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大陸使的是哪一招?

文 / 阮次山    
1997-11-05
瀏覽數 12,800+
大陸使的是哪一招?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在今年十月底出版的十月份《兩岸關係》雜誌上,刊登了一篇署名「余禮文」的評論文章,呼籲台灣的海基會應和大陸海協會儘快舉行政治談判的「程序性商談」。

這是中國大陸首次在十五大之後表態,表示兩岸的政治談判可以在「海基會|海協會」的架構內,也就是「辜汪會談」的架構之下,展開先期談判。

對台灣而言,這不啻是一劑興奮劑,雙方凍結兩年多的關係似乎有即將紓解的跡象。

「余禮文」是傳聲的密使

「余禮文」這篇文章之所以具特殊意義是因為:

一、《兩岸關係》是海協會發行的官方刊物,而「余禮文」是一個「集體筆名」,因此這篇文章當然不是「余禮文」個人有感而發,而是北京當局有意向台灣發送的信息。

二、這篇文章在十月份的《兩岸關係》雜誌未正式問世之前,即由新華社在十月十四日先行披露,可見這是中國大陸當局策畫過的「吹風」行動。這股風百分之百出自中國決策當局的「口徑」,當然「官味兒」十足,具有特定意義。

三、值得注意的是,文章中明確表示由海基、海協兩會先行展開會談,未像過去幾年以「辜汪會談」做為上述架構的代名詞。由此可見,近兩年來健康狀況不佳的海協會會長汪道涵近期內將淡出兩岸事務的實際工作,轉任幕後諮詢的角色。具有「國師」地位的汪道涵在見解、眼光上均高人一等,雖然他的健康狀態已難以擔任第一次「辜汪會談」那樣繁重的實際談判工作,但北京當局也不會讓他淡出兩岸事務。不過,未來在兩岸「海基會|海協會」談判的架構中,所謂的「辜汪會談」及其預備性的「焦唐會談」,可能都將因為負責人不同而另換招牌。

《兩岸關係》這篇文章所傳出的信息有三個:一、本著一個中國的原則展開雙邊的政治性會談。但雙方只要堅持一個中國的原則,其政治性含意可先擱置;二、以平等協商原則進行談判。此原則是為了安撫台灣,表示不以大吃小,呼應中國大陸過去所稱「不是誰吞掉誰」的口徑;三、不允許外力插手、干涉。

「余禮文」這篇文章也是繼江澤民在中共十五大發表對台工作報告、總理李鵬在國慶慶祝會上呼籲兩岸進行政治談判,以及副總理兼外長錢其琛在十月一日表示兩岸應就政治性談判安排程序性磋商以來,向台灣發出一連串口徑一致的信息。

北京與民進黨的另類接觸

事實上,北京當局最近幾個月曾透過其他非正式的管道,向台灣展現其他姿態;譬如在海南儋州市召開的兩岸關係研討會,以及最近台灣盛傳大陸方面考慮爭取民進黨內「較務實」「比較不堅決主張台獨」的人士接觸。其實,中國大陸爭取台灣「各方人士」的政策已經實施好久,北京當局和民進黨人士如主席許信良、張俊宏、王拓、洪奇昌等人都有接觸。其中許信良於一九八九年曾在友人安排之下,暢遊大陸,備受禮遇,其子也被送到北京學習「普通話」。因此,許信良最近在台灣疾呼兩岸應恢復協商,並稱「台灣不要占了便宜(指每年對大陸的巨額貿易出超)還要裝糊塗。」而他對大陸的「西進」構想,也早為人知。

但是,十月九日那天,許信良卻在柏林自由大學政治系主辦的研討會中表示,即使民進黨執政,也不會立刻宣布獨立,「必須等待國際客觀條件成熟的適當時機。」換言之,台灣目前的政治氣氛只是「急獨」或「緩獨」的差別而已。

因此,大陸當局認為,民進黨雖然在其黨綱中明列台獨條款,倒也不見得是「踢不倒的鐵板」。因此,與其死硬地和民進黨為敵,不如靈活地爭取民進黨內比較「不那麼死硬」的人。

另外,北京台辦系統最近根據其對台灣一連串政治狀況分析後,得到一個結論:過去兩年,兩岸關係經過北京的「冷凍」後,台灣的工商界甚至於中、南部的民眾都覺得不耐煩;因為,冷凍的兩岸關係使台灣中、小企業失去許多在大陸搶做生意的先機。因此,除了王永慶在接受李登輝贈勳後立即表示,「戒急用忍政策已使兩萬多台商都忍不下去了」之外,一向與李登輝相近的長榮集團董事長張榮發,也在十月十六日大肆批判戒急用忍是「貽誤商機」,並稱「三通」已經不是台灣的籌碼。從這兩位台灣企業界重量級人物的談話可以看出,台灣社會對政府遲無進展的兩岸關係有所不滿。

大陸方面一連串對台灣招手的動作,不無是順著台灣民間的走向而設計出的策略。

台灣一定得接招

對台灣而言,在香港回歸大陸之前,仍然可以用許多「未知數」的假設去否定大陸的「一國兩制」政策。但如今香港回歸了一百多天後,社會現況基本未變。據美國國務院一位官員告訴筆者,再過一陣子,香港若仍「安然無恙」,美國可能不得不勸告台灣接受「一國兩制」的解決辦法。因為到目前為止,台灣仍堅決反對「一國兩制」的概念。

從今年八月十七日起,陸委會主委張京育即正式宣布可以和大陸進行政治談判,據說這也是受到美國的壓力所致。在此之前,對於與大陸的政治談判,台灣一直不願談,因為在政治談判上,台灣完全沒有籌碼。論實力、論國際地位,台灣與大陸有很大差距,但台灣絕不願屈居地方政府的地位。尤其在主權問題上,台灣認為應和大陸平起平坐,不能成為大陸主權下的「一份子」,台灣的立場是「分享主權,政權分立」。因此,面臨在形勢上已無法避免的政治談判形勢,台灣當局也正全力以赴。

從種種跡象顯示,由於必需面對大陸政治談判號召的壓力愈來愈大,台灣當局其實早已研擬出部分政策底線:在不涉及主權的情況之下,和大陸先談出「結束兩岸敵對狀態」的協定;這就是傳出已久的「兩岸和平協定」和「停戰協定」的方案。

過去,大陸方面認為「停戰協定」這種構想具有模糊的「兩國」概念,傾向不同意;但如今,江澤民似乎有意在西元二○○二年,也就是他的「大權」任期屆滿前解決台灣問題,因此先提出要召開政治談判的「程序會談」。也許,這正是兩岸和平進程的一個轉機。

無論從台灣的小氣候或國際大氣候的情況來看,不管大陸使的是什麼招數,台灣恐怕都得接招,再「戒急用忍」可能傷害到的是自己。

本文出自 1997 / 11 月號

第137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兩岸要聞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