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

趙少康的中興大夢

文 / 謝曉陽    
1998-05-05
瀏覽數 19,200+
趙少康的中興大夢
Line分享 articlefont

「年底新黨立委的選舉,我管定了,」兩年前淡出政壇的新黨創黨元老趙少康,在此新黨生死存亡關頭,以企圖「少康中興」的姿態躍出,高喊重建創黨理念,意圖喚回當年「我愛大台北」遊行的十萬人大場面,以及一五%支持率的人氣。

「四年前,新黨以創黨理念為第三勢力編織了一個夢,他們熱烈追逐著,」台大醫院精神科醫師王浩威分析。可惜,新黨的領導階層並沒有像希特勒不斷燃燒理想般,持續他們的熱度。王浩威說,「逐夢者的期望很高、行動很強,但也特別容易失望。」他認為,如果趙少康沒有壯士斷腕的魄力,並配合實際行動,很難說服群眾再和他一起追夢。

趙少康則批評,新黨領導階層這兩年來沒有堅持創黨理念,是失去支持者的主要原因。當年,新黨企圖以小市民代言人、專業問政、批評李登輝與反台獨等訴求,實踐清廉政治、制衡兩大黨、保衛中華民國等創黨理念,旋即匯聚了十萬人潮。

不過,政治大學新聞系教授金溥聰認為,「當年新黨支持者的狂熱,只是一次歷史機緣的巧合,並非民主政治的當態,註定只能曇花一現。」他觀察,後李登輝時期,國民黨表面上抓貪反黑、民進黨破涕為笑,省籍衝突也被經濟、治安、教育等問題沖淡,「歷史機緣」已不復在。而新黨內訌不斷,高道德、高理想的召喚,也讓支持者感嘆「不過如此」。

留待察看的革命藍圖

面對新黨能否再起的問號,剛任新黨年底選戰總督導的趙少康有不同的觀察。他認為李登輝不會輕易交出權力,民進黨已染上黑金與賄選惡習,而兩岸關係更比四年前嚴重,「此刻第三勢力會更加不安,大環境對新黨是有利的。」所以,痛批新黨領導階層未能堅持創黨理念之後,為了喚回當年的人氣,他策畫了實踐創黨理念的新方案。

相較於四年前那場連以社會運動起家的民進黨都側目的十萬人大遊行,這兩年,新黨追夢者的腳步的確放慢了。

綽號「十八銅人」的新黨義工汪先生,為了上屆立委和總統兩次選舉,銀行存款數字從六位數掉到四位數,選舉期間還請假數月,南征北討、支援新黨候選人。不過,幾個月前的縣市長和縣市議員選舉,他卻一次活動都沒有出席;原因是「沒意義」,不知道新黨要走向哪裡?

新黨當初以「呼群保義」起家,義工與捐款是兩大生命支柱。不過,隨著近幾年因內憂、外患各種因素交叉產生的負作用,這兩大支柱開始動搖。

新黨義工組組長、國大代表汪志冰里言,由前兩次選舉的參與程度觀察,義工人數至少流失了三分之一。而支持者的捐款,按新黨全委會召集人、立法委員周陽山的說法,從以前每個月一百五十萬元降到現在不到一百萬元;至於《新黨》雜誌的訂戶,也從兩年多前的兩萬七千份降至目前的一萬份。

趙少康喚回人氣的規書包括:提名十席「另類思考」不分區立委,貫徹小市民代言人的承諾,並打破高學歷公職的版圖;舉行「全民初選」,提供所有支持者表達意見的管道;持續「批李」「打扁」,重建反對黨的敵我意識;重彈「一個中國、反對台獨、不加入聯合國」的論調,加強「非主流」的歸屬感……等。

趙少康的革命藍圖,可說是針對新黨流失支持者的問題根源而規畫的。首先,提名十個「另類思考」不分區立委,是為了解決小市民代言人和高學歷公職兩種角色不能兼顧的窘境;此舉也的確讓不少小市民回心轉意。台北縣蘆洲鄉的柯贊德就是一例。當初他很灰心,認為「小孩子偷單車也許事屬平常,但新黨的學者從不會來關心,可能是怕有損清譽。」對於趙少康要打破新黨提名高學歷者的信仰,他願意「留待察看」。

這些年來,新黨以高學歷與專業問政的形象有別於兩大黨的公職人員,其公職人員的問政品質,在多次民意調查中都是三黨中評價最高的。但這些出身學術界的公職人員卻不曉得,在台北以外,小市民比較在乎的是他們「有否親自出席紅白慶喪」「老人家進醫院沒床位時是否及時來關心」。身兼台大政治系教授的周陽山也感慨,聽得懂他的語言、看得懂他總質詢報告的人實在不多。不過他也承認,「趙少康的票和我的票沒有重疊。」

至於全民初選,趙少康除了希望藉此避免以往提名制度引起的同室操戈外,也做為新黨支持者直接表達意見的管道,以彌補這些年來黨部對基層聲音的忽視。對部分積極的義工而言,對黨的奉獻愈深、期待就愈高,也愈希望他們的聲音得到回響;他們是維持新黨生命的主要力量之一。

不過,新黨立法委員郁慕明則有不同看法。他認為,義工應該扮演的角色是平常服務社會,以壯大新黨的地方力量,選舉時出來助選;黨內外的政治爭議應該交給全委會以及其他公職人員解決。

郁慕明的定義,引起高雄地區部分義工的反彈。他們認為,新黨全委會內充斥著權謀、串連、內鬥,已經失去當初的清新形象,他們當然要出來「管一管」。不過,一位新黨國代也批評,部分頭綁白布條、身掛大字牌、到新黨黨部痛哭流涕指斥「一中兩國」構想的老義工,「已經成為新黨的包袱」。

不信人氣喚不回!

這些義工對新黨的期待是否已經重如包袱,見仁見智。但趙少康重提「批李」「打扁」以堅實反對黨立場,甚至引申為反台獨象徵以號召群眾的思路,到了「後李登輝時期」是否仍然有效,令人頗為質疑。

連早在一九八八年就寫公開信給李登輝的立委朱高正也承認,「李登輝目前已經成為全民笑話,有什麼好批的。」他認為,如果趙少康仍然以李登輝為主要攻擊的對象,就是手上沒有籌碼了。

金溥聰也認為,「當陳水扁脫離悲情,以快樂、希望粉刷台北市時,新黨部份意識形態淡薄的理性選民,可能會轉投給他。」他又分析,新黨目前剩下的支持者,大都是在乎批李和捍衛中華民國的基本教義派。

不過,在趙少康的思考裡,「批李、打扁」除了「批李的政策、打扁的台獨」外,更重要的是強化反對黨立場、提升敵我意識,以帶動人氣。

在趙少康的藍圖裡,新黨目前最需要的就是人氣,「最好大家都來討論、都來選;新黨最怕的就是沒有人氣,」

一連串的另類思考,政冶金童這回似乎是抱著置之死地而後生的氣慨,矢志重現「大地一聲雷」、萬頭鑽動的沸騰人氣與磅礡場面,再度吸引群眾一起追夢。他的第一役--三二八趙少康開講,的確吸引了新黨近年罕見的人氣;不過,部分支持者在熱鬧之後,似乎已經少了追夢者的衝動,這點值得趙少康深思。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