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金融老將躍馬投資銀行

文 / 季欣麟    
2000-05-01
瀏覽數 19,350+
金融老將躍馬投資銀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匯聚中信銀三十年經驗的駱錦明,去年九月創立台灣工業銀行,秣馬厲兵在投資銀行業再造事業第二春。

三十三年前,二十六歲的駱錦明獲得美國阿拉巴馬州立大學商學碩士學位,不認同當時美國銀行界的種族歧視,他毅然放棄每月兩千美元的高薪,回台灣領二十五分之一、不到一百美元的薪俸,到父親駱水源(台北國際商業銀行前身、台北區合會儲蓄公司第一任總經理)世交辜振甫所創立的中華證券投資公司(中國信託前身)工作,立志獨力開創天地。

三十二年後,駱錦明五十七歲。他又揮別領導四千多名員工的中國信託銀行總經理職位,心銜多位老友、也是投資股東的期待,籌設只有一百五十多位員工的台灣工業銀行,擊敗中國工銀(統一、寶成企業領軍)、富邦工銀兩個競爭者,奪得台灣第一家新設工業銀行執照。

離開中信銀前,完成中信銀再造工作的駱錦明,拿中信銀織就的綿密人脈與金融經驗,加上民國六十六年創立和信集團中國租賃公司的企業融資與投資判斷,兩層功力迸發,力圖快速打造一家上中下游鏈結、具附加價值、全方位的台灣投資銀行,進一步建構自己的高科技事業家族。

扮演大創投,以規模取勝

一九九九年九月成立,至今不到一年,台灣工銀已經戰果璀璨。一百三十億新台幣可投資額度到四月份只剩十億,去年投資的四十億,未實現的獲利達到約五十億,前四個月稅前純益就有五億一千萬,去年每股配發股利○.一五元。「已經變成投資界的benchmark(標竿),」駱錦明笑說,創投界現在要投資一個案子,都先會打聽台灣工業銀行有無加入,若已加入,他們就搶著加碼。

台灣工銀眼光銳利。以固網公司投資為例,他們的內部評比,與交通部三月公布的排名一致,前兩名新世紀資通公司與台灣固網公司,台灣工銀分別投資八億;第三名的東森寬頻則承諾投資三到五億,且要求對方拿到執照後,投資契約才成立。此外,以每股三十多元投資的五鼎生物科技公司,上市後漲了六倍,接近兩百多元;以每股二十七元投資的和信電訊公司,未上市價也飆了三倍,達到九十元。

創業投資上,台灣工銀以規模取勝。台灣工銀資本額達兩百三十億,是台灣一般中小型創投公司資產規模的十倍,由於國內沒有投資銀行的設立規範與法條,根據現行工業銀行設立方法的限制,台灣工銀扣除必須保留的一百億資金額度後,仍有一百三十億的投資水位,相當於國內第一大創投(二月份數據)和通創投公司的資產規模,並相當於第四大創投富鑫創投公司資產規模的兩倍。創業投資工會秘書長蘇拾忠說,「台灣工銀基本上就是扮演大創投的角色。」

相較成立三十多年、資本額六百億並有約九百億投資金額的中華開發及在半導體業投資著力甚深的交通銀行兩家既有工業銀行,以馬為象徵圖案的台灣工銀有初生之犢的衝勁,短短時間建立名號。

今年三月二十六日,台灣工銀冠蓋雲集,清楚展現科技創投的號召力。他們仿美國麻省理工學院「MIT50K」舉辦的「跨世紀創業大賽」(簡稱WeWin),當日進入第三階段評審。從一百二十個學生創業隊伍脫穎而出的十二個優勝隊伍,將在一天內接受包括台灣康柏電腦總經理何薇玲、蕃薯藤數位科技公司執行長陳正然、台灣惠普科技公司董事長黃河明、創投公會理事長王伯元等科技業界一流精英的親自面試。午餐小會議室裡,像在開一場小型科技高峰會,駱錦明鼓動紅潤兩頰對記者說,「希望每一隊,都能創業成功,」他完全不小看這群從大一到博士班的高科技新兵,充滿不畏虎的勉勵,正如他對台灣工銀的寄望。

