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新經濟時代的精英是後天形成

文 / 林季蓉    
2000-05-01
瀏覽數 10,200+
新經濟時代的精英是後天形成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台灣在歷經總統大選的激情與震盪之後,幾個主要政黨紛紛公開召喚黨內精英分子回頭,一時之間「精英」二字充斥媒體。究竟誰才是精英?又要具備哪些條件和特質才能成為精英呢?

綜觀中外字典上的定義,所謂精英就是在特定的團體、地方或是社會當中,最具權力、財富、或是才能的人。 換句話說,只要是各個領域中最傑出的人士,都可以被稱為精英。

不過,在一般人的理解裡,精英絕對是位居金字塔頂端以及享有特權的少數分子,他們不僅是主流價值觀的化身,並且主導眾多公共事務的運作方向。舉凡公職人員的推選,教育機構的操作,國際關係的建立,乃至於社會議題的處理,幾乎都是精英發揮影響力的舞台。

精英進化三部曲:家世↓頭腦↓金錢

即使精英是一個相當抽象的概念, 我們還是經常用社會精英來形容或標示某些人,特別是那些我們期待可以「許我們一個未來的人」。像這樣一個眾望所歸的族群,背負著創造全體人民福祉的神聖使命,卻從來沒有明文規定成為精英一族的條件。到底誰才能進入那間純屬虛擬的會議室,影響多數人的未來與命運呢?

社會觀察家及作家李曼(N. icholas Leman)在為美國《時代》雜誌撰寫的專文當中,分析了過去一個世紀以來美國精英形成現象的演變,頗值得玩味。李曼引述社會學家包爾澤(E. D. Baltzell )的定義,將二十世紀美國的精英一分為二。

二十世紀前半葉的精英泛指那些居住在東海岸,篤信新教,並且受過常春藤名校教育的白種男性。「類世襲制度」的家世背景造就了這批帶有英國式貴族情調的精英人士。包爾澤將他們稱之為Wasps(White Anglo-Saxon Protestants,白種盎格魯撒克遜新教徒)。

精英不再是與生俱來,而是後天形成

到了二次大戰後,任何人只要能夠通過大學入學考試(例如SAT),也可以躋身原本由世家子弟壟斷的著名學府。

來自不同社會背景的無名小卒,靠著一副好頭腦和教育成就,亦能跨越門檻,逐漸取代Wasps,進而在社會上發揮他們的影響力,卑微的家庭背景反而還具有加分的效果。李曼特別以出身美國南方低中產階級的柯林頓總統,以及原為捷克新移民的現任美國國務卿歐布萊特為例,說明這批精英的特質。(事實上,我們的總統與副總統當選人陳水扁與呂秀蓮也屬於這種類型)發展至此,精英不再是與生俱來,而是後天形成的。

然而,邁向全新世紀的美國精英目前正朝著什麼樣的方向前進呢?李曼認為,現階段的美國正處於歷史上難得一見的繁榮景象,生活富裕的人們明顯地將價值取向導向大資本家們的身上,尤其是那些身價動輒數十億美元的科技新貴;這些人不時出現在媒體雜誌上,對著廣大群眾盡情地發表他們個人的高見。事實上,這些億萬富豪所成立的非營利或慈善機構和基金會,正在取代政府單位從事公益活動和社會革新,理所當然地成為最受推崇和愛戴的意見領袖,快速地取代並且推翻累積長達一世紀的價值觀。

依照目前的發展,未來的精英必須先有成功的事業,而且還是賺大錢的事業,才能跨越門檻。而道德人格和教育成就不再是首要的考量標準。

一位政治觀察家在美國《Business Week》中指出,現今美國的權力重心已經從華府和華爾街轉移到矽谷,甚至具體點名像是微軟和美國線上的「高科技巨人」正在扮演社會精英的角色,著手改寫遊說和影響國家政策的運作規則。這名觀察家認為,新一代精英的人格特質將會是一種「積極的,甚至近乎無情的精力和想像力」。精英一詞,頓時之間蒙上負面色彩。

其實,這樣的觀察很容易讓人將用錢打造的新一代精英與崛起於新經濟時代的高科技鉅富畫上等號。在科技領軍的新經濟裡,幾乎沒有什麼是不可能的;一夜致富的高科技新貴,以初生之犢不畏虎之姿,挑戰傳統產業,並且在極短的時間內,創造出巨額的財富。高科技巨人追求權力和財富的狂熱,已經達到超現實的危險邊緣,而快速致富的可能性更是帶給人們最高度的啟發和無限的想像。

美國總統柯林頓日前在一場新經濟會議中對新經濟做出的詮釋,顯然充滿正面的期許:新經濟就是「以技術為動力,用創新與進取精神而蓬勃發展」。事實上,新經濟特有的樂觀和勇於作夢的精神有如「美國夢」的再現,差別在於前者的規模顯然大得多。

本末倒置的精英形成現象

然而,日前美國那斯達克股價指數崩跌,全球股市應聲而倒,巨額的財富憑空消失,所有矛頭全都指向了新經濟。事實上,新經濟創造的繁榮景象本質上是財富的重新洗牌——更多的財富被創造和被重整,可是貧富懸殊卻更形嚴重,完全不合乎一個健康的民主制度下應有的全民利益。

於是,我們開始對新經濟的負面效益提出嚴厲的道德批判,並且指控新經濟改變了主流價值觀,讓芸芸眾生一頭栽入投機致富的大泡沫中,盲目追求金錢至上的價值觀。

新經濟時代造就的新一代精英必須擔負價值觀扭曲的「原罪」嗎?或許我們應該先檢討社會大眾在推崇精英的過程中,是否程序錯誤?究竟應該先有社會大眾認可的主流價值觀,才來尋找具有能力和潛力去實踐這些價值觀的精英?還是應該先選擇精英,然後讓他們的價值觀變成我們的價值觀?

台灣幾個主要政黨紛紛公開召喚黨內精英分子回頭的現象,正好可以用來應證一般大眾對精英形成的思考邏輯出現了錯亂。既然精英出走在先,顯然政黨的理念不被這些已經脫隊的精英認同。

就算這些精英願意回頭,卻沒有共同的價值觀和一致的理念讓他們去實踐和體現,必將出現空有一群精英, 卻缺乏信從者的現象,精英存在的價值也將隨之消失。

英文有一句成語說,「The tail is wagging the dog」依照字面上的意思直譯成中文是「狗尾巴在搖狗」,拿來形容現今本末倒置的精英形成現象,十分貼切。精英存在的正當性和必要性本身沒有問題,也沒有錯,錯就在於我們創造精英的程序顛倒了。

享受新經濟繁榮的凡夫俗子們錯把精英的光環加諸在那些醉心擴張個人財富的新貴身上。或許我們應該先找到能夠真正造福全人類的主流價值觀,並且嚴格把關,讓那些眾望所歸的精英引領我們泰然走過新世紀和新經濟的衝擊。

我們應該先創造一個全民認可的共識和目標,然後讓具備能力和潛力的精英分子來達成這項期許和願景。換言之,精英人士的目的在於參與,而不是讓精英本身的價值觀形成主流。

本文出自 2000 / 05 月號

第167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