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桃色恐怖改變美國政治生態

文 / 臧聲遠    
1999-04-01
瀏覽數 13,600+
桃色恐怖改變美國政治生態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去年十月二日,柯林頓性醜聞被《史塔調查報告》炒到最高點時,《華盛頓郵報》出現一則很特殊的全版廣告。低級色情雜誌《好色客》老闆佛林特(L. Flynt)懸賞百萬美元,徵求共和黨議員婚外情的證據,以拆穿他們窮追猛打柯林頓的虛偽面目。佛林特並提示如何取得證據,從偷拍盜錄到保留餐飲帳單不等,當天就接獲兩千通檢舉電話。

「非常時期需要採取非常手段,極右派份子已威脅到美國的民主,」佛林特解釋他的動機。

美國眾院通過彈劾柯林頓當天,佛林特轟出反制的第一砲,揭發共和黨籍眾院準議長李文斯頓的外遇紀錄,對象超過四名。李文斯頓趕緊自我了斷,宣布退出政壇。

這是尼克森總統因水門事件下台以來,被醜聞撂倒的最高層政界人士。

解除「性麥卡錫主義」的魔咒

共和黨的夢魘並未結束。在參議院討論彈劾案前夕,共和黨保守派大將巴爾中箭落馬。巴爾是鼓吹彈劾柯林頓的第一人,也是提倡「家庭價值」和反對墮胎的急先鋒。佛林特取得巴爾前妻姬兒的自白,揭穿他曾付錢給姬兒墮胎 ,還遺棄罹患癌症的糟糠妻,跟情婦快樂逍遙。選民群情激憤,要他滾蛋下台。

一時之間,共和黨議員風聲鶴唳。主導柯林頓彈劾案的眾院司法委員會主席海德,三十年的婚外情史曝光。領銜調查柯林頓政治獻金弊案的柏頓,被揭發外面有私生子。就連女議員奇諾魏絲,也被抖出跟已婚男子有染。佛林特曾經狂言,「要把整個世界變成八卦小報」,報復右派衛道人士對他的司法迫害。他做到了。

佛林特的恐怖平衡策略,逼使共和黨緊急踩煞車。參院潦草否決彈劾柯林頓,甚至譴責聲明也免了,而柏頓也放棄追查政治獻金案。有人形容這場拖延十三個月的鬧劇,就像三流的義大利歌劇,結局時演員全都死光了。不論柯林頓或共和黨,都付出慘痛代價,佛林特是唯一的勝利者。

一年多來,共和黨瘋狂肆行「性麥卡錫主義」(麥卡錫是當年掀起白色恐怖的議員),柯林頓則瘋狂濫炸伊拉克轉移焦點,是佛林特解除了集體歇斯底里的魔咒。一個猥瑣的色情販子,居然能牽引世界最強國家的政局,儼如撥亂反正的中流砥柱,可謂世紀末的怪象。

政客私生活成為最高的公共議題

更荒謬的是,若說水門事件奠定《華盛頓郵報》的權威地位,那麼因為被謔稱為「拉鍊門」的小柯緋聞案而誕生的兩大新聞權威,就是佛林特的《好色客》,以及好萊塢小道消息記者德魯奇在網際網路開闢的 Drudge Report 。

主流媒體雖然故做清高,拒絕報導佛林特扒出的糞,私底下卻卯勁探聽還有哪些「大魚」被佛林特逮到?而《好色客》的發行量也連帶激增,佛林特的百萬懸賞很快回收數倍。他還準備跟《史塔調查報告》唱對角戲,出版同樣活色生香的《佛林特調查報告》,和盤托出共和黨議員的地下情史。

佛林特譏刺史塔檢察官說,看來他們應該互相調換工作。史塔調查柯林頓的費用,花了納稅人五千多萬美元,佛林特只動用百萬美元,而且還是自掏腰包。他假意恭維《史塔調查報告》說,史塔為色情文學打進圖書館和學校,做出巨大貢獻。「我花了四分之一世紀,想使色情刊物人手一本,史塔兩個星期就辦到了,」他說史塔若失業,《好色客》願意禮聘他當主筆或顧問。