創業投資是時勢所趨,三十一年次、生肖屬馬的駱錦明一開始就宣示台灣工銀未來將朝投資銀行邁進,藉此點石成金。去年九月台灣工銀開幕酒會裡,台灣工業銀行董事長謝森中、總經理駱錦明協同台泥董事長辜振甫、央行總裁彭淮南等人將一桶金沙,灌入台灣工銀的企業標誌馬首的容器中,象徵財源滾滾而來,駱錦明顯得神采飛揚。

一名資深媒體工作者俏皮形容,戴著金邊眼鏡、說話有莊稼人台灣腔、身材福態的駱錦明像是全身灑滿金粉,「什麼東西被他一點,也就變成金子。」

雖難以相信有這樣的好事,但創立台灣工銀的這半年多來,股市兩度攻上萬點的榮景,的確幫助駱錦明與台灣工銀趁勢而起。駱錦明遇見和通創投集團董事長黃政旺討論到,台灣工銀去年以約每股四十元投資製造光碟的利碟公司,年配股現在達到每股五元,並馬上兩股配一股;而和通創投集團五年前就投資,到現在才等到豐收,雖然當時成本較低,每股只要十幾元,但加上時間因素,卻比不上台灣工銀的報酬速率,黃政旺頗為羨慕,駱錦明則說,「錢要來,擋也擋不住。」

交遊廣闊,獨占優勢

專業的投資團隊,是獲利的基石。台灣工銀從創投公司、企業的控股部門挖角,找來約二十五位、平均三十多歲的投資專業人員,在業界已有不錯評價。「你可以去問一問其他公司的人,他們跟我們談覺得我們的語言是一致的,」負責網際網路公司投資的台灣工銀專案副理曾錦賢自豪地表示,光是投資網際網路部分,他們在業界就奠立不錯風評。一位天使創投家(angel investor,個人創投)私下表示,他們的私人基金投資網路業,「都是踩著台灣工銀及英特連(台灣一家網路ASP公司)走,」看他們投什麼,就跟著投資。

駱錦明除了趁時勢在短時間刷亮招牌,更意圖發展新的營運模式。

台灣工銀首先擘畫企業上中下游一貫財務服務。今年初,台灣工銀拿到財務顧問執照;並以十五億購併勝和證券公司,從事證券承銷業務。提供企業客戶從募資、增資、融資、授信、簽證、股票承銷、財務顧問到上市等全套解決方案。台灣工銀將四、五十位包括投資、授信、行銷部門的專業人員,設定為關係經理(Relation Manager)角色,當他們為不同公司進行不同業務時,會徵詢客戶有無其他財務服務的需求,回報給台灣工銀的相關如授信、行銷等產品經理,進行媒合促成,拿到服務訂單後,關係經理人將可獲得業績獎金。

駱錦明表示,「現在每一個客戶跟我們往來,平均要有二.五個不同的業務,這是我們的要求。」

台灣工銀成為多次聯貸案的主辦單位,因此也衍生出財務服務網絡。如主辦華泰電子公司五十億的聯貸案,是華泰電子公司董事長杜俊元一次與駱錦明(駱錦明是華泰電子美國關係企業的董事)在高雄面談而火速敲定,其後華泰電子的放款與投資業務部分就由台灣工銀經手辦理。駱錦明認為,聯貸對台灣工銀來說,賺不了多少錢,主要是為了建立關係,吸引客戶來台灣工銀承辦更多業務。去年四個月,台灣工銀接手了五個聯貸案,共貸了三百三十億,比台灣工銀本身的資本額還多。「一個客戶若同時與你有三項業務往來,就是你永遠的客戶,」他表示。

