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許信良:我把自己當做歷史使命的工具

文 / 蕭富元    
1999-05-01
瀏覽數 8,950+
許信良:我把自己當做歷史使命的工具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問:時間拉回到十年前你從中正機場闖關回國,十幾萬人到機場接機,現在回想起來,你覺得這十年間你得到什麼,失去什麼? 

答:這十年間,我想做的事情幾乎都完成了,像國會全面改選、總統直接民選,幾乎可以說所有過去的民主障礙,都已經掃除了。我們當時在美麗島時代,不僅想要在台灣實現直選的各級政府,還有制度的建立,雖然憲政體制的問題沒有完全解決,可是已經解決了很多,例如省、中央體制的問題。

此外,公營事業開放民營 、政府再造的觀念總是在做 ,當然還沒有做好。我們當時想實現的是還政於民,這是做到了。我們也建立了一個強大到足以挑戰執政黨的政黨,整體而言,這都是民主。我們唯一沒有機會著力的,就是文官體系的改造,因為我們不是執政黨。二十年前我在美麗島時代的理想 、使命,可以說到今天大體完成,剩下的都是枝節的問題。

世代交替的時候未到 

問:既然使命已經大體完成,好像應該進入世代交替的階段了,你覺得時候到了嗎? 

本文未完。雜誌訂戶登入可無限閱讀;加入遠見網路會員,每日可閱讀2篇會員限定文章。 登入/ 註冊
本文出自 1999 / 05 月號

第155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