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翻轉全球供應鏈 東協接棒「世界工廠」

產業翻轉〉供應鏈下南洋,東協邁向新時代
文 / 邱莉燕    攝影 / 蘇義傑
2019-12-24
瀏覽數 63,700+
翻轉全球供應鏈 東協接棒「世界工廠」
左起為符策勤、楊應超、王明祥、康樹德。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從2018年中以來,中國大陸與美國的貿易戰已交手數回合,雙方不斷加碼對彼此的貿易關稅,中美的貿易衝突與談判尚未落幕,但已讓全球供應鏈悄悄裂解、重塑並移轉。

因應貿易戰,不少企業將生產基地從大陸遷移到東協各國,堪稱「供應鏈下南洋」。東協是全球第七大經濟體,預估2020年的經濟總量將會達到4.7兆美元,6億人口的市場原已不容小覷,加上供應鏈的挪移,可望更讓東協的發展邁向新時代。

2019年華人領袖遠見高峰會以此為題,探討被視為跨國供應鏈「最佳解方」的東南亞與其中潛藏的新機會。以下為論壇精華:

主持/泰國外國商會聯合總會主席 康樹德與談/偉特企業董事長 王明祥、異康集團及青興資本首席資深顧問 楊應超、碼訊控股集團主席 符策勤

康樹德:熱錢湧入,東協是明日之星

東協必然是一顆閃亮的星星,6億多人口,土地面積是中國大陸的一半,現在大陸轉型為全球市場,另一個大市場美國也發生翻轉,中美貿易戰使得整個東協出現快速的變化。

今年上半年,我從泰國回到台灣時,泰銖對台灣的匯率差不多是1比0.9,台幣比較強。這一個多月來(指2019年11月)泰銖已經比台幣強上了10%。為什麼?因為貿易戰,數量龐大的熱錢一直湧進泰國,數字已經告訴我們,東協正在發生變化。

開工廠的人說,東協就像30年前的大陸,可是東協的光景,絕對不會只有30年。

王明祥:傳統產業,到緬甸不會失望

我在31年前設立偉特企業,生產婚紗禮服的蕾絲,1991年到大陸投資,在東莞有1000位工人;之後東莞物價變高,就轉移到湖南再設一個分廠,兩個廠大約2000人。

2008年時,大陸宣布「騰籠換鳥」政策,要引進附加價值高的新產業,於是我尋求東南亞的投資,尋尋覓覓,發現緬甸這個處女地。緬甸當時的薪資,含加班費50美元有找,這什麼概念?跟我最早到東莞薪資400元人民幣一樣,緬甸就是30年前的大陸,我就買了土地,也簽了合同。

從台灣到大陸,再從大陸到東南亞,兩者有什麼不同?第一,後者是一個有經驗的遷移。其次,它是整個產業鏈的遷移。第三,是多元投資。

我年輕時到大陸,買塊15畝的地就蓋工廠,沒有想到未來。這次去緬甸,先了解法律、稅務,知道怎麼買土地、蓋廠房時預留未來發展的空間等,全都想到了,所以是一個有經驗的遷徙。因為成本不高,我在緬甸買了22筆土地,蓋了14個工廠,偉特用去3個廠,聘請5000多人做蕾絲,目前產量規模已是世界最大。在緬甸發展,更強化了競爭力。

我去緬甸時,找了很多下游廠一起去,蕾絲算是生產婚紗禮服的中游,上游還有紡紗和織布,下游是婚紗廠、禮服廠。我那時蓋好十餘個工廠,有8家下游工廠,跟我或租或買,一起在緬甸生產。所以是產業鏈的挪移。現在的目標是尋求上游的織布和紡紗。

再來談到多元投資。以前到東莞時,工廠的經濟規模不大,也看不清狀況;但是這一次到緬甸,除了很認真做蕾絲,也買土地、別墅和球場。現在更幸運的是,緬甸想要開放,推出11個新工業區,第一個工業區很幸運地被台商拿到了。