累積三十年銀行業資歷,家人目前都還是台北國際商銀常務董事,加上從小就在銀行圈浸淫,駱錦明隨著台灣經濟起飛的實務歷練,「手裡的客戶多得不得了,」一位在中信銀服務二十多年的資深人員觀察,駱錦明因為是家中獨子,特別看重朋友,在商場以喜歡交朋友聞名,專業、人情加上價格的些微優勢,使駱錦明常常能無往不利。

全方位的經營模式

關係網絡策略,也擴延到創業投資。

台灣工銀策略聯盟各領域財團,創下以投資銀行角色,擴大成立創投公司的商業模式。受限於投資水位已滿,台灣工銀結合國泰、新光等人壽業者及華新、廣達、國巨等高科技公司,四月底再集資四十億,成立新的創投基金。將媒合人壽業者長期而豐厚的資金與高科技業者的專業網絡及知識,進行有效的集體創業投資合作。

另外,台灣工銀初創立即與怡和創投、誠信創投集團等創投公司,建立案源轉介的合作機制,互相抽取介紹費用。「過去要仰賴創投公司的幫助介紹案源,現在台灣工銀口碑建立,常常是我們轉介案源出去,」駱錦明說。

除了與人壽業、高科技業、創投公司合作外,台灣工業銀行更與台大、成大、交大的創業育成中心策略聯盟,伸出觸角,跨入育成(incubation)領域。三月二十四日,台灣工銀宣布投資台大育成中心出身、生產3D數位硬體廠商智泰科技公司四千八百萬,並占一席董事。另外,他們舉辦跨世紀創業大賽,直接從學生創業團隊中,尋找育成的對象,獲獎學生團隊三年內若成立公司,將可得到一百萬的獎金與創業幫助。

台灣工銀並提供財務顧問及管理顧問的服務。曾任加拿大帝國銀行總經理、現任台灣工銀副總經理梁敬思曾有豐富的專案評估經驗,駱錦明重用他的長才,先接下桃園泰豐金銀島商業園區的顧問案件,收了一千兩百萬顧問費,接下來更準備敲定一家高科技公司近六千萬的顧問專案,強力發展台灣工銀的顧問業務。台灣工銀也投資遠擎管理顧問公司,任何被投資公司有B2B(企業對企業)電子商務管理問題,就轉介至遠擎。

另外,駱錦明也爭取信託業執照,對法人財富的專業信託市場充滿野心,試圖搭建出「一站購足」的法人企業財務服務銀行。目前信託法尚未完備,就傳出台灣工銀爭取兩千億國民黨黨產信託的案子,駱錦明與連戰家有三代交情,許多朋友也勸他黨產的處理,權力枝節複雜,容易被質疑不中立,台灣工銀目前正謹慎評估,但仍積極爭取其他信託業務。駱錦明說,「我們未來的目標不是單單是黨產。」

遠擎管理顧問公司董事長萬以寧分析,「台灣工銀是full-scale(全方位)的經營模式,」台灣工銀與其他創投公司不同,可以提供被投資公司從創業到上市的全套解決方案。一位創投業者則表示,創投業增加附加價值也是大勢所趨,但是台灣工銀增加的動作與規模都更大,「我們很難競爭得過,」他表示,創投公司必須更走利基市場,發揮自身特長,才有競爭優勢。

台灣工銀在新興產業的投資,顯現提供全方位附加價值的企圖。在台灣工銀、負責投資第一家網路公司的曾錦賢表示,他每週都定期與被投資公司的經營者電話聯絡或見面,提供經營建議或業界消息,並積極介紹策略聯盟伙伴。「把自己也當做育成人員,希望生根,而非散彈打鳥,」他表示,雖然一個案子只投兩、三千萬,但他們仍有熱情投入關心。

台灣工銀的專業人員不單是投資者,同時扮演經營輔助角色。經營販賣大哥大網站的安瑟數位公司電子商務協理竇立德表示,「特別在財務管理的建議上,十分管用,」台灣工銀身為他們第二大股東,每週拜訪,提供的財務建議,是一般網站較缺乏的經驗知識。

