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葉小釵搶救史艷文 霹靂浪潮再造布袋戲生機

文 /    
1999-02-01
瀏覽數 18,550+
葉小釵搶救史艷文 霹靂浪潮再造布袋戲生機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在台灣的布袋戲史上,它之所以能走出野台及戲院的限制,進入一般家庭,民國五十九年黃俊雄將布袋戲搬上電視螢幕可說是重要因素。當時配合電視聲光效果改良的「金光布袋戲」風靡全台,每天上演時,農夫放下農忙、公務員無心上班、學生蹺課,甚至還有學生在考卷上回答民族英雄是「史艷文」。小小的布袋戲偶,由於「妨害農工作息、動搖國本」而退出三台。

七○年代,布袋戲一度重返電視播映,但在改配國語及其他種種因素下,最終仍退出螢幕。社會日漸開放,電影、網路、電子科技等各種更具聲光效果的娛樂不斷推陳出新,許多人都以為布袋戲已經走入歷史,沒想到它竟以「轟動武林、驚動萬教」的方式、用「霹靂布袋戲」的名義,捲土重來。

存活關鍵:跳脫局限,跨足多媒體

「當時代大環境變遷、遇到存亡關頭,又缺乏保護政策,就得自己找活路,」大霹靂集團總經理黃文擇表示,在政府保護傳統戲劇的優先順序上,布袋戲不比國劇,也比不上歌仔戲,為了存活,必須嘗試各種可能性。對於整個發展歷程,他認為最關鍵的決定是當初趕上時代潮流、接受電子媒體。當時電視台停播布袋戲,但餐廳秀、港劇錄影帶的風行,使他們投入製作布袋戲錄影帶,以擴展觀眾市場。八十四年決定放手一搏,讓布袋戲上衛星,成立霹靂衛星電視台。

為了在商業社會的激烈競爭中求得生存空間,這波「霹靂新浪潮」的「霹靂」不僅是布袋戲的象徵,更將傳統的地方民俗文化轉化為多層意義的商品,再藉商品的推動形成一種文化現象。

長久以來,台灣許多藝術團體或文化人都感慨,表演藝術除了透過舞台與電子媒體的傳播以外,其他的收益有限,最多也只有發行錄影帶時「補貼成本 」;但是霹靂布袋戲卻將布袋戲的邊際利益發揮到極致。大霹靂集團產品部副理林小筠表示,霹靂布袋戲將受歡迎的角色製成各種周邊產品,從相片、貼紙、筆記本、拼圖、海報、寫真集,到撲克牌、馬克杯、T恤、毛巾、背包、手表、魔術方塊等,應有盡有;並接受觀眾下訂單,製作純手工、同比例大小的布袋戲偶,售價少則三萬、多則六萬,一些男性戲迷稱這些布袋戲偶是「男生的芭比娃娃」。

除了開拓周邊商品,霹靂布袋戲在表演的呈現方式上,也跳脫傳統表演藝術思考的局限,跨足多媒體。不但成立專屬衛星電視台、發行錄影帶,更透過許多異業結盟的方式,以唱片、小說、雜誌、漫畫、舞台劇、電影、戲偶上電視主持節目等種種形式出現,甚至和電腦公司合作開發第一套布袋戲遊戲軟體。

傳統布袋戲採取的現代化策略,正如英國《經濟學人》雜誌所言:「合作是為了擴大市場大餅,競爭則是為了分食大餅。」在現代人所選擇的娛樂類型愈來愈多,而產業的區隔卻愈來愈模糊之際,跨領域的合作成為雙贏的策略。黃文擇指出,開發「霹靂幽靈箭」遊戲光碟是希望透過新媒介,吸引可能從沒看過霹靂布袋戲的電腦玩家成為觀眾。一位「死忠」戲迷也表示,為了這片遊戲光碟,他竟然去買了台電腦。

東山再起:與現實情境密切結合

遊戲軟體是為了拓展市場,去年耗資一億兩千萬拍布袋戲電影、計畫今年參加坎城影展賣片,同樣是為了擴展布袋戲的國際市場。仔細分析霹靂布袋戲看似大膽的策略聯盟可以發現,所有跨領域的嘗試「萬變不離其宗」,皆以本身最擅長的布袋戲為中心,多角化經營但同時「固守本業」。

