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北京錢鬧翻美國天

文 / 阮次山    
1997-06-05
瀏覽數 10,600+
北京錢鬧翻美國天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據四月二十一日和五月十八日這兩期的美國新聞週刊(Newsweek)獨家報導,聯邦調查局幾乎已「查有實據」的得知中國大陸向美國進行政治獻金的輸入管道,而洛杉磯的印尼華裔商人熊德龍(Ted Sioeng)可能是這個「輸入管道」。新聞週刊甚至報導,一九九五年時,中國大陸「國務院」普批准,把一百萬美元經過管道匯入美國,其中五十萬元匯入華府中國大使館、另外各有十五萬美元匯給中國駐洛杉磯、休士頓及舊金山的總領事館。

五月十二日,洛杉磯時報更以近兩千字的篇幅,報導熊德龍在洛杉磯的活動情況,等於把新聞週刊有關熊德龍的報導予以放大。

據新聞週刊說,聯調局人員追蹤調查了熊德龍的銀行匯款紀錄後,發現有數十萬元來自中國大陸的匯款,後來被轉入加州熊德龍擔任名譽董事的「大興銀行」熊德龍帳戶中。根據加州選舉委員會的資料顯示,熊德龍及其女熊雪珍過去兩年對柯林頓、對民主黨全國委員會甚至對前加州州務卿--著名華裔政客余江月桂的兒子,目前已宣布要出馬競選聯邦參議員的郎傑靈的捐款,有許多都是從熊德龍在大興銀行的戶頭(有的是他屬下的大都會酒店Metropolitan Hotel帳戶)開出的支票。

因此,聯邦當局表示,目前雖然還未能完全證實熊德龍所收到的大陸匯款與中國在美國的政治獻金行動有關,但是,新聞週刊引述一名聯調局人員的話說,熊德龍的金錢往來是「第一個可證實與中華人民共和國直接有往來。」

新聞週刊在報導中並指出,北京對美國的政治獻金行動,主要是在美國拓展親北京的中國代理人網,以便在必要時,能順暢:一、直接輸送政治獻金給政客;二、在美國發動大型宣傳活動;三、提供特色政治人物的親人及周邊人物有利可圖的中國大陸生意機會。

自稱「道地華人」

經過新聞週刊及洛杉磯時報這麼大幅報導,熊德龍一下子成了美國僑界及媒體的名人。究竟他是一個什麼樣的人物?

熊德龍是最近幾年來活躍於洛杉磯僑界的印尼華裔商人,關於他的身世,據他自己的說法,他其實是個印度孤兒,少年時被印尼客家華裔熊家收容長大,因此除了長相像印度人,他自稱是「道地的華人」。

雖然熊德龍迄今無永久居留權(即綠卡),但是他到洛杉磯之後,很快地活躍在所謂「老僑」社團,(即各同鄉會),主要是靠他千兒八百的樂捐,有時出手上萬美元,在一向小器的華人社團裏,熊德龍的捐款已被看成「大手筆」,因此很快地,他能成為許多社團的「會長」、「永遠名譽會長」、「召集人」。不過,據僑社人士表示,有些社團在改選人事時,熊德龍曾承諾捐款,但他當選後往往捐款並未落實。譬如他曾答應捐一萬美元給「東北各省同鄉聯誼會」,可是他當了會長後近兩年,這一萬美元始終未見捐出。

熊德龍在美國的「企業」其實有限,他除了是大陸名菸雲南「紅塔山」香菸在美國的總代理之外,還擁有一家旅館(Metropolitan Hotel),一個附屬於該旅館的小型商場,一家汽車旅館,一家稱為「熊貓」的房地產公司,他的名片比一般名片大,而且上頭頭銜一大堆。為了打知名度,四年前他和此間國際日報掛上釣、出任該報常務顧問,因此,其活動照片經常在該報上報。國際日報在一九八一年由台灣高雄的「國際商工」東主陳韜、李亞蘋夫婦創辦,一九九五年,熊德龍乾脆買下經營不善的國際日報大部分股權。

由於熊德龍辦報外行,而且他買下國際日報後,將該報交給曾任美國僑報社長及香港中通社社長的熊斐文擔任社長,因此,他收購國際日報前後,此間僑界盛傳熊德龍其實是由中國大陸官方授意收買一向親台獨的國際日報。此間美國媒體如今已認定國際日報「親中國」。