但育成面臨人員不足的隱憂。創投育成業者、英柏騰數位策略公司總經理嚴啟慧四月初接到一個無線通訊網路公司的案子,一週內就被台灣工銀搶去,台灣工銀投了兩、三千萬,嚴啟慧說,「最近我許多想在網路創業的朋友,都有台灣工銀的資金參與,」她覺得台灣工銀資金雄厚,投得案子又多,聽到台灣工銀只有二十五名創投經理人十分驚訝,一個創投經理必須面對很多案子,可能終究面臨難以管理早期公司(early stage)的情況。

高科技集團是創投業未來的新挑戰

駱錦明有其階段性投資策略考量。去年是第一階段,先投晚期準備上市公司(pre-IPOs),確保有盈餘產生。結果,二十九元投資和信電訊,今年漲到九十元,淨賺十億;另外以七十幾元買了聯誠、聯瑞的股票,聯電五合一後漲到一百多元;同樣以三十元左右的價錢買了九百萬的世大與一千萬的德?,在他們與台積合併後,又賺了一次價差。

投資晚期準備上市公司,產生五十億的未實現獲利後,進入第二階段,投資早期公司。大多數投資有潛力的網路公司,每案投兩千萬至五千萬,希望分攤投資風險,目前已有包括安瑟數位公司、百羅網、英特連公司等約十五個投資案,總投資金額約三億。採取的投資章法目前還不明顯,大致只能看出是先投B2C(企業對消費者)娛樂內容產業相關網站,再投B2B網路公司。

駱錦明分析台灣創投業發展,約可分為三個時期(3 Phases)。第一個時期,是案子找錢難的時期。許多好的案子找不到資金挹注,因而困難重重,這時期維持了十多年。直到去年,進入第二個時期,錢多卻投不到好案子,因為好案子創投機構都在搶,比較創投機構能提供的附加價值有多少,成為第二時期的競爭重點。台灣工銀正好在第二時期成立,因而積極發展策略聯盟與各式附加價值服務。

到第三時期,創投公司會變成高科技公司集團。駱錦明觀察,現在如廣達、聯電、智邦、宏?、華彩等高科技公司都有自己的海內外創投公司,未來被投資公司交相持股,將成為新的創投集團。「未來的創投公司將是高科技公司,高科技公司同時也將變成創投公司,」駱錦明指出未來創投業的最新挑戰,競爭者已經不是傳統的同業,而是創投業十六年來自己栽培出來的高科技集團。

駱錦明為第三時期的來臨,開始密集布樁。一方面,台灣工銀組成投資策略聯盟,成立創投公司,並選擇不同產業的核心公司,深入與其合作。「把不同的投資chain(連鎖鏈)連在一起,變成幾個chain的中心點,」形成規模式經濟的投資,並定位為提供各項財務協助如承銷、授信、募資的交換中心;一方面,台灣工銀預備與管理顧問公司、創業育成協會合作增加加值服務的廣度與深度。

全面策略聯盟的投資策略

全面策略聯盟的投資策略,顯現台灣工銀組成高科技事業團隊的野心。駱錦明提出仿日本軟體銀行「net internet」(集體創投)的布局策略,「是指當台灣工銀投資第十一家網路公司時,不僅是帶著資金,還帶著其他十家公司的資源進去,」台灣工銀定位為資源媒介的平台,一家有創意的公司沒有技術,但台灣工銀投資後,可撮合這家公司與投資團隊中技術最強的公司合作,促進彼此公司的業務成長,形成一個業務關係緊密的公司網絡,被投資公司同時分攤投資風險及利潤。

