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達爾文進化論--適者生存

文 / 陳星文    
2000-05-01
瀏覽數 22,950+
達爾文進化論--適者生存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過去的一個多月來,華爾街歷經了九○年代最刺激的一場雲霄飛車歷險。那斯達克指數先是在三月十日創下歷史新高的5048.62點,然而,當人們正要為新經濟時代的正式來臨而開始歡呼之際,不到一個月的時間,那斯達克卻跌破四千點,四月十四日成了九○年代最轟動的黑色星期五:道瓊工業指數創紀錄的跌落六百多點、那斯達克單日跌幅將近一○%。影響所及,隔週一開盤東京日經指數跌落了近七%,這是它自八七年崩盤以來最大的單日跌幅;韓國的KOSPI指數破紀錄的跌落十一%;歐洲的股市也是一片慘綠,平均跌幅達四%。

重回基本面是市場共識

那斯達克去年的漲幅超過八○%,空前的資金湧入使股市波動達到空前的水平,散戶的集體力量改變了市場本質,卻也使得許多分析師紛紛對市場發出警訊:過多缺乏停損知識的投資人投入股市,將使市場完全偏離基本面。

就在許多投資人已開始忘記了沒有永遠上漲的市場這個鐵律時,素有「美股多頭總司令」稱號的高盛公司(Goldman Sachs)投資策略總監柯恩(A. Cohen)前一陣子建議客戶勿再加碼,並調降高盛的美股投資比率,增加現金部位。這一連串的動作震撼了美國股市,卻也有如自證式預言般地向市場證明了技術分析的律則仍然存在,偏離基本面過多的股市終究會拉回重整。

達爾文式變遷︱︱適者生存

儘管這一波幾乎是全面下跌,我們還是看得出個股間表現的差異。長期來為人質疑被市場過度高估的網路股損失慘重,尤其是一些表現較差的B2C(企業對消費者)網路公司,許多轟動一時的公司如CDnow、Peapod、Drkoop等更紛紛跌破首次上市承銷價。而由於現金即將消耗完畢、又缺乏新資金挹注、經營模式也不受肯定,許多分析師開始懷疑這些體質不良的網路公司能否H得過今年,更有人預言四分之三的公司即將被購併或是倒閉。美林證券的分析師布洛其(H. M. Blodget)表示,「這就像是一場達爾文式的變遷,適應不良的族群即將整個被消滅。」

大多數的分析師對於美股的未來仍充滿信心,PaineWebber的著名市場分析師費洛兒(M. Farrell)在一個專訪中便指出,「那斯達克過去一年的飆漲其實是有基本面在支H的,許多高科技公司正持續締造高達二○%的年成長率。這一波會垮的只是那些不會賺錢的網路公司,由於拖延了太久,市場目前正在進行一場極端的修正。」她給投資人的建議是立即進場、長期持有,這一次的市場波動終究會過去。台積董事長張忠謀在最近的一場研討會中指出,「網路股和網路經濟是兩回事,前者會調整,後者卻會持續發展,網路經濟絕不是泡沫。」

日本網路股Vs. 網路經濟

儘管許多分析師及產業領導者都指出這一次的震盪只是一種汰弱留強的市場重整,然而當許多優良的網路股也紛紛中箭落馬時,人們不禁要問,「網路經濟的未來在哪裡?」

全球性網路股災的爆發,連素有日本網際網路財閥之譽的軟體銀行也難逃慘跌的命運,股價一路翻黑。相對應於全盛時期一股一千九百美元的榮景,軟體銀行風光不再的股價,被暗指為網路經濟崩潰的佐證。

日本最大手機零售商光通信遭逢與軟體銀行雷同的命運,股價指數曾一度攀上每股兩千一百九十美元高峰的光通信,正在這波新經濟危機中面臨有史以來最大挑戰。兩家象徵日本網路巨擘的公司卻雙雙不敵新經濟危機的試煉,股價一洩千里的背後,也不禁讓人開始質疑其前景及日本網路經濟的未來。

事實上,軟體銀行與光通信股價指數暴落,並不意味著網路新經濟已走到盡頭。光通信股價下跌的真正主因是其主業表現欠佳。那斯達克股價的震盪固然使挹注大量資金在美國網路股的光通信受到波及;高估本業營收,預期營業損失高達一億兩千四百萬美元,才是真正加深股價指數跌幅的主因。

美國《BusinessWeek》在內文中指出,光通信名列日本最大的手機經銷商,擁有最廣的零售通路,其市場競爭力以及產業前景依舊看好。但忽略本業經營、過分仰賴轉投資網際網路的獲利來彌補本業損失,本末倒置的做法才是光通信未來的危機所在。

同一期的另一篇報導也否認軟體銀行榮景不再;相反的,因為相信網路經濟的未來,軟體銀行的前景依舊值得期待。文中指出,軟體銀行市值變薄純粹是反映全球網路股近來弔詭的走勢,股價受影響是可以預期的。由於網路科技的未來發展潛力雄厚,以投資網際網路為主要獲利來源的軟體銀行,將來必定仍大有可為。

市場起伏是經濟成長必然代價

一波劇震下來,大多數分析師都認為目前的市場正逐漸回穩、重歸基本盤。然而,群眾以及中央官員的反應卻是未來市場的主要變數。聯邦準備理事會主席葛林斯班長期來雖然倍受肯定,他對股市的保守看法卻也時常激起不同意見,並且持續地呼籲大眾,股市已被高估,甚至認為,支H股市成長的力量主要是投資者的「非理性激情」。

的確,缺乏投資經驗的投資人之「團體思考」行為時常是扭曲市場的主力;但聯邦政府對新經濟的管理經驗不夠充分(許多人會說是對新經濟認識不足),卻也讓市場人士擔心。一旦經濟成長遲緩下來,對這種奠基於高科技產業、經濟蕭條缺乏管理經驗的聯邦政府,會不會加速蕭條的腳步?

目前為止,十年的經濟成長所建立的強烈自信仍普遍存在於美國社會。只要代表「新經濟」的高科技產業能夠不斷加速前進,一時的股市起伏會是大家認為合理而正常的。名分析師費洛兒指出,公司獲利、聯邦利率以及通貨膨脹三者將會決定經濟的走向。只要他們能維持穩定,市場的長期走勢依然看好。

本文出自 2000 / 05 月號

第167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傳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