屬各級政府各主管機關,但既然是國家政策,行政院就必須負起責任主導,並建立監督遊艇港業者的制度,每年針對設施和收費進行公開的評鑑,讓好的業者有榮譽、壞的業者有壓力、大眾有依據。

這次「向海致敬」關係到台灣能不能由威權的「大陸思惟」轉型為切身的「海洋思惟」,但必須要講真的、做到位、直指問題核心,投入10年心力來解決100年累積的問題,才能完整而全面的潔淨、知道、親近、進入海洋。

 (作者為亞洲大學講座教授,本專欄由劉育東、劉維公、姚仁祿共同主持)

本文出自 2020 / 11 月號

00世代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