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高雄將成香港

文 / 成章瑜    
2001-10-01
瀏覽數 14,850+
高雄將成香港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隨著「亞洲世紀」來臨,中國大陸經濟強權的興起,從南韓漢城、日本東京、大陸沿海的北京、天津、上海,一直往南延伸,正形成一條「投資新絲路」。

高雄港將在這條往南延伸的「絲路」上,扮演「龍口」的角色。

高雄市市長謝長廷指著位居太平洋樞紐地位的高雄說,「我要讓他成為這條新絲路的重要城市。」

兩岸三通鳴笛,是眾人看好這個南台灣的海洋城市,成為投資新絲路的一環。

高雄港,是世界第四大貨櫃港,次於香港、新加坡、韓國釜山。一年的貨櫃量達742萬TEU(20呎標準貨櫃),貨物吞吐量一億一千五百廿九萬公噸,港口水深十四米,具有輻射東南亞、東北亞Hubport(轉運樞紐)地位。

雖然大陸的上海港(目前排名第六)是未來亞洲港口的新星,不過因為港口水深不足及淤沙問題,在2005年未完成改善前,高雄仍具有相當舉足輕重的地位。

日本郵船株式會社副社長平野裕司,在高雄霖園的觀海樓裡,才剛和高雄港務局局長黃清藤,簽下一紙承租第四貨櫃中心121號碼頭的五年租約。

平野裕司說,「未來日本郵船將以高雄港做為東亞地區主要轉運港埠(Hubport),並考量將東南亞在新加坡的轉運櫃,移往高雄。」

而經營大陸及東南亞貨運的中俄宇航,9月18日在高雄多功能經貿園區內投資的新大樓,也正式動土。中俄宇航總裁林鑫表示,「台灣戰略地位重要,中俄宇航決定把維修工廠及機隊設在台灣,同樣也是亞洲Hubport的概念。」

高雄市灰濛濛的天空,最近總算出現藍天。9月10日,謝長廷帶著新台幣500億元成績單,高興地出現在高雄市政府,他剛從歐洲招商回來。

當高雄港還停留在景氣嚴冬裡,三通像南台灣的一道陽光。謝長廷帶回德國西門子300億元的投資案,法國家樂福60億元的投資案,以及中俄宇航與中法航空140億元的合作案。

亞洲新絲路

這是謝長廷第一次主動出擊的「城市行銷」,賣的就是三通下的亞洲新絲路觀念。

在全台灣一片陰鬱的失業潮中,兩岸通航鳴笛,高雄的春天真的來了嗎?

台灣有五十年累積下來的人才資源,尤其是中小企業的經營者,「你知道我們有多少人才,足以經營一年營業額100萬美元的公司?」謝長廷說,「答案是十八到二十萬人,你說可不可怕?」

過去,西方人投資中國,必須經過漫長的絲路,未來謝長廷要讓跨國資本從台灣出發,運用台灣的產業人才和技術,以台灣為金融、資訊、研發、採購中心,進行亞太乃至全球資本的運籌管理,「這次我到歐洲招商,就告訴德國人這個觀念。」

約翰.耐斯比的《亞洲大趨勢》預言,二十一世紀會有許多超級都會躍升,而西方的投資者,應該選定一個城市做為營運中心,這個城市未必是首都。

擁有十五米水深天然良港,同時有國內及國際機場的高雄,「雙港計畫」讓高雄亟欲成為耐斯比筆下的新城市營運中心。

「我很早就提出要讓高雄發展成『境內香港』的概念,」謝長廷說。

他主張把港區、加工出口區、物流中心擴大為經貿特區,讓兩岸人員、資金、技術自由移動,「這樣我們不但能快速發展為亞洲本世紀大城市,甚至有機會取代香港,」謝長廷說。

高雄港目前最大的優勢,是兩岸通航第一個直航試點。日前經發會決議,擴大境外航運中心功能,除了放大區域範圍之外,也將進一步開放大陸貨品通關入境,這似乎也讓「境內香港」跨出了一大步。

官員說,開放貨品通關入境,實際上就已達直航之實,就已三通。在此架構下,兩岸的產業分工體系勢必出現新的樣貌。

直航之後,就等台商回娘家。高雄加工出口區三組組長何進修說,「我們預估,短期至少將有三百到四百家台商回流。」

他表示,「現在赴大陸投資的台商有三萬五千多家,只要有1%回來,大高雄馬上就有三百到四百個新的投資案。」

黃清藤說,高雄港去年貨櫃裝卸量雖然表現不佳,由世界第三名掉到世界第四,落在香港、新加坡、韓國釜山之後,但是兩岸廈福高雄的試點直航,貨櫃卻呈現二位數的成長,可見兩岸經貿腹地發展的潛力。

兩岸試點直航已逐漸變成黃金航線。去年11月才加入高雄與廈門福州試點直航的萬海航運,不到一年,就成為分析師眼中當紅的三通概念股。

現在,來往於高雄與廈福之間的轉口量,平均每月有近四萬TEU。去年全年試點直航的貨櫃量已成長至43.2萬TEU,但比前年的36.5萬TEU,成長19.3%,在景氣下滑時,對高雄港的貨量有相當大的貢獻。