因此,駱錦明撒下天羅地網。資深網路人、銀河互動網路公司總經理李國傑及幾位網路業者都指出,「台灣工業銀行是國內最積極的創投業者之一,」不只在網路產業,通訊業方面,今年三月通過的三家固網公司,新世紀資通、台灣固網與東森寬頻公司,台灣工銀都投資了五到八億;在生化科技方面,他們也投資了香港與美國兩家生技公司共八百萬美元;此外經過評估還投資了台灣的蘭花培育公司;其他方面,高雄捷運等大案子也有相當比例的投資,無役不與。駱錦明說,「幾乎重大案子都有我們的參與。」

蘇拾忠分析,台灣工銀憑藉眾多資金與專業經理人,在很短的時間建立起自己的投資組合,為未來的發展與爆發性,快速奠下基礎。

但一位創投業者觀察,台灣工銀缺乏資源互補與重整,尚看不出投資公司彼此之間的綜效。他舉宏通創投公司(宏?集團與和通創投為大股東)認為B2C網站行銷開支多、風險太大,決不投B2C網站,只投技術背景公司為例,「那斯達克股價震盪修正,大家都在討論網路公司泡沫化,也開始珍惜子彈(資金),」他表示台灣工銀未利用雄厚資金,清楚建立具核心概念、能資源互補的公司網絡,面臨財團積極介入創投的競爭,是其隱憂。

同時海外投資部分,台灣工業銀行受到法令箝制,難以施展,影響其成長動能。財政部工業銀行設立辦法規定,台灣工銀兩年內投資海外不能超過投資額的一○%,且需經過金融局的審查通過。「非常瘋狂,我們每個投資案子都要經過他們的同意,然後這個同意都要一個半月,」駱錦明表示,去年十一月他們申請投資曾煥哲在美國募集的Crystal internet venture fund(曾煥哲經營的基金去年六月前有三家上市,獲利達三至三十八倍)六百萬美元,一個月前申請,金融局到最後一天,在駱錦明親自拜託下,公文才批出來。

雖然台灣工銀今年成立海外部,但海外投資在層層限制下,單是比速度,已經棋差一著。駱錦明比較,中華開發在以色列、美國、韓國、日本、香港、新加坡都有分行,然後透過新加坡到大陸,「我現在跟財政部說到矽谷去,申請個辦事處就好,不是分行哦,他們還考慮了半天。」

然而,策略願景清楚,台灣工銀業務還在迅速發展。去年四個月獲利五億一千萬,預計今年獲利十一億兩千萬,明年獲利達到二十億,以兩倍的速度成長。員工也將增加四分之一,預計從今年的一百九十多人,年底增加到約兩百五十人。

徹底研究不瞭解的事物

駱錦明創辦台灣工業銀行,完全是無心插柳。

駱錦明對不瞭解的事物會徹底投入研究。在他身邊工作超過二十五年的台灣工銀特別顧問王莉(前中信銀公關部經理),回憶他二十三年前創立中國租賃公司,就是董事長辜濂松請他研究後,就一股勁地去創辦,不會的就馬上學。

喝紅酒的興趣也是一樣。他曾特別利用年假到法國農莊,從如何種葡萄、釀酒開始觀察,徹底瞭解在什麼溫度、環境下,才能產出優質的紅酒。「要親自去看才知道,」駱錦明目前在家中蒐藏五千瓶紅酒,已經成為紅酒專家。

王莉覺得,駱錦明個性很像急公好義、女中豪傑的駱母,具備從無到有的創業能力。駱母剛嫁給駱水源,就獨立經營百貨行,且對朋友疏財仗義,大家都稱她「女兒身,男兒命」。直到今年二月二十四日,駱母九十一歲生日,還有許多昔日曾受駱母幫助的友人,前來祝壽。

獨立研究後就要親身參戰,從無到有。台灣工銀當初也是中信銀董事長辜濂松把台灣工銀即將開放成立的案子,請駱錦明研究,本來並無興趣的他,研究過後,覺得第一家新設工業銀行潛力很大,將狀況稟明辜濂松,表示依法和信集團只能占有小部分的股權,辜濂松同意後,他開始經手募資。

