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不止當男人用 還要做超人

文 / 臧聲遠    
1999-03-01
瀏覽數 16,450+
不止當男人用 還要做超人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民國八十六年,中共發動凌厲的銀彈攻勢,拿下台灣在加勒比海的友邦巴哈馬和聖露西亞。加勒比海島國占台灣邦交國的三成,若引發骨牌效應實不堪設想,外交部決定增派大使坐鎮(先前由徐啟明兼任五國共同大使)。張小月就這樣臨危受命,成為中華民國第一位女性大使。

四十六歲的張小月,外交生涯中的「第一」紀錄洋洋灑灑。她以第一名從外交領事人員講習所結業,是我國「天字第一號」的女性駐外辦事處長,也是外交部最年輕的大使。任職西雅圖辦事處長時,她的績效評鑑榮獲駐美十二個辦事處的第一名。她從基層的薦任科員做起,拔擢升遷的速度,在同期外交官中,無人能出其右。

誤打誤撞進入外交這一行

「誤打誤撞」考進政大外交系前,外交對張小月遙不可及。但她從小就個性外向,夢想環遊世界,接觸新朋友不會害羞,天生是做外交官的料。

比起同齡的孩子,張小月無論做什麼,都特別認真專注,鍥而不舍,非得做到最好。小時候她體育成績欠佳,打籃球總是投不進去。她便央求父親買顆籃球,一到下課或週末,就拚命練習投籃。「天下無難事,做就有結果。我從來不覺得有什麼事做不到,」她說。

台灣艱困的外交處境,正需要這種個性來突破。張小月念外交系時,適逢台灣退出聯合國;剛考進外交部,又碰到中美斷交,她早有心理準備,此後外交官將很辛苦,「絕非打高爾夫球或應酬交際而已。」

張小月的外放生涯始於紐約,被派到聯合國工作小組任職。雖然單位很冷門,但回顧起來,紐約九年的啟蒙養成教育,使她受惠無窮。

由於聯合國總部設在紐約,各國都派設常駐代表團,因此紐約成為台灣和無邦交國的最佳接觸地點。

在紐約接觸各國外交精英,張小月的眼界大開。尤其目睹美國駐聯合國代表寇派翠克女士,在聯合國殿堂雄辯滔滔,犀利捍衛美國利益,使她深為折服。她也從老外交官那裡,學習如何從宏觀角度看問題。從小就愛念書的張小月,還利用餘暇修得碩士學位。「外交是跟人的交談,寬廣的知識是很好的資產,」她說。

張小月剛考進外交部時,自忖女性恐怕頂多升到科長。但她調回外交部北美司後,很快就因中美貿易談判的卓越表現,從科長、幫辦,一路擢升為副司長。中美斷交後,第一位美國部長級官員席爾斯的訪台行程,就是張小月一手包辦。

八十三年九月,美國宣布檢討修正對台政策,由美國在台協會處長貝霖,向外交部長錢復做口頭報告。張小月即刻逐字記錄翻譯成中文,通宵達旦草擬對策,使總統隔天接見貝霖時成竹在胸。

八十四年,張小月外派為駐西雅圖處長,終於有機會獨當一面。在華盛頓州長駱家輝的就職典禮上,張小月的應變能力展露無遺。中共向來不參加美國地方政府的就職儀式,但由於駱家輝是首位華裔州長,中共駐舊金山總領事宋增壽特別破例出席,條件是趕走觀禮的台灣官員。

張小月奔走交涉的結果,我國駐美代表胡志強,改為安排坐在駱家輝的親友席,而且是最搶眼的第一排。宋增壽雖然坐領事團席區,卻被安插到最後一排。在張小月運作下,華盛頓州的領事團修改章程,繼續讓我國駐西雅圖辦事處留在領事團,而駱家輝也允諾來台訪問。

女性是資產而非負債

駐美期間,半夜三點隻身接送飛機,對張小月如同家常便飯。她從不因自己是女性,以安全的理由推辭。一些總務或採購的工作,經常得搬運粗重的物件,張小月也是能搬就自己動手,搬不動就掏腰包雇臨時工,絕不推諉給男館員。

「既然決定做外交工作,男女平等、權利平等,女性不能要求保護傘。就像美國女性職業軍人,主動爭取派到戰鬥崗位,我們要讓長官和同仁覺得,女性是資產而非負債,」張小月說。

剛接到大使任命時,張小月有句名言:「在外交工作上,女生不但要當男人用,還要當超人用。」從寒帶飛到赤道,從繁華的紐約和西雅圖,轉赴偏遠的聖克里斯多福和多米尼克(張小月身兼兩國大使),張小月面對前所未有的挑戰。尤其派駐在友邦,賦有捍衛邦交的重責大任,她是抱定「只許成功,不許失敗」的決心赴任的。

張小月曾打趣說,她想養隻狗嚇壞人,養些雞吃蜈蚣,讓聖克里斯多福官邸「雞飛狗跳」。這雖然是玩笑話,多少卻反映出當地物質環境的差強人意。

從台灣到聖克里斯多福,需要先飛抵洛杉磯,然後轉機到波多黎各,再搭乘一個小時飛機。有人視為畏途,張小月卻輕鬆地說:「我們這裡其實一點都不遠耶!」

在聖克里斯多福,沒有百老匯歌舞劇,也沒有大都會博物館,但張小月從大自然找到新的寄託。她盛讚這裡的原始雨林,有超越凡俗的美。有時感覺工作壓力過大,她會獨自到海邊游泳。「天堂在哪裡?天堂就在我們心裡,」她津津樂道。

但張小月能徜徉於熱帶風光的餘暇並不多。大使館員編制僅有兩人,秘書雇員的雜務,她樣樣都得動手做。週末也不得閒,要搭機到多米尼克,風塵僕僕視訪。實在忙不過來時,僑胞和眷屬都會自動幫忙。

女性大使在台灣是頭一遭,在加勒比海卻不稀奇。委內瑞拉派在聖克里斯多福的大使就是女性,美國在東加勒比海也是女大使。張小月認為在外交工作上,女性的柔性交涉方式,比較能化解阻力。女性也有觀察力敏銳,待人接物周延細密的優點。

可惜的是,跟張小月前後期進外交部的女性,一半以上都離開了外交崗位,頭號原因當然是家庭掣肘。「傳統觀念上,男性外交官外放,太太跟著走是天經地義的事。但女性外交官外放,先生如何自處,社會價值眼光怎樣衡量,都是要思考的問題,」她指出。

張小月能在外交舞台盡情揮灑,夫婿的支持功不可沒。他們夫妻是政大外交系前後期同學,張小月派駐紐約時,夫婿也跟著在紐約覓職,直到張小月調派西雅圖,才分居兩地。沒有小孩的他們,經常用電子郵件情話綿綿。

在張小月打先鋒後,我國駐亞特蘭大、堪薩斯和雪梨辦事處,相繼由女處長接棒。隨著外交特考解除性別限制,今後定將有更多的張小月,馳騁在外交沙場。

本文出自 1999 / 03 月號

第153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傳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