策略固然重要,但不可否認,如果產品本身缺乏魅力,光有策略也無法長久。真言社唱片負責人倪重華表示,當傳統藝術漸趨沒落之際,霹靂布袋戲能東山再起、造成風潮,「是因為它沒有和現實生活脫節,」一直和現代的生活脈動與社會情境結合,與社會持續產生刺激和變化。

布袋戲與現實情境密切結合的程度,從選戰中的「布袋戲熱」,以及政壇人物搶著和布袋戲主角「對號入座」就可以看出。喜歡看布袋戲的小學老師蕭如宏指出,現代的布袋戲脫離傳統戲劇「忠孝節義」的八股,雖然故事的場景設定在古代,情節內容與人物刻畫卻相當現代。他最喜歡的主角是素還真,「比較接近真實人性,為了生存會欺騙、背叛,」這是傳統戲劇中不會呈現的多樣面貌。

由於人物個性貼近真實人性、劇情高潮不斷,人偶的空間又比真人演出的想像空間來得大,因此,即使主角是沒有生命的戲偶,還是有許多戲迷成了「追星族」。霹靂衛星的執行製作黃燕玲常常接到戲迷的電話,詢問的內容包括:「素還真住哪裡?」「葉小釵身高多少?」等千奇百怪的問題。既然新一代的觀眾需求在改變,順應這樣的情勢,霹靂布袋戲遂以「偶像經營」的操作模式維繫觀眾的向心力。

過去也許沒有人可以想像,戲偶竟能像歌星一樣辦「簽名會」,但霹靂布袋戲就在全省北中南舉辦過簽名會。戲偶當然不會寫字,不過戲迷會要求負責編劇的霹靂集團董事長黃強華,或是負責口白的黃文擇「握」著戲偶的手,簽下「葉小釵」「素還真」「傲笑紅塵」這些心儀的偶像名字。

成功策略:讓戲偶更貼近真實人生

現在的戲迷還時興「角色扮演」,訂做和偶像一模一樣的戲服、假髮穿戴;至於為布袋戲主角組織「個人後援會」的情況,更是常態。每年年底還有布袋戲「十二大偶像選拔」,蟬聯四年冠軍的是葉小釵。去年情人節當天,有一位戲迷寄了約一百盒巧克力到雲林虎尾的霹靂布袋戲總部,送給工作人員每人一盒,「謝謝你們照顧小釵」。但是,也曾有激烈的戲迷威脅,如果讓某某戲偶死掉,就去「炸掉」攝影棚。

有人大惑不解,布袋戲怎麼會有那麼大的魅力?從小跟著阿公看布袋戲的社會學研究所學生阿凱認為,看真人演出的戲劇往往會因為個人因素,例如觀眾本身的好惡、演員螢幕下的形象,或演員其他不同類型角色的印象影響,觀眾反而不會太入戲。而且演員可能在這齣戲消失後,明天又在另一個節目出現,觀眾對角色的認同並不是非常純粹。

阿凱指出,布袋戲雖然非真人演出,「理論上」觀眾的情感會更疏離,但也因為主角是木偶,所以不會像演員一樣在不同節目扮演不同角色。布袋戲裡的人物如果死了,代表這尊戲偶永遠消失 ,「和人一樣,一尊戲偶只有一次生命 ,」他認為在這一點上,「看似虛幻的戲偶,其實比演員更貼近真實人生。」

從八十四年成立衛星電視台開始,霹靂布袋戲在短短三年造成旋風,連「霹靂」兩字都成為青少年流行語。黃文擇不否認讓布袋戲商業化是開啟這波浪潮的主因,他強調:「商業化是有好沒壞的事,它讓我們必須面對競爭、保持進步。」不過,如果光靠商業化,其實不足以讓這麼多不同年齡、階層的人,甚至政治人物都被吸納進這波社會現象。

霹靂布袋戲成功的因素,除了企業化經營、健全體質之外,最主要還是它將原本漸趨沒落的傳統布袋戲文化,賦予新的時代意義。這場「霹靂傳奇」正是以「水平思考法」聞名的心理學家狄波諾「現代企業的成功,將不在於產品製造,而是價值創造」的最好例證。

本文出自 1999 / 02 月號

第152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