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警局定罪,法庭翻供

文 /    
1998-01-05
瀏覽數 15,100+
警局定罪,法庭翻供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在台灣治安史上,白曉燕案「創」下多項紀錄:不僅五百萬美元的贖金前所未見,警方在追捕陳進興等涉案三嫌所投注的人力物力亦屬空前。而一樁刑事案件竟引發民間兩場大規模示威遊行、造成內政部長及警政署長雙雙下台的政治風暴,再加上涉案三嫌在逃亡時不斷犯下重大刑案,更引起整個社會的恐慌。

「真有刑求也不令人意外」

在嫌犯一一自裁之際,唯一倖存者陳進興一方面挾持南非武官當人質,另一方面又透過媒體喊冤,指稱其妻舅在警方偵訊時遭受刑求。弔詭的是,儘管社會大眾對陳進興用來合理化自己犯罪的種種藉口看法不盡相同,但是對於遭「刑求」的指控,卻幾乎都抱持著「合理的懷疑」。甚至有檢察官私底下也承認,「如果真有刑求,也不令人意外。」

嫌犯在法庭翻供、聲稱遭刑求,幾乎是台灣刑事訴訟過程中的不變戲碼 。而刑求戲碼一再重演的真正原因,則在於檢警調辦案時,以「自白」口供做為辦案的主要依據。過分倚賴自白,除了可能使不當取供的情形層出不窮之外,甚至也會造成治安機關的調查辦案能力停滯不前,忽略了物證蒐集及科學辦案的加強。

台灣的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五十六條第二項規定:「被告之自白,不得做為有罪判決之唯一證據,仍應調查其他必要之證據,以察其是否與事實相符。」這項規定看似對自白的證據力做出限制,但背後的意涵仍是將自白當做證據的中心,其他物證只是做為補強證據。

去年底發生的「東海之狼」,正是一起以嫌犯及被害人的自白起訴而造成的烏龍案件。去年六月,警方逮捕在東海大學附近強入民宅搶劫並強暴女學生的嫌犯,檢方未等DNA鑑定報告的結果就將全案移送法院,卻發現DNA比對不合的情形。由於搶劫強姦罪為唯一死刑,事關重大,在押嫌犯指稱自白乃是在警方刑求下所做的口供;而警察也大呼冤枉,甚至還懷疑DNA的科學檢驗有誤。

雖然刑事訴訟法中規定,以脅迫或不當的方式取得的自白不具效力,但真正要界定或舉證「脅迫或不當」的方式,卻面臨相當大的困難。有時雙方在法庭上針對是否曾遭受刑求各執一詞,在沒有具體證據的情形下,法官往往也只能以「你有沒有打他?」訊問警察。

「用刑,看你招是不招!」

有鑑於此,為防止警方以不當方式取得自白 ,美國甚至在憲法第五修正案中明文規定:「不得強迫刑事被告自證其罪」。這個條文的積極意義,除了避免嫌犯在偵訊過程當中遭受身體或精神上的虐待(如刑求或疲勞偵訊);更深層的目的是為了避免「利用」當事人對法律的無知,造成在法律上的實質損害。

在傳統戲劇裡,包青天一聲「用刑,看你招是不招!」的正義凜然,往往令觀眾看得熱血沸騰;「用刑取供」的正當性,其實一直隱隱存在民間社會中。為使刑事偵查過程能邁向現代化,去年底立法院通過的「刑事訴訟法修正案」,增訂了保護被告緘默權、禁止夜間取供以及疲勞偵訊的規定,對整個刑事訴訟過程有更完整的監督。

從喧騰一時、至今尚未定案的「蘇建和案」,到陳進興妻子張素真等人聲稱遭刑求,再到「東海之狼」鬧雙胞事件,這些刑事案件在發生當時都造成社會不小的震撼。然而破案之後牽扯出來的「刑求」案外案,卻也對社會乃至司法本身造成傷害。

刑事訴訟法的修訂對這些長久以來斲傷司法公信力的因素,可說是做了根本性的預防。然而,如何讓修正過後的法律條文不僅止於文字的增減修訂,而能真正落實於實質的司法正義之中,卻才剛剛開始。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