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美國大選走勢難測 民調又要被打臉?

文 / 周天瑋    
2020-09-28
瀏覽數 15,650+
美國大選走勢難測 民調又要被打臉?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截至9月中旬,美國大選各民意調查顯示,民主黨候選人暨美國前副總統拜登暫時領先,可是從許多角度觀察,民主黨並無十足把握。

難道說,「凡所有相,皆是虛妄。虛妄者,言其是假非真,非謂絕對沒有?」民意調查在美國似乎擁有科學性的存在,卻被一再證明不能依靠,特別在今年,為什麼?  

V型反彈奏效,川普獲及時雨  

首先得從今年極難掌握的經濟和疫情走向來看。一般正常大選,最關鍵的成敗因素是經濟,川普總統的經濟政策,採取聯邦減稅、放鬆管制和創造定向定點就業機會,三箭齊放,卓有成效。在疫情前,美國景氣繁榮,失業率下探3%。  

所以,數據明確顯示,不只是白人,非洲裔、西班牙語裔和亞裔都達到了空前就業高潮。換句話說,川普經濟並非美國主流媒體,以及若干跟隨者所謂的,「只顧高端」,而已經基本「落實到戶」。  

但2020年春,瘟疫驟然襲來,全美立刻墜入蕭條,徹底粉碎了川普的漁舟唱晚。儘管如此,美國第三季的增長表現,據高盛(Goldman Sachs)等華爾街金融業者估計,可以興奮上看35%,V型反彈確定形成,川普獲得了及時雨。  

可實情是,選民(特別是高投票率的老年選民)對疫情的怨氣,不成比例地投射在川普身上,相反地,選民多半忽視美國雙軌制底下,州長對醫療保健政策,負有直接而廣泛的責任。  

不過,隨著疫情致死率得到若干程度的控制,疫苗研發更獲得突破,在樂觀氣氛感染之下,只要是經濟繼續挺進,川普的民調就看好。  

當然,倘若大選前,如果不幸爆發負面轉折,川普非得能使出扭轉大局的對策,做一番相當於「內戰級」的「10月驚奇」大格鬥,才得以連任。  

歷史成果(track records)是重要評價標準。共和黨論述如下,「我們會搞經濟,過去三年成績斐然。」「歐巴馬與拜登那八年,是一場噩夢。」「疫情過後,也只有川普可以拉抬經濟,重新帶向繁榮。」民主黨當然不同意,但民主黨的政綱是左轉,搞激進社會主義。  

其次,是選舉制度和政治版圖因素。由於美國大選按各州「贏者全拿」選舉人票,許多明明是全國普選總票數少數的候選人,卻累計出較多的選舉人票,最後奪得大勝。2016年便是如此。  

所以,選舉行家精算:倘若要「大致看好(generally favored)」民主黨候選人拿到選舉人票的多數,就得在普選票超過對手3個百分點才行。2016年,希拉蕊普選票只超過川普2個百分點,結果川普策略奏效,在三個決戰搖擺州搶得僅不到1個百分點、7萬7000張普選票優勢,便意外低飛通過,進駐白宮,摔爛一眾手機!  

拜登想贏,領先5個百分點才穩  

進一步估計,民主黨的勝算,若要從「看好」進階到「有把握(pretty safe)」,那就得在普選票上超過對手5個百分點。而當下,拜登民調恰好勝川普5個百分點,似乎可以贏得大選,偏偏投票日並不是今天,而川普勢頭看俏,此消彼長,民主黨因此憂心忡忡。  

為什麼民主黨必須領先5個百分點才安心,而共和黨不必?因為今日美國政治版圖,以紅色為體,以藍色鑲邊。民主黨(藍色)的普選票票倉,過度集中兩岸大州及都會區,分配不均,讓共和黨(紅色)能以寡擊眾。  

再說民調盲點SMAGA(Secret Make America Great Again,祕圖美國再興)。MAGA(美國再興)是川普2016年競選口號,今年受疫情打擊,因此重新啟用。  

由於擁有話語權的美國主流媒體(如《紐約時報》和CNN)多半親民主黨,導致在社會上形成一種不利於共和黨的文化氛圍,使得川普許多隱性選民,支持川普但民調不表態,川普的支持者受到社會壓力,因而刻意低調,但到了投票日,往往會成為奇兵。  

共和黨估計,這支奇兵在2016年,大約構成1到1.5個百分點的差額,能夠肉搏選情。而今年,由於川普的形象更不佳,川普支持者更不願意公然表態,因此,奇兵人數有可能已經增長到接近2個百分點,有助逆轉。  

美國正步入「文化革命」這樣的一種政治和社會背景,導致SMAGA遁入川普號稱為「沉默大眾(silent majority)」的全國支持群體,凡碰到民調,會虛晃一招,因此民調失真。  

最後,討論白刃血戰、動員衝刺導致的研判死角。選民動員狀態,難以反映在當時的民調結果上,川普和拜登的競選團隊,今年基於特殊憂患意識,都在加大力度開拓搖擺州票源,但拜登有種種考慮,並沒有舉辦造勢大會,而川普競選團隊卻發現,每一次造勢大會,都能吸引過去根本從來沒有投票過的參加者,高達兩成五。這個兩成五因此成為最理想的追蹤動員、拓寬選民基礎的對象,擴散潛力極大。據分析,這個嶄新群體,以白人勞工階級居多。  

具體來說,在決戰鐵鏽帶,估計沒有投票過的無四年大學學歷白人群體大,密西根州有160萬,賓夕法尼亞州有210萬,威斯康辛州有80萬。共和黨的判斷,是只要能攫取若干比例的這些新選民,便能更確保川普優勢,因為2016年之勝,川普在這三個州,僅僅只比對手總共多拿7萬7000張普選票,如此而已。  

佛羅里達、亞利桑那和內華達州,川普團隊正重點拓寬西班牙語裔的選民基礎。西語裔的全國支持度,川普目前已提升5個百分點,而達到33%,頗有斬獲。  

民主黨正奮起直追,偏偏民主黨對「重視黑人生命」(Black Lives Matter)運動流於暴力,長達三個月的縱容和包庇態度,多少冒犯了更重視安定與經濟生活的西班牙語裔和白人族群。  

東方哲學和物理原理都深信,用力太過會導致反作用。民主黨操弄媒體偏見、疫情低潮、黑人運動,以及文化革命,全都太過。共和黨固然也有共和黨的問題,所以本文不評斷誰上誰下,但在實務操作意義上,結果是民調不準度擴大,必須依賴權威深層分析,兼及制度和心理因素去進行研判。

本文出自 2020 / 10 月號

新台海危機下的台灣兵法

數位專題
川普VS拜登 誰將登上美國總統寶座?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美國大選美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