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

別吵,我在辦案

文 / 李宜生    
1998-05-05
瀏覽數 10,450+
別吵,我在辦案
Line分享 articlefont

單靠理性是不是就可以解決所有的犯罪謎團?純粹理性到底是不是真的存在?閱讀福爾摩斯辦案,彷彿拿著放大鏡,仔細檢視一件精雕細琢的藝術品。柯南道爾筆下的神探福爾摩斯,是一個信仰理性過了頭的破案機器,他沒有曲折的內心世界,深信凡事都可以找到理由解釋,沒有灰色地帶。

但是,真實的犯罪經常是處在亦正亦邪的邊緣地帶,純然的理性思維,碰不一定能夠解釋所有的犯罪動機。也許在福爾摩斯生活的十九世紀,犯罪活動還處在「相對原始」的階段,因此對於罪犯複雜的內心獨自、偵探面對犯罪的心理掙扎,柯南道爾都缺乏深入的描寫。他擅長處理的只是精巧的犯罪布局,對於犯罪是什麼、人為什麼犯罪等根本問題,神探福爾摩斯顯然還沒有機會去關心。

(中壢.李宜生)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