順水推舟,欲罷不能。以駱錦明的號召力,很快就募到兩百三十億的資本額,甚至有超出的資金想投資。許多股東、好友推舉他出來領軍,他感到對眾股東有責任,於是在獲得和信集團台泥董事長辜振甫的祝福、順應體察上意,推薦辜仲諒接任中信銀總經理後,前年四月駱錦明辭去中信銀總經理的職位,繼二十三年前(民國六十六年)創建台灣第一家租賃公司、中國租賃公司後,籌設台灣工銀,未來希望成為國內第一家專業投資銀行(國內尚無投資銀行設立辦法)。

一部分是由於駱錦明邁入耳順之年,希望多一點陪家人與發展興趣的時間。他喜歡旅行,會利用商務旅行的機會,抽一天下午,與太太一起換上跑鞋,在博物館中遊逛,這是他出國必然安排的行程,雖然跑遍全球,連北極也旅遊過,現在的他,仍希望常到歐洲參觀博物館。今年五月,則可能正與太太在美國柏克萊參加次女的畢業典禮,享受天倫。

長年來,駱錦明參加企業界的「清翫雅集」,對藝術頗有鑑賞力。十一年前,他曾在台北用電話遙控,在美國蘇富比拍賣會上,以六百六十萬美元(約兩億新台幣)買下莫內名畫「翠堤春曉」,成為中信銀目前最知名的收藏品。佳士得、蘇富比等拍賣會,現在只要有拍賣都會通知他,駱錦明家中也有收藏夏卡爾、盧奧等人的畫作。經營消費性市場的中信銀事務繁瑣,使他無暇休閒;經營企業法人市場的台灣工銀,較有餘暇。

以中信銀再造經驗創新價值

外界的流言傳聞,都以「少主來,老臣去」,形容長子辜仲諒取代三十年的專業經理人駱錦明。一位中信銀資深員工卻觀察,這完全是因勢利導,一方面,由於駱錦明覺得中信銀已再造整頓到一定程度,台灣工銀才是趨勢及活力的所在,另一方面,才是考慮到少主遲早接位繼承的問題,因此離職。

駱錦明親自釋謠,「辜董事長(辜濂松)可以交心的人不多,我就是其中之一,」在台灣工銀二十一席董事中,和信集團仍占有三席,辜振甫、辜濂松與辜啟允也都有投資。但他坦承,與辜濂松當時有經營理念的不同,辜濂松希望公司規模發展愈大愈好,他卻覺得應先維持小而美,獲利重於快速擴張。

在中信銀,駱錦明的確達到小而美的經營目標。他抱著一定要與國際性銀行比較的雄心,比照當時花旗銀行消費性貸款的做法,從車貸到房貸,大量減少了中信銀的呆滯資金(idle fund),汽車貸款業務從二、三十億增加到一百多億。

駱錦明全面進行中信銀再造。第一步他執行櫃檯效率化,將銀行部門主分為六塊。第二步,則一塊塊做區域性改造,奠立銀行內部電子化的基礎。他最自豪的是,將壞帳率降低到一.一三%,是當時全國銀行最低的壞帳率。

再造經驗也讓台灣工銀一開始就建立電子化銀行的系統。除了有溝通頻繁的內部網路外,駱錦明推行無紙化公文,今年內,台灣工銀的員工將可在電腦上簽收發公文,台灣工銀的電腦管理系統還可秀出每個客戶,與他們正進行的交易合作計畫內容;另外,他們自力發展的授信、徵信電腦系統,獲得經濟部頒獎,得到七百七十萬補助款,還將推行到國內其他金融單位。

過去,他經過充足的磨練。駱錦明畢業後,在美國紐約信孚銀行實習了十個月,待過徵信、債券、授信等不同部門,訓練完後加入中國信託的前身中華證券投資公司,當時全公司只有十六、七個人,他從基層一步步做起,歷任企劃部、信託部、營業部、人事部、信用卡部、審查部及國外部主管,當初由襄理升到經理,還等了六年。

