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唱在反叛與媚俗間

文 /    
1997-05-05
瀏覽數 13,250+
唱在反叛與媚俗間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媚俗與反叛,在戒嚴時期是黑白分明的兩個區間;在政治上是如此,反映在最能代表大眾文化的流行音樂上,亦如是。當流行樂壇瀰漫著淨化歌曲、風花雪月的愛情呢喃,或是年少青澀情懷感傷時,羅大佑犀利的歌詞、一身黑衣墨鏡的姿態,曾經是戒嚴時期最具反抗的象徵。

七十六年七月政府宣布解嚴,過去在政治或社會上所不被容許的聲音,開始獲得鳴放的自由,民間社會力也在尋找各種釋放的出口。然而對流行音首樂來說,雖然「反抗宗師」羅大佑自香港返台,但是新專輯「愛人同志」中,因激昂的抗議批判淡化、憤怒青年形象不再,而被許多人視為「變節背叛」。大家立刻為流行音樂「反抗者」的地位,尋找新的繼承者。

在七十八年解嚴後的首次縣市長大選前,水晶唱片發行「黑名單工作室」的「抓狂歌」專輯,接續的正是這棒香火。擔任這張唱片企畫,現為滾石唱片國內三部部長林秀麗回憶,「抓狂歌」當時被認為「有違善良風俗」,遭到電子媒體全面封殺。但是「黑名單」作品中展現的強大批判火力,正好填補了「後羅大佑」時期的空虛,尤其是歌詞中不斷反覆出現的「我要抗議、我要抗議」,更是赤裸裸地呼應解嚴初期,台灣街頭不斷出現的抗議場景。

本文未完。雜誌訂戶登入可無限閱讀;加入遠見網路會員,每日可閱讀2篇會員限定文章。 登入/ 註冊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