未來如果開放貨物通關入境高雄港,並在台進行簡易加工,打通兩岸任督二脈的商機,更是不可小覬。

MIT勝過MIC

目前兩岸貨物,光是在高雄境外中心直航轉運節省的成本,每一個櫃就可以節省60%的運費,一個櫃下來至少可以節省新台幣400、500元,而且不透過香港或石垣島轉運節省的時間,可以少二到三天。

台灣還有一個價格優勢,是大陸至今無法取代的,台灣製「made in Taiwan」與大陸製「made in China」的產品價差,平均在十五至二十倍。

一旦開放大陸貨品可以來台簡易加工,根據交通部運研所研究,拆櫃、併櫃、簡易加工後創造出的附加價值,光是純利潤就可創造出1400元,是現在純收10元轉口手續費的一百四十倍。

也因為這種「高附加價值」的誘因,讓台商可能重新回流台灣,選擇回台植根。

雖然加工出口區今年1到8月的產值下滑19.23%,是慘不忍睹的紅字;但是在三通利多的刺激下,前八個月加工出口區新增的投資及增資金額仍出現9.4%的正數,總算扳回一城。

加工出口區管理處處長周嚴表示,為因應兩岸開放貨物通關入境,他正積極爭取把高雄楠梓、中島,南及屏東,上至台中潭子、台中港各加工區,通通納入境外航運中心,做為大高雄發展的「加值園區基地」。

另外再加上高雄正在發展的多功能經貿園區的特定倉儲區及物流中心,合計共約550~600公頃的土地,都可以做為未來台商回流發展的基地。

不只加工出口區,黃清藤也正加速清理港區後線碼頭,希望挪出第一線的土地,供即將到來的兩岸大量拆併櫃加工作業。高雄不景氣,「兩年前我上任時就已嗅到了,」謝長廷說。

當時市府有十一個大型整地計畫,卻沒有一個做成,接下來果真是大企業倒的倒,國營企業縮水的縮水。

大高雄地區,是台灣重工業的重鎮,六成以上都是工業人口。這種黑手勞力結構,一旦遇到不景氣,廠商外移,讓全城頓時陷入大蕭條。

6月份高雄市的失業率高達4.97 %,勞參率只剩53.2%,失業人口高達三萬人以上。

首要調整產業結構

如果高雄要做為未來亞洲投資新絲路的一環,謝長廷認為首要任務,就是要進行產業結構調整。

「我們不是取代傳統產業,而是在傳統產業上,再增加服務業等三級產業,」他說。

目前高雄最大的計畫,就是利用國際大港的優勢,像新加坡、香港一樣,大規模地發展倉儲物流服務業。高雄正轉型為國際化的海洋首都,成為連結東南亞市場與全球經貿體系的重要橋梁。

加工出口區目前正積極推動「國際行銷」,周嚴表示,目前已整合出四十個案子,「用我們的know-how做基礎,把華人的力量整合起來,變成一個華人的生產體系。」

在高雄港區邊的台糖物流中心,今年3月底剛完工,也是高雄發展物流中心第一塊試金石。

第一期有兩萬兩千個儲位及附屬設施,第二期四萬六千個儲位建設,將結合小港航空城計畫。目前正在進行試運轉,為配合物流作業,海關已開始進行二十四小時通關作業。

另外陽明海運,也成立了好好物流中心,利用海運貨源的優勢,進行物流配送業務。

好好物流與關貿網路、美國億傑先進科技、華經資訊建立策略聯盟後,計畫購併海運承攬運送業,並與航空貨運業建立策略聯盟,建立完整的網絡,這也是全球運籌管理中心的概念。

目前,高雄港每年三百萬個轉運櫃中的40%,進入高雄市製造、加工後再出口。

高雄正進行都市機能轉型的大動作,不只發展物流,謝長廷也積極打造科技「e」城市,並肩發展軟體科技,整個城市也將鋪設760公里的「寬頻光纖網路」。

多功能經貿園區協會總幹事胡存恭說,「我們現在左手在動,右手也在動。」

578公頃多功能經貿園區發展計畫,除了倉儲物流中心外,也設置了「高雄軟體科技城」,占地6.7公頃,第一期開發面積約2公頃,引進海洋資訊、休閒軟體、嵌入式軟體及傳統產業軟體等之人才進駐。

第二期為軟體研發成果之延伸,並引進高科技製造業進駐。

從高雄市的地標——東帝士八五大樓往下望,在南台灣不景氣低氣壓中,已有多處空地開始出現動土新生的跡象。謝長廷很有信心地說,「經過兩年播種,我要讓台灣的景氣春天從高雄出發。」

討厭等待的謝長廷說,「我們現在不是等待三通,就是等待WTO,但時間是不等人的。」

謝長廷說,「三通,當然最好,但是不三通,我們也一樣要搶著做。」

香港回歸一個中國以後,外國的經濟學家評估,香港競爭力已經從第八降到第十五。

「如果我們反其道而行,大膽自由開放,把高雄知名度擴大,馬上可以提升競爭力,」謝長廷說。

就像東帝士八五摩天大樓,一樓搭到頂,只要四十秒,在亞洲激烈的城市競爭裡,掌握timing(時機),先人一步,永遠是制勝關鍵。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傳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