以制度激勵員工

喜歡創新的個性,很早就展露。他回憶,一開始在中華證券投資審查部,公司搬到青島西路的地下室,做徵信調查的他們戲稱自己為「地下工作人員」;同事並在水泥牆上畫了一扇藍色的窗子,想像看得到陽光與天空,自得其樂。

由審查部調到信託部,是駱錦明由文至武的轉捩點。因為當時信託部人員擔任的是到外面吸收存款的業務工作,「我找一個最tough(困難)的工作讓你做,」辜濂松對他說。他掙扎了一番,決定接受挑戰。他們每天一早就開會討論如何突破難關,下午再回來開一個檢討會。他當時率先啟用一位女性同事做推廣員,她十分爭氣,拜訪一家老銀行的公司客戶,共拜訪了十七次並拿到生意。另一位推廣員,生平最怕貓,但有一位老太太客戶養了幾十隻貓,為了與客戶打成一片,他開始學貓經,週末陪老太太買貓食,聊貓的習性,最後終於得到這個重要的客戶。

掙扎當中,成長最大。這個部門同事在駱錦明的帶領下,後來還將他們的推廣經驗與要訣集結成《有效的推廣》一書,成為公司的經典教科書。「真是受益無窮,」駱錦明打趣地說,書中還教人在推廣時,要先伸出腳到門內,以防先伸出手,會被拒絕的門夾住,鉅細靡遺地談推廣術。

駱錦明具有專業經理人的管理潛質。由於一路由基層做起,實地做過不同單位,「我跟員工講一樣的語言,知道他們在想什麼,」駱錦明常常在辦公室突然出現,迅速交辦事項或問候員工,幾乎認得現在大部分員工的他,已經讓員工習慣此種舉措,不以為忤,並即時完成溝通。

他很早就懂得以制度來激勵員工。在信託部期間,他看到推廣員刮風下雨還騎著摩托車出勤,常常淋得全身溼透回來,就替推廣員爭取每月一千五百元的外勤津貼(當時推廣員每月薪水才一、兩萬),讓他們被拒絕、沮喪時,能在外面喝個飲料,並在回公司後的檢討會中互相激勵。現在中信銀信用卡中心的負責人及中信投資公司總經理都是當時騎摩托車訓練出來的。

人生哲學——吃虧就是占便宜

駱錦明信任下屬。他認為,疑人不用,用人不疑。辜濂松對他即是如此,由於辜濂松常不在國內,許多問題都讓駱錦明當下決定解決方法,他遂也繼承了辜濂松信任的美德,不要主管事事請示,培養他們獨當一面的能力。

同時他十分具有親和力。偏愛吃台灣小吃的駱錦明,認識很多賣肉羹、魯肉飯及刨冰的老闆,讓他可以隨心所欲地吃;現在台灣工銀休閒聚會都會邀請員工眷屬參加,讓家眷對台灣工銀也培養信任與忠誠感,增加各種相處機會,一起喝酒聊天,一起做慈善活動。

從在中信銀開始,駱錦明每年都舉辦忘年會,自費請客,有時看表演,有時在家中與員工擲骰子小賭。中信銀年代,他參加員工趣味競賽,請員工看電影,打保齡球;一起參加健行時,還會跑過來調侃員工,怎麼跑得比他快,「完全不搭架子,」一位台灣工銀部屬表示,去年駱錦明看了「天堂的孩子」電影,覺得很感動,就主動請客,讓員工去觀賞。

