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知道過程,你會為我叫屈

2001-07-01
瀏覽數 8,750+
知道過程,你會為我叫屈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Q:因為你們一群人的同質性很高,也都是同一期進來的,一路競爭也很激烈,所以你跟王爺(王鍾渝)有瑜亮情結也很久了,對不對?或甚至郭董事長也是,反正就是人太多,升遷有限?

A:可以抽煙吧。(開始點煙抽)

Q:這次董事長改選,有鋼鐵同業說你是把王董事長拱出去的一派?有這回事嗎?

A:我有那個能耐嗎?我不知道你的鋼鐵界是找誰,訪問誰。如果取樣多一點的話,就不會有這種看法。

Q:你會去弄黑函搞董事長下來嗎?

A:我哪裡有弄黑函?我可以跟你講一句真話:林信義4月跑到高雄來找我。

Q:今年4月?

A:對,他就問我幾個問題,我就說你收到的黑函是不是都說我不好。有好幾封。我就說是不是都是寫我,我問他有沒有寫別人,他說沒有,所以我就跟他說,我們都是讀書人,知道什麼事可以做,什麼事不能做。他說我根本就不可能寫這個黑函,他說我相信你陳振榮。

Q:中鋼的團隊好像有史以來,第一次出現董事長跟總經理都沒辦法團結?

A:這個沒辦法團結是自己講的,如果你知道整個事情的過程,你會為我叫屈。

整個過程事實上分兩段。

第一段要有董事長換人,才能說是誰決定的,那董事長換人是誰建議的?不是我們任何人可以做決定的。

第二個階段,董事長換人誰接?外面還是裡面?以前都是裡面,但是現在新政府不一定也是裡面,裡面的話,因為我是總經理,所以就把我當成目標。

Q:你說誰是當事人?

A:我們王董啊,因為他是當事人,所以沒辦法認清這個事實。

Q:要被換的事實?

A:他有很多管道,他應該很瞭解。

Q:王董對你的度量很大?

A:我不知道你所謂的度量很大標準在哪裡?本身他是董事長。他把我當目標是很自然的,從外面或從裡面,從裡面升我是第一順位。

我根本沒角逐董事長

Q:這一次你們得到什麼啟示跟智慧?

A:我是覺得再聰明的人也不能有私心,不是口口聲聲說,而是言行要一致。不是講的是一套,做的是另外一套,如果說不是我的話,今天就不會有那麼多黑函,你說這件事情給我最大的感觸是,做人要言行合一。

Q:至少你們兩個這七年來的相處沒有以前董事長與總經理相處得好?

A:你怎麼知道以前的董事長、總經理相處得很好?

Q:過去中鋼的董事長以前很獨立的,以前是內部決定的,將來董事長可以隨著政黨輪替來更換一次嗎?這對中鋼本身的文化與企業發展有什麼影響?

A:絕對是負面。

Q:中鋼過去撐了三十年不要政治介入。

A:但是也不能說我們董事長不努力,趙先生那個時候政黨輪替之前,政府對中鋼還是很支持的,政黨輪替之後並不是說政府就不支持,但是有些時候不要自己先亂了陣腳,才讓人家有空隙出來。

Q:有人說你後台比較硬,有王金平撐腰是吧?

A:你把王金平想得太差勁了。他如果是像你講得這樣差勁,他也不會當院長。

Q:人家說你是什麼派?

A:我根本不參與政治,國民黨是紅派和白派,我的家族是紅派,王金平是白派,我叔叔(高雄縣聞人陳義秋)是紅派,余政憲是黑派的,我對政治是一點興趣都沒有。

Q:所以你最後才退出角逐董事長?

A:我一開始就沒有角逐。那天有記者問我,我說根本就沒有這回事。我是重倫理的人,今天他是我的老闆,我怎麼可能會去和他爭這個位置。

人家懷疑我這是可以理解的,因為第一個如果他要被換,接下來接替的人是誰,外面還是裡面,裡面的話我當然是第一順位,所以人家說我,這是可以理解的。如果真的他要被換,這時候就要考慮到安定跟內升,那當然我是第一個被考慮的。所以他們說我也是可以理解的,但是不要用那種手段。這樣你能瞭解嗎?內升第一個考慮的是我,因為總經理呀。範圍已經變小了啦,這種盪漾一直在。

Q:未來在安定人事這一點上,要怎麼做呢?你們接下來的人事變動會怎麼樣呢,經理部門呢?

A:這個變動可能性現在講還太早,我不知道他(指郭董事長)有沒有想過。

Q:這樣的氣氛對中鋼文化長遠的發展好嗎?以後大家都去抱政黨大腿就好了?

A:這對中鋼未來發展不是很好,不是很正面。像你說企業的經營如果說可以安定,就能夠做很多長遠的計畫。(王一芝、蔡淑如整理)

本文出自 2001 / 07 月號

第181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