我聯合了6家在緬甸的台灣企業拿下工業區,這將是翁山蘇姬上台以來第一個外資開發的工業區,外資可以擁有70年使用權。

在緬甸,機會剛剛開始,受中美貿易戰衝擊,緬甸也是生產鏈往東南亞轉移一個很好的目的地。到緬甸來,傳統產業及電腦組裝業不會失望。

楊應超:東協進步,電子業可採雙軌制

台灣經濟很大一部分仰賴電子業,台灣是全世界的代工王國,全世界90%的主機板與筆記型電腦,50%以上的手機,全部的蘋果iPhone都是台灣公司所製造。

電子業最重要的就是供應鏈,每個電子產品裡面的零件至少幾百個,多達上千,成本對電子業很重要,供應鏈更重要,因為任何產品少一個小零件就不能生產了。

當初因為成本,1980、1990年代台商先去東莞、深圳形成第一個供應鏈。2000年左右,第二個供應鏈在上海、蘇州附近形成,以生產筆記型電腦跟手機為主。後來在四川,因為前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的關係,大約在2007年到2010年做起來第三個供應鏈,惠普、戴爾、宏碁都過去了。

2007、2008年時我離開花旗,加入香港上市公司大洋集團擔任財務長,工廠在東莞的樟木頭鎮,遇上大陸第一次供應鏈往外移。由於人民幣升值,大陸代工的成本優勢消失,加上大陸想從製造業轉型到服務業,製造業慢慢不太被重視。

我評估過工廠要不要離開大陸?研究了東協的4個國家,包括越南、泰國、菲律賓跟印尼。後來發現沒辦法走,因為供應鏈沒有辦法配合,若是把零件運到越南組裝再運出去,成本划不來。

現在中美貿易戰出現關稅問題,電子廠商也在考慮是否該離開大陸,轉向東協。現在應是大陸台商或陸企再一次轉移的好機會。

現在的東協比十年前更成熟了,之前東協沒有基礎建設,比如水電;現在建設得比較進步,其他如人工和土地也廉價。

如果台商和陸企電子業,包括產業鏈,如蘋果產業鏈、PC產業鏈現在去東協,是很好的機會。

以後的電子產品可能會分成兩個系統,有點像「一國兩制」,一個是大陸系統,一個是歐美、非大陸系統。大陸系統就是在大陸生產,在大陸銷售,市場夠大,沒有關稅的問題。

因為大陸發現,以後不能再依賴美國,打比方來講,美國CPU一砍,大陸就不用玩電腦了;美國的ARM一砍,大陸手機也壞掉了,大陸一定要發展他們自己的標準、自己的技術,自己製造。

全世界若分成兩大系統,大陸會愈來愈有機會,台灣企業要抓緊機會往大陸發展;若要移出大陸,東協是很好的機會。

符策勤:地利之便,馬來西亞是東協之窗

中美貿易戰不是新鮮事,1996年我從馬來西亞來台灣,經歷了整個台灣產業外移到東莞的經過。當時我打工的公司把馬來西亞的纖維板供應給台灣的家具產業,後來很多工廠搬到東莞大嶺山,我變成幾乎每個月都到大嶺山東跑西跑。

2001年大陸加入WTO,我又跨到上海、天津、北京開拓市場,因為進口稅從18%一直掉到13%,突破了全球化無疆界的供應,對馬來西亞來說是一個大機會。後來我也投資在深圳的沙井,生產木造喇叭箱,又投資在佛山的床具工廠。

早在中美貿易戰之前,就出現了美國對大陸的反傾銷制裁,那個過程我也參與,以供應板材為例,本來是運到台灣,後來到東莞,再轉到越南規避反傾銷,整個供應的方式都不一樣了。

中美經貿戰去年正式開打,我在馬來西亞出口板材,就有數家台灣的客人把工廠搬到越南。也有兩個原設於上海的工廠搬來馬來西亞新山,以最簡單迅速的方式生產,落地五個月後,第一個貨櫃已運去了美國;另有一家上海企業則到了印尼。

這一次機會,對馬來西亞也是一個挑戰。馬來西亞約有3200萬人口,很缺乏勞工,勞工密集型產業就不適合到馬來西亞。

前進東協,不只是產業交流,更是人才與文化層次的相互合作。馬來西亞在地理環境和語言是「東協之窗」,在新創企業獨角獸的領域,更可扮演銜接泰國、緬甸人才的角色。

2019年12月

華人領袖的30堂趨勢課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華人領袖遠見高峰會東協中美貿易戰泰國製造業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