柯林頓風暴總算雨過天晴,但後遺症卻影響深遠。一是「情色的政治化」,八卦色情媒體從社會邊緣成為主流政爭工具。二是「政治的情色化」,政客私生活的檢證,成為最高的公共議題。這兩股趨勢相互激盪,形成「桃色恐怖」,政客人人自危。

五○年代的白色恐怖,告密與特務無所不在,世紀末的桃色恐怖不遑多讓。佛林特開辦的徵信社,雇用大批退職情治人員,替他查證共和黨政客的緋聞把柄。有些報紙甚至半開玩笑,教導女性如何色誘政客,向佛林特領取告密獎金。

白色恐怖年代,逼問你對國家是否忠誠;桃色恐怖年代,則詰問對配偶是否忠誠。有意角逐共和黨總統提名的群雄,都被迫公開表態,發誓絕沒做出對不起妻子的事,施政能力被擺到旁邊。摩門教勢力範圍的猶他州,更要求該州的五名國會議員,簽署忠於配偶的切結書。

政論家愛德華茲提出警告,桃色恐怖會「嚇跑有志從政的俊傑,他們不願受到如此苛刻的檢審。人才放棄仕途,是美國的重大損失。」兩千年總統大選呼聲最高的小布希,一度猶豫是否該參選 ;前國防部長錢尼,乾脆決定不玩了。

柯林頓彈劾案雖告落幕,桃色恐怖卻無戢止的跡象,因為將政治推向情色化的機制,照舊在運作。

首先來看政黨。柏克萊大學教授卡斯特爾(M.Castells)在探討「醜聞政治」的文章指出,不論公共政策或意識型態 ,各政黨的差異都在縮小,黨爭唯有著墨在個人的品德操守。於是層出不窮的政客私德醜聞,就成為政治常態。《紐約時報》慨歎說,倘使連「彈劾總統」這般重大的心理障礙都破除了,美國兩黨的扒糞戰爭,恐怕再也沒有禁忌。

美國富豪利用醜聞,遂行政治主張

媒體也扮演幫兇角色。社會學家波迪厄(P. Bourdieu )說:「自由市場經濟學宣稱,競爭帶來多元化。但據我觀察 ,新聞媒體競爭的結果卻是同質化。」從前美國的主流媒體自命為新聞把關者 ,政客的桃色新聞難得有見報機會,都被過濾掉了。

但在市場競爭下,所謂名門正派的媒體,如今跟八卦報刊的界線逐漸模糊,搶挖政客緋聞毫不手軟。例如最先報導柯林頓與陸文斯基偷情的,正是《新聞週刊》(Newsweek)。

一個頗堪玩味的數字是,柯陸緋聞曝光後,美國八卦小報的銷路出現高達兩成的罕見衰退。難道民眾對小道消息失去興趣嗎?當然不是,是因為如今翻開《紐約時報》,就能鉅細靡遺讀到這些消息。

除此之外,一些政治狂熱的美國富豪也開始學會利用醜聞,遂行他們的政治主張。他們有的是錢,去收買或刺探政客的把柄,不必透過任何民主選罷程序,就能扳倒他們看不順眼的民選政客,憑一己之力發動「政變」。

這群富豪當中,佛林特知名度最高,但並非始作俑者。例如芝加哥大亨彼德.史密斯,幾年前便成立了一個基金會,專門調查柯林頓的性生活。最先揭發寶拉.瓊斯案(柯林頓對她性騷擾)的記者布洛克,便坦承得到彼德.史密斯的資助。

回過頭來看,佛林特為何對政治如此賣力?他跟共和黨右派結下什麼樑子?

其實在柯林頓彈劾案之前,佛林特跟極右勢力早就鏖戰許多回合。如果像維吉尼亞大學教授韓特所說,美國近年的政治衝突,底子是兩種道德觀在交戰的話,佛林特無疑是這場「文化戰爭」的火線人物。

他先前最輝煌的戰績,就是促使美國最高法院做成歷史性判決,確保民眾有譏諷政客的言論免責權,但代價卻換來右翼極端份子的黑槍,使他終生癱瘓在黃金打造的輪椅中。

什麼樣的時代,就有什麼樣的英雄。在這個情色與政治難分難解的時代,佛林特是不會寂寞的。

本文出自 1999 / 04 月號

第154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