據報導,熊德龍在一九九五年到一九九六年間,一共捐了三十六萬美元給民主黨全國委員會及柯林頓、高爾競選委員會(此數字是華爾街日報所透露,新聞週刊說是二十五萬元,洛杉磯時報則稱在二十五萬元至三十萬元之間。)去年大選期間,在西來寺舉辦並由高爾副總統參與的籌款餐會中,熊德龍高居貴賓席,稍後在洛市廣場飯店舉行的另一場盛大籌款餐會中,他曾和柯林頓及力寶集團的李白等人並肩而坐。由於熊德龍自已在美國並無永久居留權,他的捐款大半用女兒熊雪珍的名義捐出。

熊德龍與中國大陸政界領袖頗有交往,一九九五年與一九九六年中國大陸的春節聯歡會電視節目中,他每年都參與,並且亮相,頗獲中國官方重視,當他是洛杉磯僑界不可或缺的人物。

美國政客的毒藥

據美國新聞界人士告訴筆者,熊德龍之所以被聯邦調查局盯上,視為可能充當北京的政治獻金管道,主要是因為:

在美國從事巨額政治捐款,一般只有兩個目的,一是藉捐款換取政治地位,即希望藉著巨額捐款買百位,在美國,這種例子數不清,有些買閒官如當大使,有些存心當有實權的官如黃建南當商務部助理部長。二、捐款做為與政客掛鉤並直接為自己的企業進行台面上或台底下的利益遊說。

對熊德龍而言,他既無法買官做,亦末意圖為其親信或子弟買官,其所有事業又無必須與官方掛鉤的理由,再加上他和中國官方的交往密切,大部分的事業都在中國大陸,因此,他為中國政治獻金擔任「管道」角色,乃是一個「合理」的猜測。對美國社會人士而言,若非如此,熊德龍為什麼平白捐幾十萬元給民主黨及柯林頓,難道只為和柯林頓並肩拍一張照片?若真有此意,不必捐那麼多銀子也可以辦得到。

在新聞週刊抖出熊德龍的輸送政治獻金事件內情之後,洛杉磯僑界及美國政界人士議論紛紛,許多主流媒體也爭先跟進,據筆者所知,一些美國大報已派記者到中國雲南省、印尼與新加坡等地追查與他有關的蛛絲馬跡。此外,洛華人圈也因此有兩項與此事相關的有趣發展:

一、由於加州選務委員會有資料顯示,鄺傑靈在一九九五年出馬競選加州主計長時,熊德龍曾兩次捐獻給他,每次五萬元。因此,新聞週刊抖出他的新關係,正出馬競選聯邦參議員的郎傑靈立即在四月二十一日要求熊德龍說明捐款是否與中國有關,並限他在二十四小時內答覆,否則將退回捐款。過了一天熊德龍及其女熊雪珍末回信,鄒傑靈馬上以掛號信退了十萬元給他。當然,此時的熊德龍已成政客們的毒藥,不再是捐巨款的金牛,鄺傑靈與他立即劃清界線,也是可以理解的。

二、新聞週刊的報導使熊德龍一夕間成為焦點人物,第二天,此間一向反共,且為台北聯合報關係企業的世界日報在地方版以近半版的篇幅報導此事。但由於採訪對象大都是僑社與熊德龍有交往的人,因此大半的報導樂於為熊德龍辯解。令人覺得不解的是,熊德龍自已屬下的國際日報對此事隻字未提,形成了「皇帝不急」、「反共的太監卻急」的有趣現象,在洛杉磯僑界也成了茶餘飯後的話題。

在新聞週刊兩次長篇報導之後,北京當局曾兩度「疾言厲色」的對該週刊予以反駁、但是似乎有愈描愈黑的趨勢,中國駐洛杉磯總領餡曾在四月底寫信給新聞週刊抗議,但該週刊連刊登抗議信的動作都沒有,反而在五月十八日的新聞週刊上又來一大篇。

至於熊德龍是否真的為中國在美國的政治獻金擔任「輸送管道」,可能只有北京當局及熊德龍本身才清楚。當然,美國治安單位可能也會查出個所以然來。據筆者所知,這件事,在今後個把星期內,還「有得玩」,還會不斷有內情爆出,因為疑點實在太多了。

(本文作者為旅美專欄作家)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全球焦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