駱錦明從不當面使員工難堪。跟他工作二十五年的王莉表示,從未見過他板起臉罵員工,雖然他工作仍要求一定品質,說話有時直率,但都會用提醒叮嚀的語氣。

實質上,駱錦明積極替員工爭取福利,依不同個性來帶領。「一萬元給員工,跟給老闆差別很大,」他在中信銀時,就爭取員工配股;到了台灣工銀,他則訂下與淨值報酬率(ROE)連動的紅利分配制(去年度共提撥員工紅利七百三十四萬,平均每個員工分到約三萬七千元),每年有紅利配股,並推動金融業罕見的股票選擇權,員工三年內可依股票淨值,依職等年資配額認購,每年主動通知員工。有些主管喜歡比較薪資,他就在薪資外每年配股時,多給他一點,讓他有繼續努力的動力。駱錦明說,「也不能一次給太多,因為人的慾望是無窮的。」

近年來,駱錦明積極行善。享受大經濟環境的獲利成果,使他自覺需要惜福。他在凱悅飯店舉辦母親九十一歲生日,在請帖上註明一概不收禮,如有送紅包,就捐給黃達夫主持的醫療基金會。九二一地震賑災,由於員工當時只有一百七十人,台灣工銀捐了五百多萬,其中有一大部分,是駱錦明自掏腰包的捐款。

吃虧就是占便宜,是駱錦明的人生哲學。他做生意,抱持不一定每一筆都要賺錢的哲學,他認為有時賠一點,反而會促使別人下一次更願意與你做生意。駱錦明強調,「做生意不能每一筆都斤斤計較。」因為這樣,反而會讓人對你心存戒心。

擁有這樣的從商氣度,使得駱錦明在商界人緣極佳。駱錦明家裡有一個紅酒酒窖,他一直為酒窖的溫度大傷腦筋,最後他私交甚篤的東元電機董事長黃茂雄,為他特別裝置了一套空調設備,解決了問題;另外,駱錦明喜好收藏古董名畫,又怕買到膺品,他也交了徐政夫、蔡一鳴等收藏家朋友,義務幫他學習鑑別。駱錦明數十年的老同學、怡和創投集團董事長王伯元甚至形容,「駱錦明完全沒有敵人。」

員工也喜歡他。一位曾是中信銀員工的現任台灣工銀襄理表示,因為駱錦明對員工很好,肯為員工謀求福利,許多原來在中信銀的老員工都放棄高薪,聞風而至,爭取到才成立不到一年的台灣工銀工作。不過,駱錦明說,「也不是所有人都可照單全收,也要看他們的專業是否適合這裡。」

整軍完成,迎接考驗

國內最大的工業銀行、可投資金額約是台灣工銀七倍的中華開發,面臨動作積極、高人氣的駱錦明,十分關注年齡八個月台灣工銀的發展。「我們比較在乎他們的競爭,」中華開發工業銀行投資部副總經理張忠本比較國內三大工業銀行,交銀動作較保守,台灣工銀雖然年輕,卻「很積極、專業」。

但是,懸殊仍大。張忠本強調,「我們有三、四十年的投資經驗,這是台灣工銀所沒有的,」除了資本規模、創投資歷外,中華開發在矽谷設立公司,直接投資已經三年,在澳洲等地與當地創投公司合作,在韓國合資成立創投公司,在日本與軟體銀行策略聯盟,這些海外投資經驗與投資組合網絡,台灣工銀望塵莫及。駱錦明則說,「論資歷,中華開發是大學生,我們還是幼稚園,但我們希望有一天能迎頭趕上。」

無論如何,台灣工銀如今已經整軍完成,蓄勢待發。屬馬、現年五十八歲、在台灣工銀持股比率四.八七%的駱錦明是否能躍馬創投,發揮管理智慧、豐富人脈及迅速策略轉折的優勢,順利建立屬於自己的投資銀行與高科技事業家族,與高科技財團、國際性創投機構一較長短?

橫在眼前的考驗包括:全方位服務能否發揮綜效?資金規模能否適時加大?國外投資瓶頸能否突破?策略聯盟如何有效運作,形成效率創投團隊或高科技創投集團?第二春充滿後勁,但也面臨一波波課題。

本文出自 2000 / 05 月號

第167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